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事件(二)

  

     二十春秋谁知建行

     24小时保证运转”——面对市建行平均年龄只有30多岁的现任领导班子,湖北省建行一位行长曾慨叹其旺盛精力,作如是评语。这种超时运转的工作节奏,却使我们采访中大伤脑筋:数次扑空不说,好不容易才在办公室“截住”许祥圣行长,岂料他正匆匆欲往琼崖。不过他还是热情接待了我们。

他说,作为商业性的银行,建行是年轻的,但是作为专业银行,建行这颗种籽1966年就撒在了十堰这块土地上。他挥动着手臂正欲作一个表示“播撒”的手势,不期桌案上的电话铃复又鸣叫……

大概不少人和我们一样,一直误以为建行只是银行中的“小弟弟”,翻开十堰市《金融志》,开篇大事记第一款却有如下记载:

196711日,中国人民建设银行十堰专业分行成立。

那一年,二汽人还在踏勘选址,整个基本建设的大幕还未拉开。在如潮如涌的建设大军到来之前,建行人就已经背着背包,挎着水壶,风尘仆仆赶来了。

建行人与二汽人一同在大地上寻找过二汽的“坐标”

“我是1966721日到十堰的”,侯连生回忆道。他难以忘怀的这个日子,我们许多人不过是它的匆匆过客。

那阵子他才18岁,是那群怀着梦想而来的人群里最小的一个,蓄着小平头,一张娃娃脸,四个兜的干部装虽然扣得整整齐齐,却又像小学生一样斜背着鼓鼓囊囊的黄挎包。

车一过丹江,山道更加崎岖不平,不少来自北方和平原地区的同志还真被奇诡险峻的山势唬住了,吓得提心吊胆,紧紧抓住车厢沿和篷架不敢撒手。

每到一地,他就忙乎着扛仪器背资料和二汽人一头钻进山坳,不知翻过了多少山脊涉过了几多溪沟。在布满荆棘的荒山芜原,他们不停地测量、测算、研究、争论。只有灰兔不时从草丛窜出,亮晶晶的眼睛珠惊异地打量着这万籁静寂的土地的新主人。

当时带队的是饶斌同志,他和大家一样,自己动手烧柴煮饭,在小河沟里洗澡,睡老乡家的小阁楼……一到晚上,大家就围着最原始的煤油灯,埋头整理一天奔波收集到的第一手资料,早上起来,众人互相指着,笑得直不起腰来:原来大家的鼻子都给熏得漆黑一团。我们的小侯不用说也成了“小猴”。——要是二汽人这么开他玩笑的话,他总是反问他们:还想吃苹果吗?这一问又使众人捧腹不止。你道吃苹果是怎么回事?原来几个来自大城市的二汽人几日前误啖桐子,闹出过直把桐子当苹果的洋相事。

建行人就这样从一开始就与筚路蓝缕地为二汽拓荒的人们结下了深厚友谊和不解之缘。

办公房漏雨,大家用器皿接着,这下热闹了,嘀嘀嗒嗒响成一片

最初建行是与二汽财务处联合办公,两间办公房仅一墙之隔。墙上剜着一个小圆洞,用来传递“信息”,倒也便捷。说到居住情况,“老建行”给我们讲了一个趣事,颇能显现二汽与建行早年亲密无间的关系:当时二汽领导与建行职工同住一个活动房屋,楼上是二汽,楼下是建行,那种芦席棚子楼板自然是隔形不隔音的物什,如此一来楼下的“小建行”卿卿我我谈恋爱,楼上躲都躲不及,听得“细致入微”,免不了向小青年打趣逗乐。二十年过去了,二汽当年的“知情人”偶遇如今俨然做起父亲的“小建行”,总不禁拉着他们的手,问长问短,其中深情,唯有局中人方能领悟。

耿昌国回忆说,1970年建行改称基建组后,搬到一座小平房内办公,夏不透风,冬不御寒,遇到雨天,到处都在漏雨。我们把能盛水的脸盆、茶缸都弄来接着,这下可热闹了,嘀嘀嗒嗒响成一片。天晴了湿气还凝成水珠挂在屋顶上,有时正翻开材料,“叭”地掉下一滴砸在桌上,所以我们搞卫生比别人多个项目,不光抹地板,还要爬高上低擦“天板”。

“不觉得苦吗?”我们问道。

“不,”没有一个被采访的人不是这样答。他们把那一切看得很淡,好像本该如此,自然而然。他们甚至担心这些“小事”是否值得一书。

二汽领导说,建行提醒得太及时了,可惜我看到得太晚

1985年以前的建行,形象地说,它就像一个阀门,国家对固定资产的巨额投资通过它,合理地分流到每个工程项目。因此它兼有服务监督双重职责,一边要支持重点工程的建设,一边又要堵住各种敞口,努力为国家节约“每一个铜板”。

我们在堆积如山的资料中,随便抽出一份,无论这是二汽建设哪一个年份的剖面,都会找出建行清晰可辨的年轮!

建行对二汽一期工程概预算的审查面达80%,净核减投资1200万元,并通过参与项目管理,制止不合理开支1354万元;

1975年,建行据理力争,取消了省建一局南下老职工长期保留的北方津贴和星期日全员固定加班费,节省开支150万元;

1976年,建行反复论证编制了估价表格,单是预制构件一项就节约38.6万元;

1981年,建行对市建一局的“小家当”进行清查,赴天津等地查阅11年“陈账”,查出应上报金额189.51万元;

1982年,建行牵头进行了三次“三超”(超计划、超面积、超预算)大检查,查出超投资85.5万元,被查出问题的少数单位当即停工,就地修改图纸……

不仅仅是这些,建行人的监督有时甚至超越了“本分”——

19753月,二汽党委作出了“大战第二季度”的动员。建行人立刻组成“小分队”深入到会战中的55个施工项目,调查发现11个项目只是“花架子”,并未落实,立即将这一信息反馈给二汽领导。当时建行有三个人“驻扎”在49厂,发现施工企业已将“主力”撤至总装厂“干打垒”厂房改造工程,而49厂作为汽车心脏的发动机取力箱车间等三项重点项目只剩下寥寥“散兵游勇”应付收尾工程,这无疑将严重影响会战的目标:“七一”建成二吨半越野车生产能力。

他们连夜赶写了报告呈送二汽领导,饶斌同志当时正在接待一位中央领导,两天后看到这份报告,连连说,建行的提醒太及时了,并批示道:可惜我看到得太晚。他当即丢下手头的工作,亲自赶到49厂召开现场会,还一定要邀上建行的同志,非当面听听他们的意见不可。

早在14年前,建行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破过一次“大锅饭”

“大锅饭”打而破之,乃是近年的热门话题,谁能想到建行远在14年前,就费力费神打破过一次“大锅饭”呢?

1974年以前,施工企业是由国家建委直拨“人头费”,而施工费用又由二汽拨付,形成了一个工程两个资金来源的供给制,二汽与施工企业搅在一个锅里。吃饭”,施工企业不搞预算不讲核算,不求效率不问效益的现象非常普遍。

1975年,建行决心依照有关精神改变这一现状,实行施工单位编制预算、签订施工协议的取费制度。在今天这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在当时可了不得,牵一发动全身。因为涉及方方面面直接的经济利益,又无先例可循,一开始方案就“搁浅”了。往往为协议草案中的一个条款,甲乙双方争得不可开交。

那年头既没有公证处,也没个法律顾问处,不光是没有,听都没听说过。甲乙双方唯一的中介就是建行,又是调解人又是仲裁者,建行从中斡旋牵线,偏不得向不得,有时候难免两头“受气”,但是建行人认准的事情绝不打“退堂鼓”。   

那真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呵!

建行人一会跑去找施工单位省建一局,一会又折回找建设单位二汽,前后几个月,来回80多趟,撮合双方“谈判”30多次,三方逐字逐句地讨论协议的每个条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定了下来!

这在当时是个开创性的成功,省行非常重视,还让建行派员专程到首都做了经验介绍。

在此基础上,建行人又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协助二汽在内部推广了八种形式的包干;1980年至1985年,又帮助二汽对491个单项工程2.5亿元投资实行包干,仅此一项就节约资金496万元。

《经济日报》所说的这根“救命绳”的来龙去脉

198991日,《经济日报》在头版头条迎国庆40周年专栏刊发了报道二汽20年建设成就的消息,消息写道:

“到1979年.国家已投资16.7亿元,二汽初步建成投产,然而,要达到纲领目标10万辆,尚需投资6亿多元,此时恰逢国民经济调整,怎么办?

“二汽人想了一个绝招儿:不要资金要政策,‘自筹资金,续建二汽’。二汽要求‘一根绳’的政策,即将企业留利、折旧和大修资金‘捆’起来用。靠着这根‘救命绳’……一举形成年产10万辆生产能力。”

一篇不足千字的文章,不可能面面俱到,它没有提到建行人。但是二汽人和东风车永远也不会忘记,在二汽建设的紧要关头,当各种困难一齐向二汽人袭来的时候,建行人曾经为二汽作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

是的,那时东风车还是“丑小鸭”,二汽10万辆生产能力还未形成。有人认为建二汽是决策失误,有人认为二汽整个布局很不科学……偏在这个当口,国民经济实行了重大调 整。

已离任的石谦行长说,  1980年元月18号,我从北京回来,正巧在火车上遇到黄正夏同志。我立即将二汽已列入停缓建范围的消息告诉了他。他一听顿时忧心忡忡,坐卧不安,一再追问我是否亲眼见到了文件。当夜黄正夏书记就给一机部挂了电话,随后又星夜赴京。

“从北京回十堰后,黄正夏书记紧急召集二汽、建行等有关方面开会,研究二汽向何处去这一重大问题。建行与二汽一起一笔笔算账,为二汽领导提供了决策依据。几经筹谋,二汽决心迎难而上,体谅国家暂时困难,坚定不移地承担筹集建设资金的任务。提出了量入为出、自筹资金、分期续建的方案。”

这个方案在实施过程中,迎面就碰到两个棘手的问题。一是自筹资金按规定应先存后用、存足再用。这就使二汽往往急需用钱时存在银行的钱不能用,反过来又要向银行借贷,这不仅大大增加成本,而且影响建设速度,常常出现施工企业几乎开不出工资的窘况。是死抠本本,还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建行人断然选择了后者,为二汽开了“绿灯”。不久国家计委下发文件,给全国六大行业(包括二汽)以特殊政策,允许其自筹资金边存边用。这无疑是对建行不囿于既定框框的超前做法的“追认”。

另一个问题同样也是对建行人政策水平的考验。依照有关制度,折旧、大修、福利三项资金必须专项专用,通俗地说就是“买酱油的钱不能打醋”。但是二汽人找来了,他们说,我们设备都是新的,折旧大修资金怎么用?基建工程有宿舍、食堂算不算福利?卡这么死,资金、财力不能集中使用,什么事也办不成! 

建行人何尝不知道这些?他们处在矛盾的焦点上,一边是毫不让步的制度,一边是被捆住手脚的二汽建设。在这二难选择中,建行人再次显示了实事求是的勇敢精神,他们一面向上级汇报,一面果敢地解开了捆住二汽人手脚的“绳子”,拿它捆住了三项资金“交”给二汽人使用。

一点也不是夸大其辞,就是这根实事求是之“绳”解了二汽的燃眉之急,救了二汽的“命”。

上万个数据,一个方案,建行人花费了多少心血呵

二汽自筹资金续建期间,热电厂、技术中心是两个举足轻重的重点项目。

上热电厂项目时,阻力很大。一位上级领导曾明确表示反对:东有丹江、西有葛洲坝,还建啥电厂?其实这些电站并网后电力输往全国,自备电厂对于二汽上能力实则非常必要。建行人理解二汽,倾全力相助,他们与二汽一道仔细测算了工程所需资金,连每月需多少资金都算好了。他们与二汽一道,四处求贷,几度进京,争取到了2000万元贷款。

电厂动工后,建行有一班人员吃住在工地,和二汽、施工企业一起对材料供应、设计、设备等项目共同进行了承包。

技术中心是二汽这个时期确保上水平的重点工程。但由于工程造价施工单位与二汽意见相左,工程一直未能动工。

当时工程的地基已经挖好,适逢连阴雨,地基一段一段地垮着,眼看就要垮得面目全非,建行人坐不住了,组织班人日夜加班,审查图纸400多份,数据上万个。王方谷工程师风雨兼程,马不停蹄地下广东、走江苏、赴浙江,弄清双方意见不一致的新材料价格,核实和新编单价50多项方案终于拿出来了。新方案与二汽的原方案比较接近,审定主楼概算为613.9万元,比施工单位报价少141.4万元。经五轮谈判,施工单位接受了这个有说服力的方案,旷日持久的争端迎刃而解。

石谦同志回忆道:“技术中心竣工时,皆大欢喜,开了个热热闹闹的庆祝会。二汽一再对我们表示感谢,黄正夏书记到会讲了话,陈清泰厂长的夫人还热情洋溢地朗诵了诗,原来对建行有些想法的施工企业也非常感谢建行,执意给我们发了奖。”

建行对二汽一期工程的管理长达16年,横跨文革、调整、改革三个不同阶段。面对纷至沓来的新情况、新问题,建行人尽心竭力,不辱使命,以出色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完成了历史赋予的重任。

99万,9244万一建行这个“三级跳”令人咂舌

改革,把建行从“幕后”推到了前台。仅仅靠“办个决算,账目一销”已无法适应经济建设的需要。与基建打了半辈子交道的老建行,他们满脑子装着“守计划,把口子”。如今他们痛苦地发现,一个他们为之奋斗不息并为之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的年代正悄然逝去,代之而起的是建行人比别人更为陌生的“商品经济”,他们必须走到金融改革的前台,参与竞争。

许祥圣行长说:“财政‘分灶吃饭’,使地方财政的资金开始以增值的形式存入银行;税收体制的改革,使企业拥有的税后留利只能以信贷的方式汇集起来;投资体制的拨改贷使建行必须进行项目评估和企业的经济营运的管理,所有这一切,都决定了建行只有走全面拓展金融业务,完善银行功能这条路,舍此别无他途。”

可以说,在金融战线的这个“战国时期”,建行处于弱势,它面临的困难是绝无仅有的。首先就有一个艰难的观念转变过程,伴随着这一转变,每一个建行人几乎都得从头学起,现金业务,外汇业务、储蓄存款业务、贷款业务等等都是新开办的业务。也许有人会讪笑:一家有近20年历史的专业银行,竟没有这些最基本的金融业务?

但是,这是真的。因为建行是纯粹计划经济的直接产物,多年来它一直履行着单一的财政职能。所以当它准备开办储蓄业务时,最大的阻力竟是它自己,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的不少建行人甚至认为如此这般建行就不成其为建行了。有的中层干部极而言之,说每开张一个储蓄所就等于行长脖子上多套了一根“绞索”。

王继光副行长对我们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领导班子首先统一了思想,大家认为,建行吃政策饭的日子不会太长了,因为单一的计划经济体制正在解体。如果不走以居民储蓄为主体的筹集资金的道路,建行将面临生存威胁,这是一个‘性命攸关’的抉择,不容我们再争论下去。”

于是,19861026日,建行迈出了审慎的但却是决定性的一步:三个储蓄所投石问路试办了居民储蓄,年底,全行储蓄额仅为99万元,远远不及其他兄弟行一个小小储蓄所的水平。

起点又是如此之低,苦苦奋斗了近二十个春秋的建行人“而今迈步从头越”,又开始了新的,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更为艰难的创业。

建行人到底是建行人,争论也罢,想不通也罢,真要一声令下,决不含糊:没有经费,没有网点,支行机关每个科室自己动手包办一个储蓄所。为了使储蓄所如期开张,许多职工几天几夜不合眼,自己装修门面、安装水电,……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建行的储蓄所从街道厂区冒了出来。

不少顾客看到建行这些陌生的“面孔”,颇为惊诧:哪里又跑出来个建行?

网点有了,数百名对金融业务一无所知的年轻人招进来了。怎样迅速打开局面,提高知名度?怎样迅速壮大资金实力以便更有力地支援经济建设?

这时候,许祥圣领命而来。这个以抓储蓄名闻荆乡的人,这个为赶制有奖储蓄存单曾空着肚子一天跑了三个县400多公里的人,这个一上街宣传储蓄不是喊哑嗓子就是累倒在病榻的人,带着他整套的构想来了。

他说,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实质,就是一个充满公平竞争的经济。1988年,建行推行了承包责任制。建行艰苦奋斗的传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竞争意识深深地渗透到建行工作的每一个环节。

于是,一个令人咂舌的数字出现了。19898月底,建行储蓄额已达92.44万元,到1026日,即开办储蓄三周年,他们将献上1亿元的厚礼。从99万元一跃为9244万元,其间不足三年,这一惊人的增长速率,在全省建行系统名列前茅。如果我们注意到建行储蓄人员百分之九十左右是毫无金融业务基础的“年轻娃娃”,而且业务初开更无信誉基础可言,我们就不能不表示惊奇。

的确,对于对建行所知甚少的人来说,建行这三年创纪录的“三级跳”是一个谜。

你们的微笑服务,将给你们的工作带来无限生机

为了解开这个谜,在这个夏季燠热的日子里,我们走访了建行大大小小的储蓄所。所见所闻令人感动,也发人深思,不妨让我们撷取几个小小的镜头吧!

镜头之一:天空低垂,细雨绵绵,冷风袭人。二汽一家工厂门前,花果办事处一个储蓄所的三个年轻人摆开一张桌子,上门收存职工购房款来了。他们新来乍到,没人缘,无人搭理。他们就静静地端端正正冷冷清清地坐在那里。头发淋透了,衣服润湿了,伞靠在身边但没有谁撑开它,三个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微笑着从上午坐到下午,中午只吃了几块面包。工人们感动了,有的送水果,有的送午饭,人们似乎第一次在这样年龄的青年人身上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对事业对工作的执拗追求,怜爱与疼爱夹杂着无法言喻的信赖。

镜头之二:夏日傍晚,风清宜人,好不惬意。49厂一对青年吃过晚餐,正沿着河堤悠然漫步,忽然那男子“哎呀”一声拔腿便跑。原来他猛地瞧见一片打烊熄灯的店铺之间,建行青年桥储蓄所仍然亲切地亮着,他记起下班路过曾告诉储蓄所要去存一笔款子。等他气喘吁吁揣着1500元交存之后,抬腕瞧表,已是晚上9点钟了。他有些过意不去,抬眼看看储蓄员,并无丝毫不悦,疲倦已极的脸庞上挂着微笑。

镜头之三:周家沟储蓄所,面积不足十平方米,一瞥之下,兴许会当成一个小卖部呢。人都转不过身来,营业室却有两样独一无二的“设备”,一是大竹篮,这是为手拎蔬菜和小物件的顾客专设的,另一样是洗手池,每当顾客出门,储蓄员总要叮嘱一声:  “请您洗洗手,钞票上有细菌。”

我们在这里采访时,正巧遇到一位顾客欲出门,营业员说了声:“您慢走,欢迎您再来。”谁知这个有趣的顾客一听不走了,与储蓄员拉起了家常,她说:“到处都这么说,别人说听着别扭,你们说听着舒服,怪不怪?”说怪也不怪,她哪里知道,为改变“学生腔”和“官样文章”,我们这几个年轻人轮流蹲过集贸市场,自学过“大众语言”呢!

翻开这个所墙上那本“留言簿”,我们见到了一位不知名的顾客的感言:你们的微笑服务将给你们的工作带来无限生机。

镜头之四:19885月的一天,支行营业部中心储蓄所。一位顾客拎着一大包钱往柜台上一搁,信任地说,“这钱我花了一天也没点清,你们帮着点点吧。”当班的郭丽娟动作麻利地接过来,打开一看,好家伙,全是分分角角,点了半个多小时,才点清:2754.75元。顾客还来不及道谢,郭丽娟反倒迭声道歉:“让您久等了。”

镜头之五:车桥厂的工人们纷纷下班归家,车桥厂储蓄所的冯业良和伙伴们,背着鼓鼓囊囊的背包,趁这时候,到每栋宿舍楼挨家挨户赠送他们自己油印的储种宣传单。

不少人持着储种宣传单上门了。但来得最勤的,当属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太太,她钱存得少,可问题多。她说,别人都嫌我啰嗦,就你们不嫌。每次小冯他们总耐心为她解疑,帮她填存单,临走还搀扶她走出老远。

老太太逢人就夸,这几个伢伢心善。这一来,又引来不少老头老太太,“社会效益”很不错。

镜头之六:19881224日下午1时,  一个小青年来到三堰储蓄所取款。营业人员接过存折一看,是密码储蓄。

所谓密码储蓄,是建行普遍推行的储蓄办法,存折的主人开户时给储蓄所留有只有本人知道的密码,或生日年月,或易记之数码,任谁取款时,仅凭存折不报密码储蓄所一律拒付。

当下储蓄员问:“密码?”

那青年一愣:“啥?”

储蓄员见那青年不知密码为何物,支支吾吾,随即果断扣下了存折。

当晚,一位老人找到储蓄所,泣不成声,哭诉辛苦积攒了大半辈子的3万元的存折丢了。当他听说这笔巨款并未被冒领时,破涕为笑,激动之情难以言表。他找到建行领导,哽咽着说,这件事我今生今世永远忘不了,忘不了哇!

今天的建行已不同往日的建行,但建行人还是建行人

镜头之七:通往大峡水库的公路边,一个年轻人蹲在那里,一手痛苦地捂着突然犯病的胃部,一手使劲地抠着湿土想借以减轻痛感。一辆熟人的车路过,要捎他回去,他拒绝了。

他名叫丁向阳。    

挨过大半个钟头,他支撑着到了水库财务科。他此行的目的是揽一笔存款,他是在公共汽车上得到这里有款要存的信息的。

财会人员不在,他又折向一个施工工地,冒着危险爬上正在施工的高楼,反复做施工队长的工作,甚至保证存款取款都愿意上门服务。

队长被他打动了,泥乎乎的手拍拍小丁:“小伙子,冲着你一趟一趟跑来这个耐心劲儿,存!”

回到单位,已是下午3点钟,饿了两顿,他早已经“饥肠响如鼓”了。

镜头之八:支行办公楼一盏不夜灯。傅建国副行长坐在计算机旁,日夜练习着上机作业。一个又一个夜晚就这样伴着汗水度过,渐渐地,他手指如飞了,他指尖轻快地在键盘上跳跃——他成了全行计算机操作最熟练的人,

由他主持的微机储蓄业务已在建行系统5个储蓄所联网开办。省行下达这一任务时预计需要三年,而十堰市建行仅仅花了半年多一点时间。

从他身上,我们仍然能见到建行历届领导人身先士卒的优良传统,不同的是,过去领导带着职工凭两条腿去调查,走遍施工工地,今天工地变成了计算机机房。

结束语

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我们上面所叙述的点点滴滴琐事,仅仅是建行工作非常小的断面,并且我们也不是十分精心刻意剪辑了它们,我们不能指望它们反映出建行及建行人的全貌。但是透过它们,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建行缘何而来又将沿何而去。我们大致可以明了,为什么建行信誉日隆,为什么开办储蓄伊始,建行人便以其咄咄逼人的势头引人注目?

我们再一次采访许祥圣行长时,他刚刚从“热岛”归来,与我们谈到了此行的见闻。

他说,在遥远的三亚市,在人们谓之海角天涯的地方,常常能够见到东风车从那炙热的土地上疾驰而过的身影——“好亲切!”

他很激动。

半月的采访,使我们能够理解他这激动。一个建行人,无论是老建行还是后来者,只要他是建行人,他就注定对东风车怀有一种独特的亲切感。

      东风车,更多的时候是一个象征,它不仅象征着奋发有为的二汽精神,而且在建行人眼里,它还是永远进取的建行精神的写照!

 

..........................................................................................

 

     众志成城

      1993年元月6日,是建行人一个盛大的节日。这一天,在巍峨的商贸大厦,在宾朋满座的新闻发布会上,十堰建行副行长王继光春风满面,向公众宣布了一个大喜讯:建设银行储蓄存款6年突破1000亿元,从此跨世界级大银行之列。

顿时掌声如雷、笑语如歌。

熟知建行历史的人莫不由衷的赞叹。建行人不由得忆起小平同志复出之际对他们曾经寄予的厚望:“建设银行也应该起到杠杆作用。既然叫建设银行,就不光是坐在那里算账、打算盘,也要广开门路,会做经济工作,会做生意。”而今,建行从一个账本银行,一举成为功能齐备的世界级金融机构,没有辜负对自己的重托,建行人怎能不欢呼雀跃呢!

建行的崛起,改变了金融格局,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巨大的活力,全体建行人的精诚团结、奋勇拼搏的精神,也为整个金融界带来了强大的冲击波。

1000亿元这个浩淼而辉煌的“银河”里,十堰市建行是一颗亮星,是一颗熠熠闪光的星座,它独特的奋斗历程,它支持汽车工业发展的巨大成就,它深化改革完善银行功能的丰硕成果,无疑是十堰金融史上无可替代的光辉篇章。

然而他们没有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新的一页已经翻开:迎接市场经济的挑战,把建行办成有实力、有效益、国际化、现代化的国有商业大银行。十堰建行奋起直追,毅然投身于这一气势宏大的总体战,又一次向新的高峰发起了冲击,又一次奏响了胜利的凯歌!

A篇:向社会筹资

一个资金枯竭的银行,生命力必将衰竭。筹资立行,壮大实力是迈向商业银行的奠基之石。“存款是建设银行的生命”,王继光年初向全行职工发出了号召,他说,谁能把握机遇,谁动手早、行动快、作风扎实,敢闯敢冲,谁就能站稳脚跟,赢得胜利!

要发扬“铁的嘴皮、铁的脸皮、铁的意志”的“三铁”精神,抓存款要争“金”夺“银”,年内一般性存款必须翻番。十堰建行掷地有声地提出了全年新增存款保三亿争四亿上八亿的奋斗目标。   

“军令”如山,群情振奋,全行上下“落实指标抓存,突出重点揽存,加强公关吸存,优质服务增存,拓展业务促存”,一场攻坚战拉开了帷幕。元月10日,十堰市建行先声夺人,300多名干部职工冒着雨雪走上街头,在东起白浪西到花果的50多公里长街上,热情高涨地向广大市民宣传储蓄知识、住房改革知识,各个宣传点悬挂标语、宣传牌、宣传画,一时观者如潮,四方传颂,宣传攻势收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

市建行营业部一马当先,率先推行划片包干、各负其责、三级承包、风险抵金系列制度,把主攻目标盯住东风汽车公司结算大户。营业部主任耿昌国亲自出马,甘当“下里巴人”,数度赴该公司做工作,打前站。主抓大户的宋丽、陈钢同志,不怕坐冷板凳、不怕吃闭门羹,诚心、耐心、恒心、苦心迫使对方动心,终于感动了“上帝”,东风汽车公司销售部、总厂财务处终于决定在建行开立结算户。建行立即辅以优质服务稳住阵地,自费为企业安装电脑终端,微机联网后,对方足不出户即可随时查询结算款情况,赢得了企业的赞许,站稳了脚跟,打破了建行只能开基建户的格局,大大拓宽了结算渠道,扩大了资金流动量。

中心突破,四面开花,建行的揽储吸存工作有声有色,一时间捷报频传:

22 7日,闻知十堰建行突破东风公司总厂结算户,省行行长何光昶、副行长王惠生欣然批示:“搞竞争、开拓业务,最需要有这种可贵的精神”;

320日,五堰支行东风分理处储蓄存款余额达到607万元,仅用81天便完成了全年125万元的新增计划;

426日,东风公司四二厂小小储蓄所存款突破一千万元;

622日,市分行营业部储蓄存款首破亿元大关,存款余额已达33918万元,接近翻番;

628日,花果支行中心储蓄所储蓄存款突破2千万元,5个月后,又突破3千万元; 上一篇:第十六章、事件(一)
下一篇:第十六章、事件(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