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吴鹏飞手机报 > 《吴鹏飞手机报》440:特朗普搞怪,中国坚持按照自己的方式出牌

《吴鹏飞手机报》440:特朗普搞怪,中国坚持按照自己的方式出牌

我对美外交呈现围棋思维

胜势靠一步一步来积累

 

吴鹏飞/文

 

特朗普当选,曾经让很多中国人松了一口气。大家以为以政治正确标榜自己,仇视中国在太平洋崛起,多次与中国为难的希拉里女士落败,对中国是一个大大的利好。当时普遍的看法是,特朗普是一个务实的人,不会纠结于价值观这些形而上的东西,这就会减少中国的国际政治的压力;他可能会承认和尊重中国的大国地位,以换取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与在经济事务中的妥协。我在沉默观察一段时间后,大胆预测,特朗普可能是一个更难对付的家伙。

 

我的理由很简单。首先,特朗普在竞选中涉及中国的言论,基本上都是负面的。竞选言论固然不能当真,但是透露出了他内心对中国的真实态度。他声称中国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他指责中国操纵了人民币的汇率,他批评中国与美国进行不公平贸易,形成巨量贸易顺差,等等。很显然,这不是一个对中国友好的人物。而且,特朗普表现出来的思想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民粹主义,为了他的所谓美国第一,他表现得对任何现存规则都不放在眼里。

 

我得出结论,特朗普是一个商人,而且骨子里对中国比较敌视,因此中国将面临更为复杂和奇特的一场挑战。商,本意就是均分的意思,本质就是分利的行为。真正的商业高手有几个特点:第一,骨子里把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第二,特别善于集中精力把握机会搞垮主要竞争对手;第三,对非竞争对手,又十分精于建立广泛人脉关系网;第四,表面上咄咄逼人气势汹汹,实际上内心并没有真正的底线,为了利益他们可以随时妥协,做出180度转弯。

 

要我说一句话,来概括一个政治家与商人的区别,那就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为了原则可以牺牲任何利益;而一个真正的商人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任何原则。你们看看这个特朗普,在移民问题、宗教问题、种族问题、文化冲突问题、国际政治关系问题等方面,都表现得极为粗鄙。他给人一种感觉,好像为了美国、为了美国白人、为了选举政治利益,他几乎可以挑战任何既定规则、历史定论和高尚见解。有些人起哄,说特朗普可能是一位伟大的总统。

 

我愿意和任何人打赌,特朗普不可能成为一位伟大的总统,他充其量是一位伟大的营销人。是的,他很好地经营了他的家庭,他的企业,他的选美和电视秀事业,但是,他从来没有为公众服务过,他想让美国变成一个唯利是图的大公司,让地球变成一个大市场的想法,是过于简单了。一个一辈子都在想如何为自己挣钱的人,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变成一个一心为人民谋福利的人呢?我深表怀疑。他和里根可不同,里根是演员,那是一个专司造梦的职业。

 

美国的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已经陈腐,其荒唐就在于,这种制度常常把毫无治国理政经验的人,一举推向国家和人类命运的决定者位置。如果说过去的世界,是分割孤立的村庄,政治家确实是一件业余的活儿,今天则不同。尤其是全球化时代的大国领袖,那是一件相当专业、相当需要复杂经验长期历练的职业,但我们看到的是,美国经常有人完全无知地走上国家和军队领导人岗位,等到全世界陪着交学费、掉人头,8年之后总算成熟了,又得下台再换一个新手。

 

这是什么优秀制度?优秀在哪里?你们看,现在美国就有这样一个连最基本国际政治历史常识都没有的老商人,在和各路人马协商如何管理这个国家,如何对付世界大国。所有围绕他的人都比他专业、比他成熟、比他懂行,但大家却得听他的,并且要耐心给他讲解最基本的常识,当他做出一个个匪夷所思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决定时,大家要手脚忙乱为他擦屁股,为他灭火。这不,特朗普还没上台,就已经搞得大家焦头烂额了。连奥巴马也看不下去了。

 

特朗普挑选普京的朋友当国务卿。他跟普金打电话聊了两个多小时,但跟中国领导人通话时间又晚又是例行公事式的,完全不懂国际政治靠实力说话和排序的基本规矩。他第一个打电话的人是朴槿惠,一个民心丧尽的小国的跛脚总统,一个开始倒向美日与中国对立的女人;他竟敢接台湾蔡英文的电话,还称对方为“台湾总统”。他还派亲信顾问第一时间到访台湾,种种迹象都表明,他是在故意挑衅中国,激怒中国,试探中国在重大原则问题上的反应。

 

很显然,他锁定的真正对手是中国。他处处在为与中国的竞合做准备。特朗普是历来美国候任总统中最为活跃的,最不讲规则的,尤其是对中国的试探与挑衅,都充满了一种商人式的狡猾、一种营销式的夸张、一种市侩式的油滑。什么台湾买了美国那么多武器,接个电话有什么不行,他接不接电话不能听命于中国;中国如果不做贸易等方面的让步,美国为什么要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尽管对一个中国政策他很理解,等等。从中可以看出一种商人的狡黠。

 

全世界都在观察中国的反应。按照惯常的思维,中国应该严正抗议,反应激烈,调门很高,但是这一次,中国的反应出乎预料地冷静,而且中国坚定地按照自己的步伐在前进,没有跟着特朗普的指挥棒起舞。不单如此,在与周边国家的外交中,中国也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自信,不再跟着别人的议题转。中国开始给别人出题目了(比如中俄军舰夜巡钓鱼岛近海等),无论是中日、中韩、中美关系,我们都可以看出这种新的特征。中国显然有了自己既定的国家安全战略,并且在不受干扰地实施。
 

欧盟、欧洲主要国家、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友,感知到中国的强大和坚定,纷纷表态一个中国政策不会改变。连白宫的留守政府,也再三表示,美国政府一个中国的政策不会改变。特朗普在这一轮预热型较量中,显然已落下风。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三个大国的领袖人物,也就是习近平、普京、特朗普这三位同事,我认为习近平是一位理想主义者,普京是一位实用主义者,特朗普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明显处在三个不同的层面,习近平确实要高人一筹。

 

所以中国这一次的应对明显棋高一着。有两点令人耳目一新,其一是没有简单抗议了事。其二是明显有总体和长远布局,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不急不缓,让人感到有一种极强的中国式围棋思维。中国表达了对美国候任总统的蔑视,但很巧妙。而且中国这头亲切和文明的狮子,开始露出自己尖厉、雪亮的牙齿给全世界看。拿破仑说,中国是一头睡狮,醒来世界会震撼,还是让他接着睡吧。但是,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终于把它彻底弄醒了。

 

特朗普生不逢时,他来晚了。你看他一发飚,韩国、日本、欧洲都犯软,唯独中俄无动于衷。特别是过去十分羸弱的中国,帝国主义架几门大炮,开几艘舰船,就让中国臣服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首先,中国外交部明确表示,一个中国的政策是中美合作的前提,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意思很清楚,无此共识中美关系将全面出问题。其次,国台办也明确表态,一个中国的政策如改变,台海的和平就将受到冲击。这等于说,台海现状中国就不打算维持了。

 

紧接着中国展开了一系列意味深长的活动:舰机越过宫古海峡演习;战机巡航周游台湾;轰六巡航南海九段线;抱美国大腿的缅甸战机碰到了我方炮弹;美国跟屁虫新加坡的战车年年放行但今年在香港被扣留;中国出乎美俄双方意料在安理会断然否决了关于叙利亚的提案;辽宁号航空母舰实弹演习提前宣告形成战斗力;中国的18万吨双体航母据称已在研制。在南海,美国的无人潜航器被中国军舰当着他们的面没收,这一切举动,均是前所未有的。

 

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后,中国召开了高级别军事会议,这一切,都令外界浮想联翩。基辛格作为高级探子来到中国,他发现,与往常不同,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与蔡英文打破政治规矩,挑战一中原则,与蔡英文通话事件,表现得十分冷静。这让这位外交大师深感不安。奥巴马八年执政真没有白干,他看懂了中国的意思。他说,一个中国是中国国家核心概念,他们不会以此做交易。历任美国总统都不是傻帽,最后他们都弄明白了这个道理。

 

一个中国的政策,涉及到中国的最高国家核心利益,也涉及到战后政治秩序的稳定,涉及到整个地球所有国家的主权完整的基础伦理问题,如果把这个魔瓶打开,世界就不会太平。奥巴马说,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如果中美进入对抗模式,对每一个人都不好。他的意思是每一个地球人都会受到牵累。因为这是一块国际和平的基石,动不得。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更如此,特别是,用奥巴马的话说,中国在国际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中国了,这一点,全世界都看清楚了。这包括两层意思,一是中国的硬实力空前增强,二是中国领导人的意志力也今非昔比。奥巴马问,如果你决定改变一个中国的政策,你要想好后果。什么后果?就是在所有的国际事务中,没有中国的配合,这可能一事无成;还有,就是要冒着与核大国交战的风险,美国本土要面临大规模攻击;最后,如果挑起事,自己最后犯软蛋,眼看着台湾被中国大陆收复不敢动,今后脸往哪里搁?

 

奥巴马认为特朗普根本没有考虑清楚,没有弄懂问题的重要性。他建议特朗普在做外交决策时,最好和外交团队充分沟通,不要信口开河。奥巴马特别生气的是,历届总统都不敢碰的高压线,特朗普故意来碰。不是因为他了不起,而是因为他是二杆子。奥巴马对特朗普与俄罗斯眉来眼去也很生气,他认为,俄是小国弱国,除了武器和能源外,没有任何令人感兴趣并愿意购买的东西,这是一个没有创新力的国家,言下之意,中美关系远远重于中俄关系。

 

特朗普确实太不靠谱,但是我预言,经过这一轮交手后,他会知道利害,上台后会有一个大大的转弯。但还会闹很多笑话。有位微友传来的笑话段子很精彩,本文结尾就把它照抄下来,博大家一笑吧。话说特朗普昨天再出狂言:再过三十天,中国就将陷入西方预测的那样:工厂停工,商店关门,政府停顿,股市停市,有钱人拖家带口奔向海外,老百姓急于把货币兑换成食物,许多家庭在门口张贴标语表达诉求,街上充满着爆炸物残留的火药味,人们大都无所事事,成天酗酒,打牌,儿童成群结队去讨钱……中国外交部回答:滚一边去,这叫过年!

 

友情链接:金恺撒地产策划有限公司淘美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