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吴鹏飞手机报 > 《吴鹏飞手机报》437:有坚定信仰,才有真正的百家争鸣

《吴鹏飞手机报》437:有坚定信仰,才有真正的百家争鸣

我国的大学培养不出大师

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吴鹏飞/文

 

习总书记关于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讲话,使国人再次把目光投向了中国的高等教育。教育部首次发布的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报告指出,中国目前在校大学生的数量已占全球的五分之一。1949年全国仅有11.7万在校大学生。而在2015年,这一数字已经飙升到3700万,位居全球首位。我国全国各类高校数量达到了将近2900所,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

 

但我们要看到,美国人口远少于我们,高校数量却多于我们,质量更是我们望尘莫及的。全球的优秀学子都愿意涌向美国高校,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中国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让更多的普通人有机会进入大学学习。这为中国社会的成功转型提供了智力上的支持,高校对国家创新的作用越来越大。但是,我们高校的教育质量,确实离国家、社会和家庭的要求相去甚远。

 

钱学森重病期间,有关领导去看望他,钱先生问,我们的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和一流的人才,潜台词是为什么人家欧美大学大师辈出?为什么我们中国最优秀的孩子,都要想方设法到国外去留学?面对钱学森之问,看望他的领导陷入了沉思。后来还专门组织一些高校的校长座谈讨论这个问题,让校长们各抒己见。一时间,大家都在寻找答案。

 

钱先生本人是火箭学的大师,受到过东西方两种教育的熏陶,学成在西方,贡献于祖国。两边教育的差异,他应该是深解其中滋味的。临终前这一问,其实是委婉地提醒,高教的现状需要改变,国家管理高等教育的指导思想和方针政策,需要做一些调整才对。钱先生忧国忧民情状和临终进言的恳切,令人感动。但是,钱先生和我们揖别后,高校的改观并不大。

 

我有位老友,发来帖子谈大学教育,言辞痛切。他认为大学出不出大师倒在其次,关键是,孩子交给学校,几年下来没学到东西很令家长痛心。不少毕业生,整天待业在家啃老,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网玩游戏。眼高手低,与社会脱节的问题很严重。由于他们分散在各个地方、各个家庭,所以问题似乎显得不突出。但是对于当事的父母,可谓痛苦煎熬,无可奈何。

 

其实,孩子大学毕业不成器,和大学培养不出大师,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表现形式。总起来说,我国的高校,校领导们多是政客型学者或学者型政客,具有坚定信仰、超常魅力、兼收并包、热爱并献身教育的教育大家还不多。学校更像一个泛行政机构。教授和教学,没有成为学校的轴心和核心。这样的情况下,教授当然也很难建立独立人格和独立学术品格。

 

因此就会出现很多匪夷所思的教授:比如我见到过一个拿着和名人明星合影的相册到处炫耀的著名大学的教授;又比如,在某次三农问题座谈会上,一位某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居然语出惊人地说,三农问题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国家改革户籍制度,城乡无差别,农民改称城镇居民。农民实际上已经消失了,何来三农问题?慷慨激昂一席话,说得大家目瞪口呆。

 

还是某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自称研究了四十年中西文化,得出的结论是,文化很难融合,只能拼合。“中学为体”和“全盘西化”都不好,还是各行其道为好。他举例,可口可乐和馄饨搅在一起是很难吃的,不必强行融合,餐桌上它们都可以存在,这就是拼合。我听得差一点喷饭,想问这位可爱的先生,吃到胃中,可乐与馄饨不就是融合了吗?

 

其实人类的不同文明,就是在冲突、融合、再冲突、再融合的过程中,不断更新与成熟的。从来都不是不相干的拼合。一所大学,如果不弘扬国家主导信仰、没有办学梦想、没有育人追求、没有学术风骨、就会蜕变成一个职业教育机构和名利场。校领导心不在教育、教授心不在教学、老师们照本宣科,孩子们就会从理想主义滑落到现实主义、享乐主义和颓废主义。

 

他们的对抗方式是吃喝玩乐,就是厌学、弃学、不学。大学附近的游戏厅、小旅馆、小餐馆火爆异常,而教室、图书馆相对冷清,就是学生精神状态的真实写照。什么才是我们希望的大学?我认为有三个重要标志,一是既有主导信仰,又有思想自由;二是精神高洁,师生均淡泊名利;三是人格独立,教与学均不媚俗。在大学的围墙里,应该所有的老师都尽职尽责。

 

如韩愈所说,传道受业解惑也。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但当今大学正好相反,很多老师教书而不育人,忽略了传道。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学生、家长、老师、社会,也包括钱学森这样的大师,对这样的局面都忧心忡忡。但是也都很无奈。大学缺少了以上三点,连优秀合格的学生都难以培养出来,更别说大师了。

 

什么是大师?我认为就是三观坚定、思想前卫、学富五车、自成一派,成就公认、品格超群、超级与人为善的人物。按照这个标准来考量,很多声名赫赫的人物离大师还差几公里呢。一个大学里面,如果没有这样的大师级老师,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这样的大学怎么可能培养出大师级学生呢?大学大学,独立人格谓之大,自由思想谓之学。这是人类开设大学的本意啊。

 

离开了这样的精神追求,仅是狂建高楼,强并诸校,大把砸钱,是不可能办出世界一流大学,培养出一流人才的。对中国大学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强”之风,耶鲁大学的施密德特校长批评说:“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对于中国大学连续发生师生“血拼”事件,施密德特校长认为这是大学教育的失败。

 

他认为,“大学教育解放了人的个性,培养了人的独立精神,它也同时增强了人的集体主义精神,使人更乐意与他人合作,更易于与他人心息相通”,“这种精神应该贯穿于学生之间,师生之间”。他认为中国不能把经济的成功当成教育的成功。忠言虽然逆耳,但有利于我们今后的行。这位世界名校的校长的态度很有代表性,也确实触及到了问题的关键。

 

但他毕竟是外人,评论显得有些隔鞋搔痒。因为中国大学教育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大学本身的问题,它折射了我们教育的一系列问题,只不过,大学阶段,作为人才培养流水线的最后工序,“产品”出炉环节,更为惹人注目罢了。为什么我们的大学在思想自由和精神独立方面,尚有差距呢?这里面有比较深刻的原因。

 

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区别,在于社会制度的性质不同。资本主义国家是封建社会的市场升级版,它们都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国家形式,它的立足点是保护富人的利益。在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上,建立起来一套制度,贫富差距更容易被人接受。它在理论上的人人平等,和后来吸收社会主义的思想,在保障全体人民基本生存权利、基本政治权利方面做了大幅度改进,使这套制度逐渐完善,经过数百年运转已经比较成熟。

 

也就是说,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度过了制度危机四伏的阶段,全民达成了对国家制度的认可。而在它的初期,制度严重不合理、贫富极其悬殊的时代,社会主义思潮成为资本主义最畏惧的思想。那时候,西方对社会主义思想和共产主义信仰是万分敌视的,一点言论自由也不给,杀头、坐牢、流放,共产主义者曾经无处藏身。原因是,这种思想对于资本主义制度具有巨大的颠覆性。

 

资本主义国家只是在今天成熟自信后,才开始允许自由思想。社会主义国家,因为制度设计来自美好的共产主义理想,来自马列主义经典理论的论述和指导,来自革命领袖的思想,它是建立在公有制或共有制基础之上的一套国家制度。这是从未有过的宏大社会改造实践。它在很大意义上,是对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一种批判性制度设计。

 

因此,它确实存在人为设计和比较理想化等问题,需要较长时间来实践、改进和完善。但资本主义从骨子里始终视社会主义为洪水猛兽和异端邪说,社会主义实践又在全球范围遇到了挫折。作为少数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为避免资本主义思想的侵蚀,防止资本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坚持捍卫自己在教育青年与后代上的绝对话语权,是十分自然的反应。

 

当今社会主义的中国需要完成理论创新、制度完善、政权稳固、赢得民心的任务。也就是,需要建立全民的国家制度自信。曾经遇到挫折,相对不够成熟,国家管理水平和人民满意度尚待提高的我国,主导信仰教育任重道远,有以下问题需要解决:一、主导信仰教育还没有日常化、伦理化、程式化,广大青少年尚未得到这方面科学、系统、持续、潜移默化的教育;

 

二、主导信仰教育还没有和中华传统价值全面对接;三、全体人民对于国家主导信仰的理解、认同、笃信水平还比较低,绝大多数的孩子经过小学、初高中教育,并没有确立对自己民族文化的热爱,没有建立对国家主导信仰的高度认同,没有确立对自己国家制度的自豪与骄傲感。也就是说,在建立主导精神信仰方面,我们的大学新生多数还是一张白纸,处在实际上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空白状况。所以习总书记的讲话,对高校是一剂清醒剂。

 

对于还在探索前进,还存在很多问题,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摸索出一套成熟国家制度和社会主义社会管理模式,才能建立起一个人人心情舒畅、幸福满意的社会的中国而言,警惕资本主义国家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阴谋,是必须的。我们国家的命运,和社会主义实践紧密相连,我们正是靠着这样的伟大理想凝聚了人民的力量,实现了超常规发展,实现了国家的富强。

 

如果让我们走回头路,成为国际政治的试验品,就将付出国家动荡、人民痛苦、民族分裂的巨大代价。这就使我们不得不在大学教育期间,采取灌输主导思想、抑制其它思想的应急教育策略。这就会部分影响到大学的思想自由和独立精神,带来了大学管理的泛行政化问题。所以,这不仅仅是大学面临的课题。

 

大学的问题是,如何生动地告诉孩子们,人类的社会主义思想其实源远流长,精彩纷呈,是一道迷人的思想风景线。如果课讲得好,会令人如醉如痴,会让很多年轻人深刻理解这一思想的社会基础、历史沿革和光明前景。康帕内拉、欧文、托马斯•莫尔、圣西门、傅立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人物,一脉相承地传递着人类社会主义思想的圣火。他们希望建立“人人平等,个个幸福”的新社会,他们的思想和智慧,永远是人类的巨大精神财富。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在大学之前完成确立信仰的教育,为广大青少年打下坚实价值观基础;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尽速改良社会,全面实现司法公正,政府反腐倡廉,同时改善医疗、教育、慈善、公共服务等公益领域的职业道德风气,给孩子们提供与教育导向相符合的有说服力的社会环境。这两者,有利于塑造孩子们的完整的精神框架。

 

在大学之前,这样的工作就应该基本完成。大学里面,作为主导信仰的教育应当更为深刻、更为生动,更为撼动人心,更加有利于巩固孩子已经确立的信仰。在广大青少年建立了文化自信、国家自信、民族自信、道路自信之后,大学应该全面打破思想禁忌,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鼓励我们的老师和学生去接触一切人类文明的思想成果,择其善者为我所用。

 

大学教育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大学本身的问题。如果走进大学校门的孩子都是一些品行优良、与人为善、行止高贵、热爱中华传统文化、坚信共产主义信仰、愿意为广大人民、为国家民族、为人类进步做出奉献和牺牲的孩子。我们的大学就没有任何理由不对任何思想开放,我们就没有任何理由担心我们的孩子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我们就没有必要在大学实行行政化管理。到那时候,我们的大学就一定能够培养出一批批大师和众多优秀的毕业生来。

 

友情链接:金恺撒地产策划有限公司淘美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