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吴鹏飞手机报 > 《吴鹏飞手机报》435:如何实现公平正义,我有一个合理化建议

《吴鹏飞手机报》435:如何实现公平正义,我有一个合理化建议

用一种简单易行的办法

让社会拥有监督司法的权力

 

吴鹏飞/文

 

呼格案和聂树斌案等,之所以让人为之心惊肉跳,是因为我们看到了人民个体,一旦无辜卷入庞大的司法机器下,是如何无助,如何百口莫辩,是如何黑白颠倒长期蒙冤受屈。这些案件,其实是大家共同的痛苦的噩梦。我在上篇文章分析过司法思想、体制、机制和队伍素质等方面的问题。这些案件的平反,不仅仅没有让人松口气,反而更加让人揪心。因为严重的问题暴露出来了,但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制度性的解决。谁会是下一个呼聂呢?

 

这些案件的纠正都花了漫长的时间,制造冤假错案的执法人员与官员也没有得到彻底清算。这些案件得以翻转,其转机往往是因为发生了极小概率的里离奇事件,类似于买彩票获得了一等奖。我们可以大胆想象一下,没有机会重审的案子,非死刑案件中的冤假错案有多少?这就是让人特别沉重的地方。简单地说,如果司法不能相对独立,如果司法裁判不能真正独立,如果司法过程得不到人民监督,如果司法围绕政治和权力运转,冤假错案就会层出不穷。

 

目前我国司法的公平正义水平还比较低,当然,比起文革时期数百万件的冤假错案,现在是有进步的。但是,公检法三家没能真正制衡,律师作用未能真正发挥,法官作为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没有授予独立裁判权,权力干涉、利益收买、人情关系三重制约,使得众多的法官无力冲破这样的坚壁,反而把聪明才智和专业智慧,用在了如何玩弄法律,如何钻法律空子,如何利用自由裁量空间,来巧妙枉法,来平衡关系,来颠倒对错。

 

我打个比方,中国的司法当然有十分公平的时候,那是在比如村里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兄弟俩争地斗殴的时候,法官完全可以做到从容公平断案。但除此之外,如果双方有一方是村干部的亲戚,或者是乡干部、县干部或者竟然是省市干部的亲戚,法律的天平就会晃动个不停开始急剧倾斜。可能有些司法系统的人,会说吴老师对司法系统有偏见。不是的。问题在于,我五十有四了,这么多年我认识的所有熟人,从来没有听到一个人赞扬司法是公正的。

 

相反,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出司法不公正的切身体会。那些还要辩解司法是公正的人,其实可以走到街头,走到人民群众之间,你可以问问他们,你们觉得司法公正吗?你一定会惊奇地发现,人民的感受和司法系统官员老爷的感受完全不同。人民十分害怕司法不公平。因为很多黑白颠倒的判例让人心有余悸,一旦进入法律机器,就算曾经在司法系统工作的人,也会体会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极端无助的境地,如果你遇到权势更大的对方的话。

 

台湾的电信骗子一年从大陆骗取上百,他们有一个绝招,就是冒充公检法人员。只要一提公检法,很多大陆人就惊慌失措丧失了判断力,最大的单笔诈骗竟然是乖乖打出了一个多亿。不知道公检法的首长们看到这样的消息,是否思考过,今天的人民警察、人民检察官、人民法官为什么让人民如此害怕?答案是,人民没有了自信,本来一个清白的人不用怕你们这些正义的化身,但是,如果一个清白的人,可能因为性情急躁,正好经过犯罪现场,而意外成为雷洋和呼聂,大家心里就会打鼓了。

 

一个社会的最后公平来自司法,司法的最后公平来自裁判。我们追求社会的公平正义,应该抓住司法裁判这个牛鼻子,从这里开始,从这里倒推,就可以立竿见影,吹糠见米,拨云见日,让人民群众立即具有获得感。广大法官绝大多数是想维护正义的,问题是,我们要给他们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凭借、一个不受干扰的机制、一个独立裁判的环境、一个骄傲的法律地位、一个不容枉法的制度压力。我国的司法改革水已烧到99度,我希望再加上最后一度。

 

这就是,一定要建立人民监督裁判委员会。具体步骤我的设想是这样的:1)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出决定,同意在全国东南西北中各选择一个地级市进行试点,在当地人大常委会设立“人民监督裁判委员会”(以下简称监裁委)。授权监裁委对当地二审终审案件的法官裁判行为是否违法、枉法,进行仲裁。形成成套成熟经验后,在全国全面推开。2)监裁委的人员负责组织人民仲裁庭,但不参与具体仲裁。

 

3)监裁委负责遴选人民仲裁员备选人员。地市级仲裁员备选人员数量不得少于500人。条件是:年满50岁;品行良好、无犯罪记录;大学专科或专科以上学历;从事过法律、行政、新闻或教育工作。这些人员经过面试录取后,进入资料库随时备选。他们应与仲裁委签订协议,保证尽量履行职能,每次出任人民仲裁员将获得不少于十万元的高额报酬。对于一个地市级城市来说,一月拿出90万,一年1080万元的维护法律尊严的费用,这不算什么大开支。

 

4)监裁委每月按时组织一次人民仲裁庭审,开庭时间公告法律界和全社会。开庭前一天,在公证人员的公证下,从500人上述资料库里随机摇号产生50名本期仲裁人员候选人,摇号过程必须面向社会进行视频直播。开庭当天,50人全部到候选厅,由公证人员监督,请当事人(提出申告的律师和委托人,被申告的终审法官)参加现场摇号,产生本次仲裁庭9位人民仲裁员进入仲裁法庭仲裁席。这个过程也要面对社会和网络直播。

 

5)开庭后,给被仲裁双方(司法裁判的原告方或被告方、终审法官)均等的各三次发言和辩驳机会,还各有一次终结发言。整个过程也要直播。然后,由九人组成的人民仲裁庭,召开闭门会议一至三个小时,就如下问题进行讨论和表决:该法官的判决是违法还是合法;该法官是故意枉法还是经验不足。如果判定该法官故意枉法,该法官就将停止裁判工作,并永远被逐出法律界。如果是经验不足,但裁判违法,就得负责重审案件,并留下一次不良记录,如果出现三次这样的记录,同样将终止从事裁判工作,但可以从事非裁判类法律工作。

 

这样的设计,可以提前公告法律界,设定人民监督裁判的起点时间。这样,可以既往不咎,又开始了新的全覆盖监督。提前公告便于从某个时间点起,所有法官对所有案件的裁判慎之又慎,可以大幅度带来社会公平正义的回归。尤其是,呼聂这样的冤案在第一时间就会被发现,被制止。人民,在这样的设计下,拥有了对法律裁判的及时、有效、权威的监督权力。冤假错案哭告无门,旷日持久踢皮球现象将会杜绝,靠偶然事件和高层关注翻案的传奇不必再有。法官枉法裁判被及时纠正,也可以极大减少侦察和检察环节的失误。

 

这样做,有几点,我要解释一下。第一,人民的判断力不容怀疑,人民中间遴选的优秀分子的良知与判断力,也会犯错,比如冤枉某个法官,但是,这个出错率远远远远低于现在法官葫芦僧断葫芦案的情况大面积出现;第二,有人担心这样,法官会所剩不多,我说不会,因为在这种机制下,优秀的法官有了避免任何干预的理由,而独立断案,枉法率一定会很低。同时我要指出,如果诉讼长期是非不分,枉法裁决,拖延不决,会带来极高司法成本。

 

其中,法官的数量当然也会需求庞大。相反,如果法官非常公正,坚守法律公平,那么无理诉讼的案件,案件审判的周期都会大大下降,也就是,当法官都在公正裁决时,法官的数量根本不需要现在这样的规模。第三,律师的作用会得到极大加强。法官会极端重视律师的庭审辩护意见,因为这样才会减少枉法违法裁判的可能。而不是现在不管律师怎么说,法官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律师的能量不是表现在庭审辩护,而是表现在建立与检方和院方良好的关系上。

 

第四,如果出现每一个案子律师都要求仲裁怎么办?这不会造成缠讼吗?这不会造成法律资源的浪费和事实上的三审四审终审制吗?我认为,可以附加一个规定,那就是如果人民仲裁庭判定法官的裁判是合法和公正的,那么,申告一方的律师将被扣除相应分数,比如一分,而一个律师一年的分数只有三分。分数扣完,本年度律师不得再以任何形式承接案件。如果一个律师连续三年被提前扣完分数,则取消其律师资格等。

 

最后,我认为,法官的待遇要大幅度提高,法院院长等行政职务,只是服务者,类似于医院的物业公司总经理。具有独立裁判权的法官,具有极高的收入、极高的社会地位,是一个地区、城市、区划最受人尊敬、最具有影响力,最后守护公平正义的化身。法官的产生来自人大任命,法官没有违法法官法等法规,任何人无权解职。我提到的以上符合中国实情的人民仲裁制度,当然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完善,需要一些制度的配套,但是,我们真的要动手改造我们这个曾经产生不少冤假错案的司法制度,这是人民翘首以待的事情,你们说对吗?

 

友情链接:金恺撒地产策划有限公司淘美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