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在武当山答记者问


在武当山答记者问


采访时间:2008年6月16日

(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记者(以下简称问):“武当山,灵”已经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广告语之一,仅仅是武当山特区5万元重奖这个广告语的消息,就曾经有100多家媒体转载。这个广告语的传播,对武当山的旅游宣传和整体包装,起到了纲举目张的作用。当时怎么会想到用一个这样的字来表达这样一座深奥的山?
吴鹏飞(以下简称答):从传播效果看,在准确表达意思的前提下,广告语用字当然是越经济越好。我注意到大多数名山,因为历史文化或时间的积淀,已经在人们心目中有了一个字可以表达的印象或评价。比如:黄山奇、华山险、泰山雄、峨眉山秀、庐山美。但武当山在营销宣传上还是一座年轻的山,众多的宣传概念远远没有在人们心目中抽象出一个明确的概念。我的第一感觉是,武当山应该主动抽象出一个贴切、传神、独特的概念,不能等时间慢慢演化形成,现代市场营销和文化传播,概念传导可以人工提速。


问:对一座具有四百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山,进行这样高度的抽象,是一件富有挑战的艰苦工作。艰苦不在于找到这个字,而在于说明为什么是这个字,以及说服人们接受这个字,而且后人没有办法找一个字来取代这个字,为什么你确定就是这个“灵”字?
答:在几个月的构思过程中,我阅读了关于武当山的一些资料。我动手把武当山最主要的特征梳理出来时,脑海里出现了亮光:我发现对于武当山而言,有一个字实际上无处不在:武当景致,神秘空灵;武当医药,神奇灵验;武当建筑,雄浑灵动;武当武术,飘逸轻灵;武当诸神,佑众显灵;武当文化,华夏魂灵。因此,我确信,天下名山中,唯武当配领这个“灵”字。


问:其实,天下名山多供奉神灵,纯粹的野山很少,你这一个“灵”字概念的推出,相当于在天下人的头脑中抢注了这个概念。汉语言的资源其实既是公共资源,也是可以巧妙化为经营资产的稀缺资源。如此一来,“武当山,灵”几百年相传,独家占用了这个唯一的语言概念,武当山成为了“灵”山之首,其它名山无法再用这个概念。武当山这个广告语所具有的巨大价值,要这样来计算。
答:正如最初创作时候的预期,这句广告语已经成为人们的流行语和口头禅,人们在生活、工作、交往、宣传中,这句广告语常常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在游客中,只要喊一声武当山,就有很多人接口喊这个“灵”字,说明它已经深入人心。这个广告语实际上已经成为武当山的骄傲,也是一笔可以长久使用的无形资产。这个广告语在央视、海内外大报、目标市场的大量宣传推出后,为武当山确立准确的市场定位和整体形象起到重要作用。


问:我听说你还为武当山写过一首名叫《武当山灵》的通俗歌词,这也是一个大胆的行为。这样一座博大精深的山,要通过几行歌词,简洁、通俗、晓畅、准确地表现,严格说,这比创作广告语还要困难。广告语因为字数的局限,如果概括不够全面还情有可原。但是一首宣传武当山的歌词,人们当然有理由希望它立意高远、概括准确、语言新奇、便于传诵。很多著名词家都跃跃欲试为武当山写过歌词,但是真正令人过目难忘、拍案称道的比较少。
答:我大约花了三个月,写下了这首歌词。我生长在鄂西北,又多年从事文字工作,我坚信各路大家学养可能更深厚,驾驭文字可能更老到,但是在构思写作的时间上、在个人才情的投入程度上、在对这座山的整体解悟上可能并不及我。我确实见到了一些妙作,但是除了技术上的纯熟、辞藻上的流利外,它们的特点是语言的锐气、境界的霸气、思想的底气显然不足。我认为自己这首歌词作为一首通俗歌曲的基础,是相当扎实的,给谱曲和演唱者留下了巨大的创作空间。这首歌词是:“最冷酷的剑有最火热的心,仰天大笑出山门。这样潇洒的老祖宗,如今到哪里去找寻!满山的杜鹃哟又像那红嘴唇,还有没有真丈夫值得吻一吻。最热闹的山有最寂寞的神,万山之山生祥云。道德文章千古传诵,老子是天下第一人!最静的山岗哟戴着那黄金顶,多少愿望如香火永远不绝薪。”


问:这确实是一首难得的好歌词。上阙写了武术和武德的关系,男女之情的永恒与怅然,子孙不肖的痛苦和对豪迈祖先的崇拜,讴歌了武当大岳的优秀武术传统和地灵人杰;下阙写了人、圣贤与神的复杂微妙关系,武当大岳佑护万民君临天下的皇家道场气势与气派,深沉地表达了对众生美好愿望不绝的深切同情和礼赞。特别难得的是,一首宣传类歌词,如此深情绵长、如此大气回荡、如此没有宣传味道。如果曲子谱得好,完全可以传唱下去,歌词中有几个句子甚至可以成为流行语。
答:感谢你这样高的评价它。最初它交稿时,一见之下并不是人人都能读出其中的韵味,和写作它的艰辛。我自己一直坚持认为,以我的中等偏上才能,花三个月写作出来的东西,也应该接近大家的水平了。这首歌词曾经有一位山东网友,千针万线用十字绣绣下来送给我。武汉一位退伍女将军在火车上闻知,曾为之拍案叫绝。几乎所有文字方面的朋友都对这首歌词给予好评,还有的提出了修改意见,但我坚持一字不能易。真正蘸着自己心血写作过的人,都会理解这样的固执。我一直期待着这首词被理解、被谱曲、被传唱。


问:最近传来的消息是非常令人欣慰的。听武当山特区的工作人员说,这首歌词和一批入选歌词同时送到京城,居然有三位作曲大家同时看上了这首词。被称为中国“音乐鬼才”的卞留念抢先为之谱曲,并有意选择一流著名歌手演绎此词此曲。这将是武当山第一首真正意义上的通俗歌曲。寥寥几句歌词,居然同时打动了几位中国最顶尖的音乐大家,可见这首歌词的意境和魅力确实像刚才分析的那样,不同凡响。
答:这首歌词实际是我对武当山多年感悟的结晶。第一次登临武当时,我曾经泪流满面写过这样一首诗:“夏天悬挂的溪流/被秋天一一取下或如老人的泪/断断续续/传说的种籽和秋虫的鸣叫/在加深你的微笑/木槿花的最后芬芳/已经由群蜂和黑蝶带到我们脚下/雨无休止地拍打着七叶木/使我们听到沉思的声音/只有鹰/再一次掠过阳光与沉默/而松树、栗树和葛藤的枯根/曾经愿望一样延伸/在没水的岩石上汲取水/如今却在等待/冬天最后的焚烧/围着那火光/我们将难过/武当山呵/你生命积攒热的最后足印/你生命成熟开裂时被太阳照耀的声响/你生命的落英被踏踩之后的香味/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把我们指引给了你/除了愿望和痛苦/还有什么东西能从几个世纪的深处/闪烁至今并且感动生者/还会在别的什么地方/能看到许多攀登上来的人/心灵却在半路上”。


问:这首小诗意象、情绪都很美。作者在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表现内心的感受,但显然是一种纯粹个人的感觉的集合。写这首诗的时候,应该比较年轻,思想的力度和厚度都不如后来这首歌词。不过可以从中看出你个人感悟武当山的思想轨迹,也可以看出,你后来如此大气雄浑、通晓流畅的歌词,并不是一时灵机一动的产物,而是多年积淀的喷发。
答:也许就是你分析的这样。当我离开十堰到武汉创业时,朋友曾经陪我到太子坡许个愿,我去了,留下了这样的散文段落:“情深则伤,秋深即寒。三两伴忽生登临意。偶一日车抵太子坡。冬里面,水渐凝滞,叶褪血色,果凉不能嚼,石可谓步步青白。月若有情,复照空山虚观,此时不知如何感想。九曲黄河墙,一里四道门。太子坡院中有院、屋内含屋,有庙宇20栋105间,雕梁画拣不显荣耀、额彩枋金不露富丽,一砖一木一石一草,无非一个‘幽’字。冬乃淡季,游客断绝,一片寂静中,旦暮无物可闻,令人怀疑生耳何用。只有磐的清音偶一荡起,化开宁静。大殿在这般气氛中,劈面有长联:‘赤脚常怀赤心爱民如保赤子;青衿每放青眼恩德堪配青天。’据说出仕问官者,联下焚香磕头许愿,颇灵验,只不知他们谁,实践了此联……”。


问:从你这“一语”、“一词”、“一诗”、“一文”可以看出,你确实在用心感悟这座名山,所以你的解读有些与众不同。我也数次到过这座深奥的山。在这山上,人们会见到一生难忘的建筑、雕塑。以普通人的境界和想象力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的先人要倾注巨大心血,建造当时人力几乎不能胜任的浩繁工程,这工程的许多细节,几乎都要耗去那个时代最杰出的某个人的一生。他们艰苦卓绝,以近乎狂热的努力,把人力加于物之中、石之上,建树这些令人震撼的建筑物,究竟要告诉后人什么呢?
答:我们只知道,武当山是一座体现天人合一的山;它是一座关于道教的山;它是一座灵魂不灭的山;它是一座精神之山和愿望之山;它深刻地影响了中国人的人生态度和集体性格。我们在精神上都是这座山的子孙。在这山上,所有前人的痕迹,都不是为他们自己的一己之私刻下的。所以我建议把这座山当作中国人的愿望之山来营销:一生有一次、许愿上武当。那该是多么巨大的商机啊。


问:你说的对。这座山供奉过和容留了我们民族那些最优秀的分子。有寥寥几千言便影响中华文明至深至远的智者;有面壁沉思自我完善普济苍生的仁者;有仰天大笑仗剑平天下的勇者……。在这座山游览的时候,几乎处处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实际上,这些了不起的、充满幻想和创造热情的列祖列宗,其英灵一直在这座山中瞩望我们,期待着来者。
答: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虽然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有幸和武当大岳建立了某种特殊联系。我们为它所做的一切,最终都将成为它的一部分。当我们也成为历史的时候,但愿我们没有辱没这座山。我希望明确告诉我们的后代,他们的确有过与人们一直描述的完全不同的祖宗,这些真正的老祖宗思接千载、文采盖世、气吞河山、威加四海,如果他们的子孙平平庸庸、猥猥琐琐、颤颤惊惊度过生命,那是不对的。


问:但是你不能低估自己策划的价值。一句广告语可能流传几百年、一首好歌曲可能流传几代人,好策划其实可以创造巨大的价值,谋略也是一种生产力。在激烈竞争的时代是最需要谋略的。春秋战国时代、三国时代和今天,应该是谋略者大有用武之地的时期。我想,在这样一个所有领域都充满竞争的年代,你这样的人应该闲不下来。
答:让你说对了。我不经意间涉足地产,提出了地产营销要人性化、个性化的新主张,广告要说真话、实话、合乎语法的话、合乎法度的话。我先后接触了金地广场、武当国际园、香港街大都会等项目,在这样的广告思想指导下,凭着对人性的理解和体察,有的楼盘几个小广告能引来几百个电话和拜访,有的楼盘实现了井喷似的销售。我创造的广告样式、语气和风格,一时成为竞相模仿的对象。能用自己的一点策划智慧和具体事项结合起来,能够让财富涌动起来、让社会的某些方面改良起来,是一种特殊的快乐。为武当山策划如此、为楼盘改变销售局面何尝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