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吴鹏飞手机报 > 《吴鹏飞手机报》432:在孔孟之乡,我看到了共产党的仁政

《吴鹏飞手机报》432:在孔孟之乡,我看到了共产党的仁政

有一种伟大的道统将会永生

那就是孟夫子说的民贵君轻

 

吴鹏飞/文

 

我是在一场迷迷蒙蒙的微雨中走进孟夫子的庙堂的。一进门我即惶恐地收起了手中的伞,我以为,拜谒孟老夫子这种等级的圣人,是要免冠、垂首、行肃穆默祷大礼的。从曲阜到邹城,只有半小时车程,我没想到,双圣的故乡距离如此之近。曲阜与邹城,土地相握,树冠相交,屋宇相接,人民相融,难怪,孔夫子和孟夫子的思想如此一脉相连,难分彼此。他们两人联手将仁义礼智信的儒学推向了学问的高峰,以至后来的大师,只能诠释而不能超越。

 

我们遇到的这场微雨很美丽,细若银毫,润物如酥。这是小雪前最后的一场弥漫着岁月辞别意味的丝雨。雨丝细密得仿佛孟母当年教子的心思。我踏在千年的石阶上,看千年银杏洒满庭院的一地金黄落叶,想贴近感受那曾经孤独的伟大灵魂的脉动。孟子这个人和孔子一样,不被当时代推崇,晚年只能隐居家乡,著书立说,传道授徒,继承那个绵延数千年的道统。这个伟大道统有一句最著名的广告语:“民贵君轻”,这四个字成了对历代统治者无形的约律。

 

孔子提出又被孟子丰富的仁,是一个深奥复杂的概念。但我喜欢这一种解释,仁的左边是人,右边是天地,仁的涵义是人法天地。人要学习天地的什么呢?所谓天无私覆地无私载,也就是无私。孔子说,上下相亲谓之仁。孟子说,仁者爱人。无私、相亲和爱人,这就是仁。这最后演变成衡量人的一个道德标准,一个人内心爱着的人越多,就越伟大,反之则不然。正如山东诸城籍诗人臧克家所说,有的人死了,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孟轲把仁提升到了修身养性和治国理政的新高度,他的“三不”(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深刻影响着士子精神,养就了中华千年风骨。他的仁政思想,则成了历代君王头上悬着的一把道德利刃,从此朝代兴替有了一个最为合法的借口,那就是除暴政。什么是仁政呢,孟夫子回答得很简单,就是要勤访民怨。你们看,这和今天共产党人强调的群众路线、精准扶贫完全一脉相承。所谓的仁政用现代白话翻译出来,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啊!

 

马克思先生的“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毛泽东推重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和孔孟提倡的“仁”,何其相似乃尔。仁的最高境界,就是爱人。由此可以推演出爱文化,爱历史,爱传统,爱国家、爱人民,爱后代等等。道德始祖舜帝、人文始祖黄帝、儒家鼻祖孔孟,共同在齐鲁大地上延续着这样一种伟大道统。离乱纷争之世,圣人或如丧家之犬,但大一统时,如何以共同价值凝聚万民,激励士子,规范君王,就非儒教莫属了。

 

我在心里早有一问,在大贤巨擘灿若星辰的齐鲁大地,今日的人民在如何生存,今日之政府又在如何施政呢?正好有一个难得的机会,去访问哪里的城市,我就去了。此行访问的是济宁邹城、潍坊诸城、烟台龙口,从介绍得知,这三市都是全国百强县,据说最大的特色是城乡经济、社会、文化、旅游得以协调发展,城乡差距缩小的多年梦想近乎实现。我抱着好奇和疑问,来到这里探访,走马观花几日,记下的只能是一些细节,但这些细节确实很打动人。

 

细节之一,济宁邹县的孟庙孟府,保存完好。孟庙孟府的气象证明虽历经千年内忧外患和毁誉,当地人民对圣人的虔诚从未动摇;也能看出现今政府保护圣迹的恭谨。孟庙三百余株古树苍翠参天,气氛圣严,古柏节瘤居然生成凌空飞动的灵蛇、朝天爬行的巨龟、聆听泉声的阔耳,惟妙惟肖令人称奇。这里习儒馆、读经班和修学游渐兴,儒家文化被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所喜。孟母堂里,小孟珂永恒谛听母教的雕像,顽皮而孝顺,观者心中莫不滚过阵阵热爱。

 

细节之二,济宁邹县的上九山村,质朴村民。此村建于宋代,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屋宇恢复旧貌,村容古朴幽静。石院石桥石桌石凳石磨石碾随处可见,宛如石头的乡村博物馆。我去时是小雪之晨,游客稀少,村妇已经蹲在村头,用黧黑皲裂枯燥勤劳的手,为游客摊薄如纸张的免费煎饼了。面对空无一人积雪的观众席,戏班照样一丝不苟开演,唱腔婉转嘹亮很像放录音,近看却是实演,人民的质朴和被政府鼓动起来的办旅游的热情,让我差点掉泪。

 

细节之三,济宁邹县的北齐村,干部的骄傲。此村又是另一番风景,百余株古皂角树树龄都在三百年以上,被视为镇村之宝。我看到,村里也有公共自行车租用点、设施完善的幼儿园、村里历年上大学被村上支助的几十人名单格外耀眼。村里人的生活方式和优美生态本身,变成了景点。村干部自豪地介绍起本村村民高寿情况,谈起一对健在的百岁人瑞夫妻,更是如数家珍,充满骄傲,这神情令我难忘。我也似乎明白了进村第一匾上书“幸福北齐”的含义。

 

细节之四,潍坊诸城的博物馆,十分令人感佩。全国县级最大博物馆单体和群体,应该都在诸城。从这一斑,可窥当地政府保护文化传统热忱的全貌。一个县级城市,馆藏文物一万五千件,一级文物近百件,殊为不易。参观之下才知道,舜帝,孔子学生与女婿公冶长,《清明上河图》作者张择端,北宋金石学家赵明诚,清代大学士刘墉,《四库全书》总阅窦光鼐,共产党先烈王尽美,作家王统照、王愿坚,表演艺术家崔嵬、李仁堂等名流竟都是出自诸城。

 

细节之五,潍坊诸城面对恐龙奇迹,比较理性。诸城近年发现的恐龙骨骼化石震惊世界,其中的恐龙涧化石储量丰富,被中外专家誉为“世界恐龙化石宝库”。倘若大规模开掘,估计有数十万件化石出土,可以复原数千具各种恐龙,形成史前动物世界奇观,旅游收益无可限量。但诸城人很冷静,没有开挖,而是保留原貌,用抗氧化剂涂抹保护裸露化石。因为目前技术不能防止出土化石的尘化,这种开发的自量和节制,是为子孙后代着想,值得表扬。

 

细节之六,潍坊诸城的土墙社区,全国可学习。该社区由四个自然村合一,社区党委为核心,自治组织为主体,群团组织为纽带,各类经济组织为补充,党务、事务、财务、服务四公开。减少干部,透明行政,广受好评。这里有两件事让我刮目相看,一是社区为孩子开办的阅览室藏书丰富,主要的世界名著读本几乎收齐;二是每户村民足不出户打开电视,就能每天知道干部在做什么,有什么决定,为什么这么决定,每一分钱是怎么花出去的,清清楚楚。

 

细节七,烟台龙口的西河阳村,还有独轮车。村里的四合院群落,陈列着名人、烈士和英雄,也有出自本村的富商,显出了今天文化的包容。村支书手执话筒当导游,一位村民亦步亦趋背着扩音设备,两人神态甚为可爱。与路边的一位村民攀谈,他和儿孙早已住进了城里楼房,自家四合院变成了景点,对眼下的生活相当满意。在村里我们看到了老旧的独轮车,当年淮海战役就是胶东人民用它推出来的。小小独轮车,演绎了载舟覆舟的道理,令人感叹不已。

 

细节之八,烟台龙口的丛林集团,高铁列车壳体的制造基地。好政策就会激发人民的创造力,丛林集团是由农民张修基创办的,它配备了国家级实验室,自主研发的世界首台万吨铝挤压机,荣获了含金量最高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他们的铝型材广泛应用于航天航空、国防军工、轨道交通等领域,结束了这种型材长期依赖进口的历史。晚年张修基中风后,仍眷念企业,每天清晨和黄昏,老人的车子都会缓缓绕着厂区转一圈,再转一圈,闻之令人动容。

 

细节之九,烟台龙口的南山集团,做到了老者怀之。南山集团是一个传奇,它原是村办企业,现已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前列,业务横跨十几个行业,在澳大利亚、美国、意大利、新加坡、香港等地设立了分号。最令我感动的则是他们对老人的关爱。南山老年公寓已落成多年,设有娱乐室、阅览室、健身房、医务室、餐厅、洗衣房等,集团年满60岁的人都可入住,享受现代宾馆是服务。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依,这家企业或这个村庄,真正做到了。

 

结语。山东近年发展为啥这么“多快好”呢?这两天接触到的山东人,无论男女老少均礼数周到,处处可以感受到圣人之乡的文化积淀。拥有中华美德的人们应该更容易成功,因为文化也是一种了不起的生产力。孟子说得对,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龙口一位司机告诉我了一个“多快好”之后的“省”字:在落实八项规定之前,县里一台接待车一年要跑18万公里,现在则不到一万公里。我很感慨:厉行节约,珍惜民力,聚焦发展,这就是仁政啊。

 

友情链接:金恺撒地产策划有限公司淘美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