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孔明湖

 

吴鹏飞认为,襄阳2800年积淀了一种智勇忠贤的君子文化,诸葛亮是其中最杰出代表,他所表现的大智大勇大忠大贤堪称万世师表。因此他为孔明湖确定的广告语是——孔明湖,中国人的一面镜子。

襄阳的领导、学者、专家说,从来没有一个人,把襄阳文化和孔明文化解得这么透,又表现得这么简明有力,他们感到非常震撼。

 

..........................................................................................

 

项目策划总论

 

襄阳位居中国大陆腹地,战略地位突出,是历朝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为“国”字号重镇。襄阳在历史上的地位仅次于中国的九大古都,即北京、西安、南京、杭州、洛阳、开封、郑州、安阳、咸阳。在同级别的历史文化名城中,襄阳是唯一没有建都的城市,并因此成就了它独特的文化魅力。

在封建时期,聚集在都城的一般是这几种人:帝王、皇亲国戚、太监弄臣、御用文人、麻木官僚和皇城根的顺民。这些人是专制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容易形成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小人文化。而聚集在襄阳的历史文化名人,历来是因耿直正派而被贬的政治失意者、隐居山林的仁人志士、游历山川的文人墨客、精忠报国的将领、通晓天地的智谋怪才,比如卞和、伍子胥、宋玉、庞德公、诸葛亮、水镜先生司马徽、蔡瑁、庞统、马谡、王叔和、孟浩然、杜甫、皮日休、米芾、欧阳修,等等。襄阳出智圣、武圣、书圣,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君子。这座城市是统治者心目中的别都和陪都,是管理国家需要仰仗的文化力量、精神力量、政治力量。襄阳文化在本质上是君子文化,这种君子文化体现为智、勇、忠、贤四个字。

      在灿若星河的襄阳历史文化人物中,名气最大、人格最完美、影响力最广泛的君子是诸葛亮。将襄阳文化进行聚焦,便是以君子为载体的孔明文化。诸葛亮是三国时期蜀汉丞相,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发明家、文学家,在世时被封为武乡侯,死后追谥忠武侯。诸葛亮为匡扶蜀汉政权,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代表作有《隆中对》、《前出师表》、《后出师表》、《诫子书》等,曾发明木牛流马、连弩、孔明灯等,在后世受到极大的尊崇,成为后世忠臣楷模,智慧化身。在诸葛亮身上,完美地集中体现了所有文化名人和君子的优点。因此,孔明文化体现为:大智、大勇、大忠、大贤。

 

..........................................................................................

 

项目策划简述

  

一、旅游开发必须认识旅游的三大特征

从事旅游地产的开发,要想在景区的策划、规划、建设、管理、运营等方面做到出类拔萃,成为典范,并最终引领新的潮流,抢先占领新的旅游市场,就必须要在对“旅游”等核心概念的理解上做到独到、深刻,做到超脱常规,深及本质。只有紧紧抓住概念的本质,才能在同行难以企及的高度和难以触及的深度上对文化进行开发,对资源进行整合,大手笔打造旅游景区,大手笔切入旅游市场,使项目名动天下、轰动全国,让地方政府引以为傲,让开发商得到一定的投资收益,让五湖四海的游客为之心驰神往。

“旅游”一词,最早见于南朝·梁·沈约的《悲哉行》一诗:“旅游媚年春,年春媚游人。”从沈诗中看,旅游在当时已含有外出旅行游览的意思了。从字面上理解,旅游是指人在空间中有目的的活动,到异地他乡去旅行游览。远古时代,人们为了争取最佳生存空间,采取了种种方式,其中就包括旅游。人们在崇拜远方的心理的驱使下,怀着对异地的憧憬,不知不觉迈出了旅游的第一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近现代意义的旅游,始于十九世纪中叶。从此,人类的旅游活动出现了崭新的面貌,旅游业逐渐成为一项新兴产业得到蓬勃发展。旅游,作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字面分析,“旅”是旅行、外出,即为了实现某一目的而在空间上从甲地到乙地的行进过程;“游”是外出游览、观光、娱乐,即为达到这些目的所作的旅行。合起来看,“旅游”是指人们为寻求精神上的愉快感受而进行的非定居性旅行和在游览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关系和现象的总和。

通俗讲,旅游是一种在形式、方式、内容上都有别于欣赏书刊杂志、电影电视、歌舞表演、艺术展览等文化活动的一种特殊文化活动。旅游作为人类的一种高级文化活动、精神活动,与人的好奇心密切相关。好奇心是人们探知、求新、猎奇的本源动力,是进行各种理论归纳、试验实践的核心推力,是社会发展、文明进步的潜在内力。好奇心让人们通过各种途径去听、去看、去嗅、去品味、去发明、去创造、去制作、去揣摩、去触摸、去感受、去体验、去消费不同的社会、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精神世界、不同的物质功能。

在旅游这一高级活动中,好奇心驱使旅游者穿越时空,对不同的生存环境、生存方式、生存状态进行观摩、体验、学习,转化为自身特殊的阅历、见闻、气质、涵养。总而言之,旅游是一种好奇心支配下的特殊的高级的人类精神文化活动。

那么,旅游这一人类精神文化活动到底具备哪些特征呢?我们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分析,以便加深对“旅游”这一概念做更加深入的理解。

1. 旅游由“线”型的旅和“面”型的游构成

旅游,是在一个人的好奇心这个“点”的驱使下,经过“线”的旅行,到达“面”的游玩,形成立“体”的感受,是一个对不同文化的深刻感知过程。具体而言,旅游是由“线”型的旅和“面”型的游组合构成。

什么是“线”型的旅?是指消费者为了达到远距离地体验、欣赏、观摩、了解、学习一种新的自然风光、地质奇观、史前遗迹、人文景观、生存环境、文明状态,离开某个地方抵达目的地而作的长途旅行,这种长途旅行在两地之间表现为各种形式的交通路线。这种“线”的旅,带给消费者跨越不同地域的空间错落感,带给消费者转换见闻环境的感官新鲜感,带给消费者异地消费高端享受的消费尊贵感。

什么是“面”型的游?是指消费者通过“线”型的旅抵达旅游目的地后,在一定范围内,通过对呈面状分布的涵盖自然风光、地质奇观、史前遗迹、人文景观、生存环境、文明状态的旅游景点进行体验、欣赏、观摩、了解和学习,达到猎奇观异、身体放松、疗养康复、人生思考、情感体验、知识储备、心灵净化、境界提升等方面目的的一种特殊的高级的精神文化活动。

这种由“线”型的旅和“面”型的游组合构成的旅游,是以好奇心这个“点”作为出发点、作为驱动力、作为原始诉求,以消费者得到的立“体”的感受作为最终目的、作为精神产品、作为最高追求的完整系统、不可分割、不可省略、不独立存在的精神活动,“点、线、面、体”四个方面相互构成起承转合的衔接关系,相互依赖,相辅相成,相生相灭。

2. 旅游在人类文明四种交流方式中影响最大

在远古时期,人类文明起源于地球上不同的江河流域和原始森林。随着氏族群落的扩大、生产关系的演化、生产力的提升、生活范围的扩张、远征探险活动的出现,散布在地球各地的人类原始文明开始出现交流和互动,这种互动促进人类文明的相互融合、相互分化、相互发展。人类漫长的进化发展史,就是人类文明交流融合与分化的历史。这种交流融合与分化,主要以四种方式呈现。以下一一进行分析。

一是战争。战争是政治集团之间、民族(部落)之间、国家(联盟)之间的矛盾最高的斗争表现形式,是解决纠纷的一种最高、最暴力的手段,通常也是最快捷最有效果的解决办法。也可以解释为使用暴力手段对秩序的破坏与维护、崩溃与重建。古今中外的战争,概莫能外。

从人类文明进化的角度来看,战争是不同进化程度的文明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时,唯一能够实现交流的方法。在战争中,文明进步的一方通过武力迫使文明落后的一方接受更加先进的文化思想、更加先进的生产方式、更加先进的社会制度。而文明落后的一方在战争中受到压迫与摧残,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同时认识到自身文明的落后和对方文明的先进,所谓“落后就要挨打”,为了避免再次在战争中处于劣势,他们自觉、主动、积极地学习对方先进的文明,对自身的文化思想、生产方式、社会制度作出调整。通过极端的战争手段,便实现了不同文明的交流。这种方式只适用于两种文明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时采用。

二是贸易。贸易,是自愿的货品或服务交换。贸易也被称为商业。最原始的贸易形式是以物易物,即直接交换货品或服务。国际贸易是在国际分工和商品交换基础上形成的。在奴隶社会,由于生产力低下,交通不便,商品流通量不大,国际贸易很有限,交易的商品主要是奴隶和供奴隶主消费的奢侈品。在封建社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国际贸易也有所发展。在现代社会,国际贸易与国内贸易融为一体,非常繁荣。

从人类文明进化的角度来看,商业贸易以商品买卖、经济来往、贫富差距等方式来促进不同进化程度的文明之间的交流。不同地区的人居群体拥有的资源不同、形成的生产关系不同、生产的产品不同、精神信仰与思想水平不同、看待世界利用世界的思维方式不同,这些不同往往体现为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的差异。这种差异能够集中反映到生产资料、劳动力、商品的特征上。在贸易中,各种商品作为文化的载体,作为文明的象征,作为思想的符号,在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流通的过程中,促进不同文明交流。

三是文艺。文艺是文学和艺术的合称,也指文学或表演艺术,是人们对生活的提炼、升华和表达。人类社会通过对文艺的传承和提炼,不断提高文明的高度,不断扩展文明的广度,不断加深文明的深度。文艺的具体表现形式有书籍、音乐、舞蹈、歌曲、歌剧、电影、小品、雕刻、绘画、剪纸、泥塑、手工艺等等。这些表现形式类别繁多,文化含量非常高,很直接、很直观地体现了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的文化水准、思想境界、美学意识、宗教信仰、政治形态。

从人类文明进化的角度来看,文艺交流是不同种源、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之间促进文明交流、文化融合的主要方式,有着大规模、远距离、深传播的独特优势。特别是在国民教育中,文艺交流构成了不同文化种类之间互相学习的唯一方式。在文艺交流中,书籍、音乐、舞蹈、歌曲、电影、小品、雕刻等文学载体、艺术载体以其文字、音符、色彩、动作、材质、形象、剧情传播文化、传导文明,使文明像水一样从高处流向低处,达到人类文明的整体平衡。但文艺交流过于书面化、抽象化、专业化,因此这种交流更多表现为不同文明之间小众的交流。

四是旅游。旅游与文化是密不可分的。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旅游是文化的载体。旅游经济的发展最高境界乃是与文化的交融。不论是人文景观的游览,还是自然景观的亲近,都离不开文化的存在。旅游活动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文化活动。无论是旅游消费活动还是旅游经营活动都具有强烈的文化性。文化的本质又决定了文化的旅游功能,它天然地融合和体现于旅游全过程。文化不是游离存在的,它体现在人们的社会实践活动的方式之中,体现在所创造的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中。旅游作为当今世界最广泛、最大众的交流方式,必然是展示文化、传播文化、推动文化的重要载体。

从人类文明进化的角度来看,旅游是以真实的个体的人作为载体,在不同的文明分层之间行走穿梭,以切身感受、切身体会、切身领悟,将不同层次、不同风格、不同状态、不同信仰、不同资源、不同物产、不同气候、不同地貌、不同历史、不同故事、不同神话、不同建筑、不同服饰、不同习俗、不同雕塑、不同人文、不同花草、不同植被……具有年代特色、具有地域特色、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转化为个人见识、个人阅历、个人思想、个人气质、个人品德、个人涵养等等。旅游者身上所凝聚的这些特质,转化成作为社会人而表现出的一言一行,转化成对所从事行业的新认识新见解,转化成以最广泛人民群众为基础的新时尚新品位。旅游人人可为、人人有感,在人类文明四种交流方式中影响最大最广。

3. 旅游带给旅游者精神文化上的巨大满足感

旅游活动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文化活动。无论是旅游消费活动还是旅游经营活动都具有强烈的文化性。只有挖掘出文化内涵,它才会具备吸引旅游者的魅力。正如孙尚清指出的:“旅游在发展的一定阶段是经济——文化产业,在发展的成熟期是文化——经济产业。”此言透彻地阐明了旅游与文化关系的密切程度。

从一定意义上说,缺乏文化内涵的旅游是没有灵魂的旅游,缺乏文化品位的旅游产品是很难有吸引力和生命力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旅游是实现文化教化功能与娱乐功能的载体,是挖掘文化、优化文化、丰富文化和保护文化的途径。

旅游文化是旅游活动的内涵,而旅游文化的载体信息是旅游资源,旅游活动的宗旨是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不断追求与满足,只有文化介入并参与到旅游组织规划和具体活动中去,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旅游。所以,旅游文化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整个旅游业乃至全行业经济的迅猛发展。

文化是旅游发展的灵魂,旅游是文化发展的依托。旅游产品的竞争力最终体现为文化的竞争。业内人士都清楚,旅游的各要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和体现着对文化的应用。旅游产品的品位反映了策划、规划、开发者对文化的理解。只有把旅游与文化紧密结合起来,这样的旅游产品才更具生命力。这个基本规律对于民族文化资源的旅游开发,表现得更为突出和典型。如西双版纳的傣族泼水节、张艺谋的大型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等,都是对民族文化充分理解挖掘和运用的典型。旅游最大的动机是为了获得审美情趣和精神享受。作为一个综合性,高品质的旅游文化活动,它的文化意义是不言而喻的。现代旅游现象,实际上是一项以精神、文化需求和享受为基础的,涉及经济、政治、社会、国际交流等内容的综合性大众活动。文化资源是旅游资源的核心,发展旅游的潜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文化的魅力和吸引力。面对多种旅游资源,首先是要确定他们的素质是文化,随着文化内涵的提升,旅游将是具有无穷魅力的故事细节。中国有句俗话:“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自然的生机和灵气来自与文化的拥抱、自然与文化的升华。现代旅游文化资源已经成为第一资源,任何旅游景点和有竞争力的地方,都有独特的文化特色和地方文化的魅力。在旅游经济活动中,旅游者神往的是各民族、各地区独特的文化,它决定了文化传承的选择性和可能性。

旅游可以推动各种物质文化、非物质文化的广泛交流。利用不可复制的多样性资源,文化跟着旅游走,旅游开发到哪里文化跟进到哪里;文化产品可以转变为商品,打造成为旅游的品牌和亮点。只有把文化和旅游完全结合好了,才能让文化带动旅游,旅游促进文化的交流与传播。当今世界,经济结构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旅游业的发展已进入一个重大的调整期,旅游和文化表现出同步发展、相互融合的一体化趋势。旅游品牌和文化品牌的有机结合,日益成为推动力量;旅游消费和文化消费的有机结合,日益成为扩大旅游市场的重要动力;旅游创新和文化创新的有机结合,日益成为促进产业升级和提高竞争力的战略支点;旅游产业和文化产业,日益成为提高经济效益、创造社会价值的重要来源。可以说,旅游和文化的深度融合,是转变旅游业发展方式的必然要求和根本途径。

提升文化与旅游的关联度、融合度。努力构建旅游与文化共生共融的平台,用文化支撑旅游、包装旅游、指导旅游、统领旅游,提升旅游的文化含量、文化品位、文化个性,丰富旅游产品的文化内涵,在度假、休闲、康体等类旅游产品上下功夫,提高旅游的创造力和竞争力;用旅游承载文化、展示文化、传播文化、发展文化,提高文化资源的商品转化率,实现文化的价值;将文化气息渗透于旅游的各个环节、各个链条,多方面激发和吸引游客的兴趣,赢得游客的认同感,以此增强文化旅游的亲和力、生命力和吸引力。

从文化与人文旅游资源的关系来看,文化孕育着人文旅游资源,人文旅游资源包涵着文化,人文旅游资源的开发与鉴赏,都需要进行文化的解读。人文旅游资源属于文化的范畴,许多文化产物都是人文旅游资源,不少文化资源只要略加开发就可以成为富有吸引力的旅游产品。大量的人文旅游资源都具有丰富而深邃的文化内涵,规划师、旅游商要开发它、利用它,游人要欣赏它、感悟它,必须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从文化与自然旅游资源的关系看,大好河山孕育文化,文化辉映大好河山,二者相得益彰。许多自然旅游资源虽然本身不具有文化属性和叠加历史文化色彩,但自然美无疑需要从文化层面来鉴赏,需要用科学知识来解读;而且要将自然山水转化为旅游产品必须通过旅游开发这一文化手段来实现。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自然旅游资源同样也具有一定的文化特性,与文化是密不可分的。

旅游与文化的关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将文化与旅游有机结缘,有利于旅游业的健康、持续发展。随着旅游业的迅猛发展,文化在旅游业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重要,它正在成为整个旅游业的灵魂和支柱,决定着旅游业的发展方向和兴衰成败。文化旅游既能满足群众精神与物质的需求,又能满足发展需求。在旅游活动中,人们时刻都在触摸文化脉搏、感知文化神韵、汲取文化营养。旅游如形,文化似魂,形与魂的有机结合才是最完美的。而以文化远见加艺术创意来经营旅游文化产业,方是文化、旅游的长远之路。

作为文化消费品的一种,旅游带给消费者的是精神层面的巨大满足感。这种满足表现为身体感官方面的满足、心灵精神方面的满足、灵魂信仰方面的满足。精神文化是旅游的内核与支柱,两者的关系主要体现为以下四点:

精神文化消费是旅游的基本动力。

旅游实际上是精神文化实际体验和享受的过程。旅游观光,一方面是人们的物质需要,更深层次的是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旅行社对游客进行了调查得出结论,旅游最大的动机是为了获得审美情趣和精神享受。旅游作为一个综合性、高品质的精神文化活动,它的文化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精神文化资源是旅游资源的核心。

发展旅游的潜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文化的魅力和吸引力。多种旅游资源良莠不齐、高下难平,决定他们的市场价值的是文化。文化是自然的升华,充分展示自然的生机和灵气。

精神文化环境是旅游的基本条件。

旅游业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作用,人们的教育程度、社会文明和对游客的感受直接影响的程度,都与旅游目的地的声誉有着极其重要的关系。文化环境、社会秩序、服务质量给人的印象,有时甚至比美丽的风景深刻。很难想象一个环境脏、乱的地方,可以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形成一种良好的文化环境,提高人们的教育程度,已成为提高旅游质量的基本条件,已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地方,加强和改善竞争力的关键因素。

精神文化交流是旅游业的重要特征。

旅游业的发展必须促进不同文明、不同文化的沟通和交流。旅游业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相互作用,是跨文化交流。每一个游客都是促进沟通和交流的文化大使,是文化的传播者。交通的改善,使现代化的旅游在更大规模、更广泛的范围内,成为世界不同文化之间的中介,成为人类文明的丰富多彩的展示平台,带来了新的营养,增加了新的活力,为人民和所有国家加深了解,增进共识提供一个广阔的平台,架设起了友谊的桥梁。

文化与旅游的本职属性决定了两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的,没有文化的旅游是苍白无力、枯燥乏味的,没有文化内涵的旅游产品不具备足够的市场竞争力和吸引力。只有充分挖掘文化内涵,注重文化与旅游的深度结合与开发,才会具有吸引游客的足够魅力,所以说文化是旅游的生命所系、灵魂之源。若是将文化与旅游割裂开来,文化将成为无本之木,而旅游也只能在低层次上徘徊不前。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才能相得益彰。丽江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经验,就是文化以旅游为载体,旅游发展到哪里,文化就跟进到哪里;反过来,旅游又以文化为灵魂,依靠文化提升品质、树立形象。如果文化不与旅游结合,就会“魂不附体”;旅游不与文化结合,就会“灵魂出窍”,只有两者紧密结合、互动发展,才能形神兼备、互融共进、互利共赢。

 

二、旅游文化开发必须注意的五大要求

1. 要求文化题材的独特个性

一方山水,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往往聚集了很多不同类型的文化于一身。这些文化有些独一无二,有些平淡无奇。只有那些独特、独有的文化才能让山山水水放射出神奇的个性魅力,才能成为天下游客的“文化磁石”。这种文化题材的独特个性,使得旅游景点具备不可复制、不可抄袭、不可模仿的特征,使其在所呈现的文化题材中占据游客心理需求的垄断地位,形成垄断优势。

2. 要求文化魅力的持久永恒

文化是历史的积淀,是时间的结晶。只有那些具有永恒价值、永久魅力的文化点才不会昙花一现,才能被更广大的游客接受,才会在未来更长的岁月里被大家喜爱。因此任何景区的文化开发都要在永恒价值点的寻找上下一番真功夫。在文化上具有持久永恒魅力的旅游景点,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人们兴趣的转移而成为冷点,不会成为快餐式消费的文化题材。不仅魅力永恒,反而在岁月的浸润下愈久弥新,光彩照人。

3. 要求文化层次的普世高级

在同一地区所拥有的各种文化中,在层次上有高下之分、有先进与落后之分、有高雅与庸俗之分、有大众与小众之分。那么,我们要选择其中文化层次比较高级、比较先进、比较高雅的部分作为景区的灵魂,作为景区整体构建的核心。旅游的文化魅力和文化功能主要是让最广大的游客从中得到精神营养、得到思想上的启发,唯有具备普世价值的、高级的、先进的、高雅的文化才能当此重任。一个景区如果选择了文化层次较低的题材,就必然会陷入游客质量不高、人数不多、社会支持不够、政府关注不力的困境。

4. 要求文化呈现的身临其境

一定要处处站在游客的角度来指导景区规划、建筑和景观的设计,既要鲜明地体现出当地传统的文化特征,又要展现出现代的时尚潮流,创造性地表现文化、传播文化、诠释文化。不仅要继承,更要敢于创造前人没有的东西。特别是要注重文化元素的搭配、文化细节的勾勒、文化创意的组合,在建筑形态、布局上要惟妙惟肖、细致入微,在雕栏画栋的颜色、纹理、装饰的呈现上要逼真,要接近真实,给游客以穿越时空、如梦如幻,仿佛进入理想之境的感觉。

5. 要求文化运营的体验消费

纯观光式的旅游时代日益远去,体验式、度假式、养生式的深度旅游正成为人们的真正需求。只有将当地的特色文化转化为立体的、可感受、可触摸、可参与、可体验的文化,才能真正被游客喜爱,并口口相传。对文化的选择和包装,归根结底是要产生消费,创造财富。不能消费的文化,对于旅游而言毫无价值。旅游文化一定要化为可销售的旅游产品,这不仅是投资者、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利益需求,也是游客的根本利益所在。

 

三、襄阳地区具有开发价值的十大文化

1. 古名城城墙遗迹文化

在世界古代史上,只有四位大帝南征北战,风靡世界:亚历山大、恺撒大帝、拿破仑和成吉思汗。前三位是欧洲人,征服欧洲大陆,只有中国的元太祖成吉思汗横扫欧亚,将帝国的版图从太平洋西岸扩大到中欧的黑海海滨。

然而,在由成吉思汗创建的蒙古铁军攻城略地的辉煌战史中,只有一座城市让他们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那就是襄阳古城。襄阳古城是大宋王朝唯一具备能力抵抗蒙元铁军的堡垒和屏障。襄阳城被攻破后,巍巍大宋摧枯拉朽,门庭洞开,蒙元铁军如入无人之境。由此可见,襄阳古城在当时中国、世界众多名城中是数一数二的坚城,其城墙之高峻、坚固,其城池之宽阔、深险,不仅中国罕见,而且世界少见。

2. 古隆中三国战争文化

三国战争史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脍炙人口、最为荡气回肠、最充满军事政治智慧、最英雄辈出、最血性刚烈、最为老百姓所熟知。可以说,这段跨时长达60多年、跨域几乎覆盖整个中国的三国战争史,在古隆中被诸葛亮定下三分大计,实现刘备与诸葛亮的主臣结合后才真正拉开序幕,才真正成为传奇。

因为有了隆中对策,刘备作为一位落魄将领才具备与曹操和孙权两位显赫大族争锋天下的实力,因为有了隆中对策,历史才上演三国混战、三足鼎立的大戏,因为有了隆中对策,诸葛亮才登上历史舞台,才有机缘成为万世臣工敬仰的一代智圣。古隆中几乎可以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精彩战争史的策源地、起点。

3. 习家池郊野名园文化

习家池作为中国唯一一处从东汉开始修建并使用和保存至今、历史最为悠久的私家园林,作为中国园林建筑的典范的鼻祖,开创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文人墨客、高官大户、皇家贵族流连于园林文化、造林造景的传统,极大地促进了徽派园林、苏州园林等经典园林艺术的诞生。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与文人墨客息息相关,而文人墨客最流连忘返、最陶醉最痴恋的便是园林风光。习家池作为保存至今最悠久、园林建筑中具有鼻祖地位的私家园林,不仅历朝历代都是文人游历的去处,还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基因。

4. 鱼梁洲自然生态文化

汉江自陕西汉王山注入武汉长江,延绵千里,蜿蜒曲折,它的第一大岛便是鱼梁洲。无论从起源还是从进化看,鱼梁洲与汉江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自然风光上,鱼梁洲秀美怡人,得汉江之胜景;在人文积淀上,鱼梁洲历来是文人墨客歌咏游历之地,得汉江之底蕴;在历史沿革上,鱼梁洲的发展史几乎代表了汉江文明的发展史,得汉江之精华。鱼梁洲历来被称为“汉江明珠”,不无道理。

而汉江文明意味着什么呢?它是中国最美丽最清澈的大水,与长江、黄河、淮河并称为“江淮河汉”;它是中华民族的真正缔造者,中华文明中的汉人、汉族、汉字、汉语等等,都与汉江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华文明的历史神话、元典故事,几乎全部起源于汉江流域;中华民族是以农耕为主的民族,其农耕文化就起源于汉江。

汉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而汉江的精华集中在鱼梁洲。因此,鱼梁洲在中华民族中的特殊地位由此可见。

5. 鹿门山文人隐居文化

在中国士大夫中,能被称为龙凤的,只有三国时期的“卧龙”诸葛亮和“凤雏”庞统两人。此二人,师出同门,都是汉末名士庞德公的门生。庞德公一生未做官,隐居山林。而这位龙凤之师最钟情的,便是鹿门山。鹿门山汇聚了天下隐士聚居于此,比如唐代著名诗人孟浩然、著名思想家皮日休、著名谋士徐庶、著名隐士水镜先生司马徽……等等。孔子被称为中国的圣人,鹿门山称为中国的圣山,足见鹿门山在文人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寻常,也足见鹿门山文人隐居文化在中华文明中的地位。

有幸隐居在鹿门山的文人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向往鹿门山的文人却是无数。鹿门山是中国式文人心中的一座圣山,政治失意时归隐山林托寄心灵的最佳去处。同时,鹿门山也是中国千千万万山峰中最为奇特的山,它孕育了中国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两位智圣,一个是功成名就的诸葛亮,一个是英年早逝的庞统,以及他们共同的老师。

6. 五道峡山水探幽文化

早在春秋战国时代,五道峡就已名扬天下。韩非子是春秋时期著名的思想家,他最著名的《和氏献璧》中的名震天下的玉璧就源自五道峡,“完璧归赵”就是讲的这个故事。

和氏璧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美玉,在它流传的数百年间,被奉为“无价之宝”的“天下所共传之宝”,又称和氏之璧、荆玉、荆虹、荆璧、和璧、和璞。它与随侯珠齐名,共为天下两大奇宝。

人中君子石中玉。君子是道德操守极好、人格魅力极强、人文修养极高的人,美玉是凝聚天地精华、汇集自然造化、吸纳日月光芒、浸润雨露辉泽的山石。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上最优秀的一批君子、最珍贵的美玉不约而同地、巧合地、偶然又必然地一起出现在襄阳,真可谓人杰地灵。这人杰与地灵之间,似乎充满了某种机缘,又似乎证明了襄阳这块土地无比奇特。五道峡就是这道神秘面纱。通过对五道峡的探幽仙访,我们可以领略到襄阳宝地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感受山山水水间弥漫的人文气息,穿梭在时光岁月间,追古思今,岂不快哉。

7. 东汉刘秀古帝乡文化

毛主席曾经评价刘秀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学问、最会打仗、最会用人的皇帝。刘秀以一介平头百姓的出身,纠集天下百万雄兵,起于草莽,志在庙堂,颠覆王莽乱政,再开大汉盛世,是历史上著名的中兴之主。在中国的历代帝王中,汉光武帝刘秀是唯一一个同时拥有“中兴之君”与“定鼎帝王”(即开国皇帝之意)两项头衔的皇帝。

他在位三十三年,大兴儒学、推崇气节,使后汉成为“风化最美、儒学最盛”的时代。刘秀的横空出世,赋予了襄阳帝王之都的豪气和霸气,让襄阳成为湖北地区唯一出现真龙天子的地方,成就了襄阳市枣阳地区“古帝乡”的传世美名,不可谓不是传奇。

8. 春秋战国古楚都文化

在中国为数不多的历史文化名城(比如西安、重庆、南京、洛阳、开封、北京等)中,襄阳从来没有被确定为统一的封建王朝的首都,但襄阳所属的宜城市在春秋战国时期,一度是楚国的国都所在地。

以楚国为核心的楚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一朵奇葩,其辉煌灿烂的文化成就举世瞩目,作为楚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楚艺术更是独步海内外,其设计形式和风格充分体现了楚人的想象力和审美意识。襄阳作为当时楚文化的中心,集聚了楚文化的精髓与精华,其建筑形态、宗教信仰、民风民俗、农耕方式都保存着楚文化的遗迹,是楚文化的绝佳展示平台。

9. 白竹园森林资源文化

有山水的地方有别墅,有森林的地方有旅游景点。在日益城市化的现代社会中,森林以其绿色植被、景观林木、新鲜空气、飞鸟花草等等为城市游客所青睐。这就构成了现代森林旅游奇观。襄阳的白竹园森林景区以白竹园寺为核心,以佛教文化为主体,集山、林、石、寺于一体,共同构建成享誉省内外的森林休闲度假旅游胜景。

10. 李宗仁旧址老街文化

在抗日战争中,国民政府正面抵抗日军并取得第一次胜利是在台儿庄战役中,而这次战役的指挥中心设在襄阳老河口,负责这次战役的国民政府军队最高指挥官便是李宗仁。可以说,台儿庄首战告捷对振兴民族士气、挫败敌军锋芒,挽救全面抗战的局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最高指挥官,李宗仁的个人功绩不可磨灭。在历史上,李宗仁是国民政府的首任由选举产生的副总统,甚至一度担任代理总统的职务,对和平统一长江两岸、国共共建和平政府这一有利于民族大业、有利于人民百姓的美好政治意愿做出过积极的努力。李宗仁旧址老街文化区不仅是具有爱国主义教育特质的旅游基地,还是展示民国老街风情的历史文化古迹的绝佳平台。

 

四、襄阳地区具有开发价值的三十名人

1. 春秋时期玉石鉴赏家卞和

卞和,春秋时楚国人。荆(今湖北襄阳南漳人),一作和氏。和氏璧的发现者。卞和荆山(今南漳境内)人。春秋时楚民。相传他在荆山得一璞玉,两次献给楚王,都被认为是石头,以欺君之罪被砍去双脚。楚文王即位后,他怀抱璞玉坐在荆山下痛哭。文王令工匠剖雕璞玉,果是宝玉,遂称此玉为“和氏之璧”。此璧后传入赵,再转于秦。因献玉而闻名古今。卞和以功封为零阳侯。《史记·卷八十一》所说的“完璧归赵”故事中的“璧”,即是卞和所献之宝玉。“和氏璧”失踪已千年有余,它究竟属何种宝玉,已成疑案。但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一是此种宝玉极稀少,且色彩绚丽,二是此璧代表了皇权。但它既不能让封建帝王“受命于天”,也不能使封建社会“既寿永昌”,真正留给世人的是卞和求真务实的高贵精神及相玉鉴定的高超技艺。卞和被世人尊为“白玉祖师”,奉为“白玉真人”。卞和逝去已两千余年,其美名与时翱翔,其伟业与时俱进。

2. 春秋时期著名武将伍子胥

春秋末期吴国大夫、军事家,名员,字子胥,楚国人。伍子胥之父伍奢为楚平王子建太傅,因受费无忌谗害,和其长子伍尚一同被楚平王杀害。伍子胥逃到吴国,成为吴王阖闾重臣。公元前506年,伍子胥带兵攻入楚都,掘楚平王墓,鞭尸三百,以报父兄之仇。吴国倚重伍子胥等人之谋,遂成为诸侯一霸。公元前483年,夫差派伍子胥出使齐国。太宰喜乘机进谗,说伍子胥阴谋倚托齐国反吴。夫差听信谗言,派人送一把宝剑给伍子胥,令其自杀。伍子胥自杀前对门客说:请将我的眼睛挖出置于东门之上,我要看着吴国灭亡。在伍子胥死后9年,吴国果然为越所灭。

《伍子胥·奇谋战圣》称:伍子胥是姑苏城的创建者。苏州至今有纪念伍子胥的城门“胥门”、祭祀的祠堂和墓地并被入祀“500名贤祠”,1988年秋,中国大书法家启功先生以“古贤至德尊三让,吴苑雄涛溯伍胥”的对联书赠苏州,苏州为纪念伍子胥的功绩,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会址前树立了雕像和纪念园。

3. 战国时期辞赋家宋玉

宋玉,又名子渊,战国时鄢(今襄阳宜城)人。相传他是屈原的学生。战国后期楚国辞赋作家。生于公元前290年,殁于公元前223年,是继屈原之后的浪漫主义楚辞大家。曾事楚顷襄王。好辞赋,为屈原之后辞赋家,与唐勒、景差齐名。相传所作辞赋甚多,《汉书·卷三十·艺文志第十》录有赋16篇,今多亡佚。流传作品有《九辨》、《风赋》、《高唐赋》、《登徒子好色赋》等,但后3篇有人怀疑不是他所作。所谓“下里巴人”、“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典故皆因他而出。

宋玉的成就虽然难与屈原相比,但他是屈原诗歌艺术的直接继承者。在他的作品中,物象的描绘趋于细腻工致,抒情与写景结合得自然贴切,在楚辞与汉赋之间,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后人多以屈宋并称,可见宋玉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4. 西汉末年政治家刘玄

刘玄(?—25年)字圣公,南阳蔡阳(今湖北枣阳县西南)人,西汉皇族后裔。公元23年,刘玄被绿林军立为皇帝,年号更始,刘玄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更始帝。更始元年,新朝灭亡,刘玄入主长安,成为了天下之主。两年后的更始三年,更始政权在赤眉军和刘秀大军的两路夹击之下,土崩瓦解,刘玄向赤眉军出降,献出传国玉玺,更始政权灭亡。不久,刘玄亦被赤眉军所杀,后刘秀大将邓禹遵刘秀之意将刘玄葬在了长安附近的霸陵。

5. 东汉时期政治家刘秀

刘秀(前6年—572月),字文叔,西汉末年南阳郡人,出生于西汉南顿县(《后汉书·光武帝纪》记载班固的《评论》论曰:“皇考南顿君初为济阳令,以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夜生光武于县舍,有赤光照室中。”南顿就是今河南省项城市,西汉皇族后裔,东汉开国皇帝,汉高祖九世孙。公元2557年在位,共三十三年。葬于原陵,庙号世祖,谥号光武(谥法曰:能续前业曰光,克定祸乱曰武)。史称:汉光武帝。

6. 东汉文学家王逸、王延寿父子

王逸,东汉著名文学家,《楚辞章句》作者。字叔师,南郡宜城(今湖北襄阳宜城)人。安帝时为校书郎,顺帝时官侍中。官至豫州刺史,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