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在武当山的演讲之一


在武当山的演讲之一


演讲时间:2004年5月29日

(根据录音整理)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首先,我要感谢理解“武当山——灵”这句话的所有人,感谢赋予它生命力和内涵的所有人。
一句广告语,一个字的广告语,能够给予这样高的赏格,令我十分感佩。这样的估价,代表一种新的气魄和自信、一种对积累文化软力量的高度重视。在武当山,这是第一次,在天下名山,这好像也是第一次。
这句广告语可谓应运而生,它诞生在武当山特区渴望发展的新时期,诞生在无数次讨论和碰撞之后,特区领导实际一直是这个创作过程的参与者和推动者,我不过是充当了那个把鸡蛋打破的人。
如果不能得到多数人的赞同和理解,如果没有真正有行动力的人物率众奋斗,任何宣传语都会一文不值。是武当山忽然呈现出来的巨大进步,赋予了“武当山——灵”这个短促的句子非同凡响的营销影响力。与之相得益彰的电视广告创意在央视连续播放以后,显然促进了销售,听说今年上山的客流,创造了历史记录。
这证明,领导者的意志和人民的愿望完全同构,再辅以有创意的、不停的行动,奇迹就会出现。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理想兼浪漫主义者,我总是相信奇迹。我对武当山因此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理解,这种理解随着年岁的增长一直在加深。
几年前,当我作为一个小记者,随访十堰市旅游考察团时,一位旅游官员,曾经提到过一个拨动了我心弦的问题:即,武当山在天下名山中该如何定位,能不能找一句真正准确和有力的短语来宣传它。
这问题使我长久陷入沉思,此后它常常会浮现在脑际。我可能是这块土地上最长久思考这个问题的小人物之一。有一年我挥别故园,应邀造访武当,在朋友的鼓励下,我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目前我还在实现这个愿的路上。在太子坡,在那个清凉和特别宁静的下午,我曾经百感交集。
此后在想象中,我无数次举头凝视这座山,百思不得其解:论景致也许它不是最美妙,论拳脚也许它不是最绝妙,论建筑也许它不是最奇妙,论文化也许它不是最精妙……但是,是什么东西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吸引人们造访这座山呢?
我感到,宣扬这座山,从任何一个角度切入都似乎不够准确。每当我们介绍武当时,就显得特别力不从心。想说的太多,但听者往往不得要领,甚至都不愿意听下去。的确,要在半分钟内吸引人注意一座有几百年文化历史的山,确实太困难了。如果我们自不量力,还要解释它的一些细节,那简直就是冒险。因为这山上任何一个历史痕迹,可能都需要我们穷尽一生精力去诠释。我们的解释与真实可能隔着几层;也许解释根本就是错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它根本不能解释。
在这山上,你会见到你一生难忘的建筑、雕塑,你以自己的境界和想象力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的先人要倾注巨大心血,建造当时人力几乎不能胜任的浩繁工程,这工程的许多细节,几乎都要耗去那个时代最杰出的某个人的一生。他们艰苦卓绝,以近乎狂热的努力,把人力加于物之中、石之上,建树这些令人震撼的建筑物,当然不是让几百年以后的我们,搔耳弄姿或故作沉思来到它们面前照相的。
那么,这些先人们泣血留下这些是要告诉我们什么?要表达什么呢?
这真是一座深奥的山,一座永远读不懂的山。
我们只知道,它是一座体现天人合一的山;它是一座关于道教的山;它是一座灵魂不灭的山;它是一座精神之山和愿望之山;它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少见的一座到处布满前人印记的神秘之山;它深刻地影响了中国人的人生态度和集体性格。
这座山供奉过和容留了我们民族那些最优秀的分子。有寥寥几千言便影响中华文明至深至远的智者;有面壁沉思自我完善普济苍生的仁者;有仰天大笑出门去仗剑平天下的勇者……
这些睿智、豪迈、深情、潇洒、坚忍的老祖宗与这座山同在。当你在这座山游览的时候,你几乎处处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感觉到他们的气息。实际上,这些了不起的、充满幻想和创造热情的列祖列宗,其英灵一直在这座山中瞩望我们,期待着来者。
这就是这座山迷人的真相;
它是一座有灵性的、有灵气的、灵动的山;
它的景致神秘空灵;
它的武术飘逸轻灵;
它的建筑雄浑灵动;
它的医药神奇灵验;
它的诸神佑众显灵;
它的文化乃是华夏魂灵;
所以我说,武当山——灵;
难道天下还有哪座山可以和武当山竞争这个灵字吗?
只有武当,配领这个灵字;
唯有武当,堪称灵山之首啊。
我们十分荣幸地第一次有机会从整体上来解悟这座伟大的山。在这山上,所有前人的痕迹,都不是为他们自己的一己之私刻下的。
我们在精神上都是这座山的子孙。
我们为它所做的一切,最终都将成为它的一部分。当我们也成为历史的时候,但愿我们没有辱没这座山。我希望明确告诉我们的后代,他们的确有过与人们一直描述的完全不同的祖宗,这些真正的老祖宗思接千载、文采盖世、气吞河山、威加四海,如果他们的子孙平平庸庸、蝇营狗苟、猥猥琐琐、战战兢兢度过生命,那是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