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在人类文化论坛的演讲


在人类文化论坛的演讲


演讲时间:2012年12月13日

(根据录音整理)



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听说郧县正在寻找自己的文化灵魂。郧县人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的文化核心品牌到底是什么?十堰有女娲文化、诗经文化、七夕文化、南水北调文化等,每个县都在办文化节庆,但唯独我们文化最多、文化积淀最深,曾经是鄂西北首善之地的郧县,反倒对核心文化品牌到底是什么有些拿不准。我有幸遇到这个题目,做了一些肤浅的思考。我已经做过一次小的汇报,今天再做一次更大范围的报告。我听说今天的规格是我们郧阳大讲坛有史以来比较高的一次,听说来的有县里主要的领导,还有一些我们部办委局、各乡镇的主要负责同志。这么高规格的一次会议,我觉得它体现了郧县迫切求发展和礼贤下士的精神,也反映了郧县文化的一个特质,就是它的厚重和包容。大家都在学习,都在思考,都在探讨,都在辩论:郧县核心文化到底是什么?
郧县的文化,我梳理了一下,有恐龙文化、古人类文化、通史地域百科全书文化、汉文化、大河文化、青铜文化、方国文化、移民文化、抚治文化、沧浪文化,等等等等。这次为了做这个题目,郧县的同志为我提供了一些资料,其中光郧县文库就有六本,我是越看越害怕,越看越敬畏,越看越不敢做这个题目,越看越想打退堂鼓,我说这个事我做不了,太博大精深了,一点都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当时郧县的同志说,吴老师你不做也得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郧县自己的同志来解这个题目啊,有点像抓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很难。郧县人有局内人的效应,就好像一个医生,很难自己给自己看病。我只好硬着头皮做了一个多月的思考。今天的这个汇报,只能说是一家之言、一孔之见,只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郧县能否轰动天下?郧县的旅游能不能后来居上?郧县的旅游能不能执鄂西北旅游的牛耳,郧县能不能创造现代旅游业的一个典范案例,我的回答是一个字:能!
我想给大家贡献如下九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文化并不都是好的。


我们很多人啊,有一种病态的对自己文化的崇拜,很多地方的人提到自己的文化,如数家珍,津津乐道,好像那里的文化什么都好。其实文化不都是好的。我在殷墟做策划的时候,那里的人对自己的文化无限崇拜,好像殷墟每一个陶片都是圣物。但我对殷墟的看法恰好相反,殷墟有一万多被杀掉的活人,用来祭祀先祖。还把婴儿装在一种瓮罐里面蒸煮用来祭祀先祖。殷商时代可以说是杀人如麻,视生命如草芥,这种祭祀文化,有什么好的?还有就是人殉,主人死了,他的奴婢、仆人,都要做殉葬品,你们说,这种祭祀文化,它是先进的吗?这种祭祀文化,这种殉葬制度,值得我们去赞美吗?值得我们津津乐道吗?我们对自己的文化啊,一定要有一种审视和批判的态度。我们中国埋活人这件事情,埋了几千年,从殷墟开始埋起,一直埋到什么时候开始结束呢,一直埋到明代,就是一千四百多年的时候,明英宗,叫朱祁镇,他是曾经两度登基,其中有一次是被瓦剌军把他逮走了,后来他的弟弟死了以后,他又回来复位,这个人一生没有干过什么好事,但是我称他是中国最伟大的皇帝之一,他临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他说,埋活人这件事啊,我于心不忍,这个规矩就到我这里为止吧。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中间啊,有很多是糟粕,有很多很落后。请同志们以后再提到郧县文化的时候,也要很客观地看看,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够好的,什么东西是好的呢,文化中的那些文明的部分,我们把它称作是好的。所谓文化,就是在特定范畴,人类所有言行的总和。我打一个比方,女人的裹脚,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这是我们中国很独特的一种文化,就是在女人很小的时候,把她的脚骨掰断裹成三寸金莲,我们有这种悠久的文化,有人喜欢女人的三寸金莲,把女人的臭脚、臭裹布要拿出来闻,就跟抽烟一样的,每天不闻这个臭裹布,他不舒服,你们说这种文化不让人脸红吗?还有杀人文化,在殷商有种炮烙之刑,就是把那种铜柱子烧得滚烫滚烫,然后把人栓上去,化为青烟。还有成语里面的请君入瓮,就是把一个陶缸烧得滚烫,把人装进去。还有我们的民族英雄袁崇焕,死的时候是凌迟处死,历史记载有三千多刀,就是把活人啊,一点一点地剐死,所谓千刀万剐,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刑罚文化,我们今天全世界都呼吁,要珍惜生命,甚至要废除死刑,挪威有一个杀了七十多个人的家伙,现在住在一个像五星级宾馆的牢房里面,这就是一种新的文化,对生命的尊重,所以说我们的传统文化里面,不是都能够用来做旅游,有的只能作为陈列,只能作为文化的研究,所以说我们对我们的文化,要有这么一个态度,如果有了这样一个态度,我们才能说西门庆、潘金莲,如果用来做旅游,肯定是不够好的。据说有人在秦桧老家,想让秦桧站起来,秦桧已经跪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想让他站起来,制造话题,搞旅游,这样的文化态度,对自己文化病态的欣赏,对我们自己文化的过度的自恋,根本不可能使我们冷静地观察自己的文化。我的观点贡献给大家后,大家以后再来看自己的文化,能不能换一个角度来看,自己的文化真的有那么好吗。我们的方国文化,怎么跟中原相比呢?我们的恐龙蛋文化,在中国做得好的很多啊。我们哪些文化是举世罕见的,哪些文化是全国少有的,哪些文化是全中国全世界都感兴趣的,哪些是我们自己都没有兴趣的。如果客观一点,判断起来并不难啊。
文化有好有坏,文化有糟粕有先进,但是我们文化中,确实有那些具有永久价值的。我举个例子,就是我们的抚治文化,抚治文化就是当年为了安抚流民而形成的。当时对流民有两种态度,一种是赶尽杀绝,一种是屯田安抚。当时的原杰先生,就是我们中国伟大的知识分子之一,提出这么一个对策,就是安抚,要抚,这样一种怀柔政策,在我们郧阳大地最先开花结果,这就是一种进步的文化,直到今天,我们还在表达一种真正亲民的思想。我们的领导出行减少了警车,减少了封路,和人民群众融为一体,这其实就是一种伟大传统的延续。在我们的文化中,有些东西具有永恒的价值,代表着文明与先进,是值得我们挖掘出来发扬光大的。




第二个观点,旅游和文化是两回事。


我觉得在中国大地上,有一种充满谬误的说法:什么叫旅游呢,就是吃住行游购娱+度假休闲。如果说旅游仅仅是这样一件事情,那我们在全中国做旅游就简单了,只要到处盖上美食街、仿古街、客栈、酒店、超市、商店……就行了。在今天的中国,到处可以看到一样的仿古街,一样的会馆,一样的别墅,我们中国最高档的别墅群,别墅都像一个妈生的,长得一模一样,我们有些移民村,盖得就像军营,一模一样,从村头到村尾,间距是一样的,大小是一样的,完全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我曾经问过这样的设计师,我说你愿意住进去吗,你不愿意住进去,为什么要这样做?瓦棱、山墙上做一点点雕饰不行吗,我们自己装修自己家里的卫生间,贴磁砖都还知道做一个画片,可是在全国大地到处看到一模一样的房子。正是因为对旅游的这种肤浅之见,导致在好山好水,我们看到的规划都是一样的,雷同的规划思想可以卖给一百个地方。我们的各级领导,我们的开发商、发展商,最痛苦的就是他总是拿到一模一样的东西。
为了启发大家,今天我想从三个层面来回答什么是旅游。从本质上来讲,所谓旅游,就是两种不同文化形态的人相互交流的基本方式。两种文化,两种文明有四种交流形式,一种形式是战争,第二种形式是贸易,第三种形式是文化交往,演戏唱歌等,第四种就是以个体为单位的,大规模的相互拜访,像徐霞客、玄奘、鉴真和尚、马可波罗、麦哲伦,实际上这都是著名的旅行者。这些旅行是干什么,不是吃住行游购娱,绝对不是度假休闲。我们跑到西藏去看水牢,跑到四川去看刘文彩的水牢,跑到巴士底监狱去看水牢,我们跑到全世界去看水牢,是度假休闲吗,是吃住行游购娱吗?表面上看,唐僧当年到印度去,吃住行游购娱他都做了,度假休闲他也做过,他到过女儿国,也到那休闲过。但是他旅行的基本目的是取经。我们中国人说百闻不如一见,就是这个意思,所谓旅游,就是两种文明两种文化的个体,他要去看到不同的人文,不同的遗迹,不同的建筑,不同的地貌,不同的景观,不同的风光,不同的生活态度,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生存方式……这才叫旅游,现在在外国已经出现了一种新的旅游样式,叫做无景点旅游,就是一个北欧人他跑到中国,跑到武汉,他跑到汉正街,什么景点都不逛,就在那呆一个星期,他这里逛逛,那里看看,或者站在大街上发发呆,这就叫旅游。他来感受一种完全不同的时空,他受到另外一种文化,对我们来讲习见的所有东西,对于一个来自外国的人来都很新鲜。你们发现没有?动物是不旅游的,比方说猴子不旅游,猴类在这个世界上有上千种,猴子、猿类、黑猩猩、大猩猩、猩猩等等。如果我们人类不做旅游的话,我告诉大家,现在我们人类绝对不是白的、黑的和黄的三种。如果没有旅游,没有人类的这种交往,地球村这个概念是不可想象的。
从旅行者的角度来讲,旅游是一个什么样的活动呢,那就是人类中间的一个“点”,经过一个“线”的旅行,通过“面”的游览,形成立“体”的感受,就是这样一个点、线、面、体的体验过程。这告诉我们,旅游是人类的一种高级精神文明活动。我们在超市看到的饼干,至少有一百种,小孩吃的,大人吃的,带核桃粉的,带草莓味的,不一而足。可是我们满足精神文化需求的旅游产品,你发现没有,都是一个样子,我感到很恐怖啊,我们这么埋头建设,到处都在建,每个县都在干,每个乡都在建,将来建出来你会发现,都是一样的家伙,你们说恐不恐怖?那样旅游绝对是世间最受罪的事情,从法国千里万里跑到中国来,看到的居然是法式风情小镇,那是什么感觉?如果我们从郧县千里万里跑到中国各地去,看到的都是一样的景观,这样的旅游,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旅游的景点,没有精神文化的满足,那就不叫旅游。同样是黄土坡,如果它埋的是杨贵妃,那个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在贵州毕节遇到一个上海的老总,他说我们要做漂流,我说全国到处在做漂流,鄂西北我的老家也在做漂流,都在做漂流,人家为什么要跑到贵州毕节这个地方来漂流呢?如果你全是美女,都穿着比基尼,每一个筏子上都有一个美女陪着漂,这我可能会考虑我要来一下,因为这是不同的漂流。如果都是一样的搞个筏子在水上撞来撞去的,我为什么要到你这里来?
我们做旅游的人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我用一句很通俗的话说啊,什么是旅游,从我的角度来讲,如果我作为一个旅游的开发者,我认为就是三句话:第一忽悠人家来,要忽悠人家来,你要说出个道道,你要找个理由吧,第二忽悠人家掏钱。咸宁现在旅游做得很火,游客明显在增长,但是呢,咸宁这个地方很有意思,人家去了以后到咸宁就是洗澡,他们市里那个秘书长跟我说,吴老师,这个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一个是季节性强,到了周末,到了冬季,人就来了,这是一个,再一个呢,就是他一洗完就跑了,那你旅游做的有什么意义呢,来了就洗澡,洗完就跑,平均消费二百多块钱,有的是自驾车去的,那么这种旅游也做得不成功,你是把人忽悠来了,忽悠来了人不少,但大家来了不掏钱或掏钱不多,旅游做的就不算成功。第三忽悠人家高兴,走的时候都说你好,这才叫本事。你把人家忽悠来了,钱也忽悠光了,最后走的时候人家骂你,上当了,那这个旅游就没做好。
简单地说,旅游是一种生动浅显、诱人掏钱的精神文化活动。




第三个观点,旅游不做文化是傻瓜,太做文化是大傻瓜。


我想说,如果我们要做旅游的话,一定需要文化做依托,因为你要叫人家来,你要叫人家现场交钱,你要叫人家走了还说你好,这里面没有文化行吗,你的服务文化,你的营销文化,你的景区建设文化,你都要考虑景区旅游者的需求。很多文化专家来谈旅游就贻笑大方。比方孔明湖,要怎么做呢,他们说我们要做一个博物馆,里面有木牛流马,有孔明灯,有弩机,有孔明的所有著作,有后世纪念孔明的所有东西,把孔明的东西搞全,我们湖上还要做一个草船借箭的现场,还要做什么呢,八卦阵演练,我想问一下,有人来吗?我说你的隆中人流量就不大,你这山沟里的一个小水库这么搞有人来吗?
我反对这种做法,我说诸葛亮最吸引天下人的是什么,是大智大勇大忠大贤,诸葛亮位极人臣,雄才盖世,但极度忠诚。我说你们哪个领导不希望自己的部下是这样的,哪个董事长不希望自己的副总是这样的,只要有一把手,就有这种需求。我说能不能把它做成中国人的一面镜子,我们在北京首都机场做四个广告,“你想让你的部下埋头苦干不跟你谈工资吗”“你想让你的部下不管交给他什么工作都能出色完成吗”“你想让你的部下永远忠诚于你吗”“好,请到中国孔明湖来”,我们在孔明湖做四个房子,空的。房子的四壁是他怎么忠于老板的故事,他怎么克服万难来完成任务的故事,他怎么两袖清风的故事等等……他从不找老板要待遇,不要股份,不要股票,他死的时候是“内无余帛、外无余财”,一张内部股票都没有。你说这种打工仔到哪去找,全天下的老板是不是都想要这种打工仔,可不可以让天下的老板都带着员工来一个一个房子地听,听完后都闭目沉思,灯全关上,冥想一分钟,想想你跟诸葛亮有什么差距。然后董事长将团队带进第五个房子,这是一个倒过来的教室,上面坐满了讲话的人,下面只坐一个听众,就是董事长。上面坐的是团队,每个人都回答同一个问题,刚才在那四个空房子里面,你在想什么?我在襄阳讲这个想法的时候,哄堂大笑,拍手称快,他们说吴老师,你讲得对,这就是旅游。你能不能抓住人们内心最隐秘的东西,抓住人性中最根本的东西,来设计一个景区,同样做孔明湖,有一万种做法,文化专家的意见现在就是大而全,孔明从生到死,孔明的著作,孔明的文化,后世对他的敬仰,统统搞全。我们现在是用行政思维和文化思维在做旅游,行政思维是大而全、文化思维是专而深,都不对。刚才我说了,文化是文化,旅游是旅游。旅游需要文化,但旅游绝对不是文化,我们不可能在法国被人拦住,跟我们讲巴黎公社的历史,讲法国通史,如果有人这样干你一定认为那人疯了,那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去做旅游呢?
我们很多地方就在这样做旅游,我们很多地方用文化学的眼光在做旅游,我们很多地方在用政治学的眼光在做旅游,用大而全的眼光在做旅游,实际上旅游是肤浅而生动的,我们到法国去做什么,我们的男男女女到法国就是买香水皮包、到德国买锅碗瓢勺、到瑞士买手表军刀,哪里有什么文化?就是头脑发热掏钱的文化。
这就是旅游,它既是文化活动,又非常肤浅,你们注意到没有,全世界的景点的导游词,一言以蔽之,就是忽悠编故事。我跟他们开玩笑说,神农架有野人没有?现在的遥感技术,别说野人了,就是你们女人掉的戒指,估计三天之内都能找到。旅游和文化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它是一种高级忽悠,有点文化,有点真,有点假,有点艺术,有点渲染,有点夸张,有点杜撰,这就是旅游的文化。我们在殷墟看到的导游词,我看不懂,我受到良好的教育,我说你写的导游词我看不懂,太严肃了,太专业化了。所以我想说,我给大家贡献一个新的观点,文化和旅游是什么关系呢,我是这样说的,我说如果你要忽悠人家来,你就要勾魂,你要叫人家掏钱,你就要勾人家钱包,艺术地勾钱包,你要让人家走了后还喜欢你,你就要勾心,温暖地勾心,这是三个勾,都需要文化。我有一句名言啊,搞旅游没文化是傻瓜,文化太多是大傻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到哪个景点你愿意看一堆的典籍,我们这里还真的有这种情况,一谈到旅游就是一大堆文化图书。




第四个观点,郧县文化的魂是什么?


我刚才说了,郧县有二十多种文化,在我眼里实际上就是一件事。你们一跟我讲郧县,叨叨叨叨,看了那么多书,我晚上一醒,我说其实,我把我的团队叫到一起,我说我来给你们讲讲郧县文化是什么,郧县这个地方,非常有趣,从一亿多年前恐龙开始,一直到现在,郧县的文化啊,可以说是历史未断代,文化没断层,生命没断线,在中国再没有这样的地方,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咱们殷墟,再挖还是殷商的东西,再挖,最多是个中商的东西,再挖就没有了。但是我们郧县不一样,我经常开玩笑说,你看人家郧县,你要什么年代的文物,商代的有,夏代的也有,民国的有,清代的有,什么时候的都有,虽然说文物级别不高,挖出来是一个陶罐,挖出来是一个饭碗,挖出来是一个水罐,但是咱们有啊,这点很了不起啊,它至少佐证了什么呢,佐证了生命在一亿多年前在郧县落户,直到今天,生命是绵延不绝,从未断档,这还不够神奇吗,你说你方国文化也好,移民文化也好,汉文化也好,大河文化也好,无非都在这根线上穿着呢。
你们介绍郧县,我觉得你们现在的这个介绍太累了,二十多个文化,在座的郧县人有几个能背下来?你说那么多文化,我们自己都背不下来,你怎么推销到中国去啊,所以说,郧县的文化在我眼里,就是一线串珠,这些文化都是珠子,穿在哪根线上呢?穿在一根很奇特的线上,这根线叫生生不灭生生不息。这就是我们郧县,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地方,从一亿多年前一直到今天,我们作为生命的发源地,从来没有断过生命的烟火,这个文化在我看来,是如此简单和明确。郧县真的是太神奇了,堪称地球第一风水宝地。在这一点上,中国三千多个县,都比不了我们的郧县。生生不灭生生不息的一根红线,穿上了这么多文化,在这一根漫长的线上面,我把它分成两段,一段是史前一亿多年,一段是五千年文明史。这两段红线上,有两个了不起的宝珠,一个是古人类文化,史前这段有多长时间呢,有一亿多年,其中有一百万年左右,只是其中的一瞬间,在一亿七千多万年中,中间只有一百多万年,这一百多万年非常了不起,因为人类出现了。“青曲”和“梁子”,就是我们发现的这两块头骨,在一百万年左右,然后在梅铺,发现了七十万年左右的牙齿化石,然后在白龙洞发现了三十多万年的,在黄龙发现了八万年到十万年的牙齿化石。据说最近在一万年到五万年的,又大量发现了人类的遗迹,我们在两块头骨出土地发现了大量的伴生的动物骨骼化石,而且更加神奇的是我们发现了一块石斧,这块石斧比欧洲的还早。过去欧洲人认为我们东亚人水平不行,就是认为我们的老祖宗不行,他们认为我们老祖先在石器时代只有砍砸器文化,就是说我们的老祖先不会搞斧头,只会搞砍砸器,就是用来砸核桃吃的那个东西,就是说我们比他们档次低啊,就是说我们脑容量小,不聪明,结果这块斧头证明我们比他们早几十万年,这块小斧头啊,证明了我们中国人、韩国人,还有蒙古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们郧县人两块头盖骨测定的脑容量,跟北京人相当,也就是说我们一百万年前的老祖先,跟50万年前的北京人脑容量是一样的。所以我说彻底找到了证据,为什么我遇到的郧县人一个比一个聪明,找到证据了!(笑声)这是郧县文化的大亮点。我们郧县把人类进化过程中一百万年的链条几乎完全串联起来了,同志们,你们不是搞人类学的,你们不是搞考古学的,你们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神奇,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叫举世罕见。我们的人类学家贾南坡,拿到这两块骨头的时候,惊叹不已。称赞它是国宝中的国宝,国宝本来就稀少,国宝中的国宝是少之又少。我们郧县人拿着的这两块骨头,是一亿多年史前文化中最闪光的文化。第二个文化,就是五千年文明史之间,有两百多年很辉煌,就是我们说的抚治文化时期,就是以安抚移民,以怀柔政策,以人性化的政策来对待那时候的流民。在这两百多年,是我们郧县最辉煌的时期,那时候郧台抚治下辖八府九州六十五县,几乎管了半个明朝。
我认为在郧县,就是这么一个红线,生生不灭生生不息,穿着二十多种文化,上面最亮的两颗珠子,一颗是史前的珍珠,古人类文化,还有一颗是文明诞生之后的珍珠,就是郧县作为巨藩重镇的扶治文化,我把它称作郧县文化的“大王”和“小王”,恰恰这两个文化目前尚未充分开发。据说欧洲人啊,已经明确表态承认是我们的孙子了,欧洲人已经公开承认他们是我们郧县人的孙子,我们自己还这么沉得住气干什么?我们应该骄傲地说,我们是亚洲人之父、欧洲人之祖。
我觉得我们的“大王”文化一定要做好。可以说,在郧县这块土地,我们的远祖在这里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保持了生命的薪火相传,正是这种伟大的创造精神孕育了今天洋洋大观的人类文明。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些骨头就仅仅是几块骨头,没有他们的昨天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没有他们的劳作,没有他们的刀耕火种,就没有今天的载人飞天。没有他们打造第一把石斧,就没有今天我们手上精美的手机。今天我们做一个手机的难度,远远低于当初他们打第一把石斧的智慧含量高。所以说,我们有这么了不起的先辈,有这种了不起的文化,有这种郧县文化,我们就占有了心理的巨大优势,我们走遍全中国,介绍郧县请你们朗声说出来:中国郧县,人类老家!你们说对不对,这个概念多好呢,欧洲人看到“郧县人”喊爷爷,亚洲人看到“郧县人”喊爹爹,对这个我们要谦虚一点啊(笑声)。我们是非洲人的后裔,还是郧县人的后代?从文化上,从心理上,从伦理上,这个概念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这就是我的观点。




第五个观点,我们应该办一个轰动世界的文化节。


大家说,吴老师,说来说去,你说的这两块骨头还有几颗牙齿怎么做成文化节呢?我提一个方案,我们应该办一个中国郧县·世界人类文化节,这个文化节,我查了一下,全世界都没有。我建议向全世界的学生(小学生到研究生)高额悬赏就三个问题展开征文。第一个问题,地球只剩一百年就要爆炸,无法逃走的人类应该怎么办?第二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外星人,比如有一天你被外星人逮走了,他们审问你人类是什么东西,你准备怎么回答?第三个问题,如果你带领人类移居到另一个星球,你准备怎么建设自己的家园?这三个问题,具有永久的魅力,常温常新,一直可以问道到地球真的爆炸那一天。这三个问题如果我们在网络上发布,三个金奖,每个金奖的奖励是多少呢,一百万,一百万人民币哦,是全球仅次于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个文学类悬赏——“中国郧县人杯人类文化征文大奖赛”,每年一度,成为一个盛事,就是七月份的第二个星期举办,就是全球的孩子放暑假撅着屁股睡了一个星期后,爬起来就问他妈妈爸爸,我们到哪去玩的时候。就是这个时候,我们的颁奖礼开始了,对这三个问题,来自全球的回答,会多达几万甚至上百万。对这三个问题感兴趣的,是那些对我们人类自身命运最关注的孩子,简单说,所有愿意就这三个问题做作文的孩子中,一定会产生人类未来的领袖,我说的对不对?我们在征文应征者中间选一万个孩子,请全球的一万个孩子(中国的名额可以多一点,比如6000人),到我们郧县来参加盛大的颁奖,我们可以和卫视来合作,和中央电视台来合作,因为我们问的问题是全人类都要问的问题,是人类永远说不尽的话题,从我们睁开眼睛到奄奄一息,我们都在谈论这几个问题。你们说,我们郧县作为人类的祖地,应不应该搞这样一个文化节啊?如果来一万个孩子,会带来多少个家长?会带来多少消费?这样的文化节坚持下去,会不会越办越火?我们每年都可以就入选征文出一本专辑,这些获奖文章在网上都可以传疯,为什么这些小孩只写了两行字就得了一等奖?我们在评奖的时候,我们要制造话题。你看人家瑞典文学院,多会制造话题?就这个文化节,一年一年办下来,一年一年积累,就会成为口碑,郧县将是世界未来领袖的聚集地,这怎么了得?我们这个节办十年、二十年,大家相信吗,二十年之后,法国总统、德国总理,俄罗斯的总统都会到这里来拜访,他们会到我们县里,跟我们的县领导说,感谢当年你们的评奖,使我对人类的命运产生了思考,我走上政坛,就是这篇文章带来的结果。
第六个观点,郧阳抚治文化开发要有新思维。


这么多旅游者将来来了之后,如何让他们花钱呢?我建议,我们这个郧阳府古城项目,就是我们这个“小王”文化,不能又搞城博物馆、文化观光景点。应该创新,做成一个建筑、历史、文化、艺术、旅游、商业、游玩、享乐完全融为一体的街区,要让天下人感受到郧阳文化的同时,不停地消费,不能仅限于门票经济。在这个片区中心可以复古做一个抚治的府衙,我们可以调动历史资料,参考各个时期,我们不要那么老实,非要做成一个郧阳府,我们做好了以后,把它叫做郧阳府,其实很多新造景区,都是这么拼凑起来的,我们做一个中国没见过的,最大的府衙,这可以做到,要不了多少钱,然后我们在中间,里面做一个大型的模型,通过声光电现代手段,把我们郧阳抚治时期的辉煌全部展示出来,八府九州六十五个会馆,还有一百二十个进士,典章制度、文史资料、奏折诏书等,统统搜罗进来。中间是郧阳府,四周全是会馆,都是中式的会馆,全部都是客栈,进去可以住,里面有艺术品,有我们汉江的奇石,有我们的书法、绘画、雕塑、楹联、著作、石刻,各种艺术品应有尽有。包括我们的假恐龙蛋,上次我提到一个观点,我们这个地方老是说假恐龙蛋不好,全世界的景区不是都在卖仿制品吗?我们这里为什么不能做一个产业,做的恐龙蛋比真的还像,我们卖便宜一点,我们标清楚是仿真恐龙蛋就行了,我们郧县将来光卖仿真恐龙蛋都不得了。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做这个东西呢,就在将来在郧阳府城卖恐龙蛋,家家卖恐龙蛋,全是,大的小的长的扁的圆的,我们郧县的恐龙蛋据说是品种最全的对吧?你说全世界的孩子们都来了,还有什么比“恐龙蛋”更好赚他们钱的东西了?用“恐龙蛋”换美元、欧元、英镑,这么好的事凭什么不大干快上?我们这个郧阳府,要让旅游者的钱包鼓着进去,瘪着出来。我们要把郧阳府建成十堰市的“宽窄巷子”和“杭州御街”。
第七个观点,郧县应该建一个世界人类文化公园。


这个人类文化公园,我个人建议最好不少于三千亩。我建议中间做一个UFO形状的大型国际会议中心,一个圆家伙,搁在山上,老远看上去就像一个UFO,天外来的飞碟,然后进去的梯子都是那种旋梯,我们这个会议中心是鄂西北、鄂西圈最漂亮的国际会议中心,干什么呢,我们作为大十堰的滨江生态新区,郧县将来就是十堰的一部分,应该考虑未来城市功能的需要。公园的文化园区,做这样几个东西,首先,就是这两块头盖骨的发掘地的复原,让所有人都跑到那里看,两个头盖骨露出来的那个场景。然后把两个人的雕像做出来,这就是我们人类的远祖,一男一女,然后从这两个远祖生发出两支,从他们开始一直到现在,把这个过程做出来。一个小孩来到这里,他可以在这里完整地看出来猴子是怎么变成人的。同志们,很多人说人类文化大家不感兴趣,我觉得这个说法不对,小孩子对动物,对史前动物,对尖齿骨,对猛犸象兴趣都大得很,对不对,他怎么会对自己不感兴趣呢?每个小孩都拉着自己的妈妈问过,我是从哪儿来的?还有一支就是我们郧县人的直接后裔啊,在这块土地创造的郧阳文化一样很光辉灿烂,鄂西北的地方文化、民风民俗也可以系统展示出来。这个做完之后,我建议下面再做几个展馆。第一个,做一个世界奇人馆,史上最高的人、最矮的人,最胖的人,跑得最快的人,还有练瑜伽的人据说埋在土里面很久起来没事的人,还有潜水憋气时间最长的人,还有吃玻璃的人,还有具有一指禅功夫的人,等等等等。那么第二个,就是人类生殖文化馆,早期的生殖崇拜,两性文明、两性文化,光是把世界各民族早期在岩石上雕刻的各种男根复制出来,就听让人惊奇和震撼的。光两性交媾的数百种体位的漫画墙,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你说天下该有多少游客用手机拍回去研究和模仿啊。第三个馆,我们做一个人类智慧展示馆,我们人类个体是有限的,但是群体智慧就了不得了,一代一代地薪火相传,我们现在看到的距离多少亿光年,就是光跑几亿年这么远的距离。我们几乎把粒子分到极限了。我们古代有句话叫,一尺之锤,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现在看这句话不对,因为我们人类已经分到了一种粒子子,已经没有质量了。我们的制造业技术已经到了分子水平了。我们的巨型计算机,一秒钟可以计算上百亿次,人类令宇宙惊讶的智慧不就是来自这两块骨头吗?我们还可以做一个人类近亲展示馆。就是我们这两个老祖先从树上下来了。还有猴子赖在树上不下来,不愿意创业、不愿意创新,偷懒,觉得在树上有果子吃就行了。而我们这两个“郧县人”呢,觉得光吃果子不保险,明天万一没有果子了怎么办呢?正是这种远见,使他们下了树,他们到河里去抓鱼、到深山区捕猎,由此产生了今天的人类。呆在树上的现在还是猴子,那是我们的表亲,猴子、猿类、猩猩、大猩猩、黑猩猩,他们现在是怎么生息繁衍的,也很令人好奇啊。最后一个馆,叫人类远亲馆。这里面展示的,就是我们的UFO研究,还有外星人文化,这很多啊,科幻小说,影视片,各种各样的东西,太多了,也是文化,还有一种就是地外行星,地外生命探索的成果,还有就是我们人类移居太空的各种设想和方案。这就是我想象中的那个郧县世界人类文化公园。




第八个观点,郧县旅游文化发展的两个关键。


第一个关键,要有管理机构,这个团队,人不要多,一两个人负责就够了,这些人应该是什么人呢,有热情,有文化,有资历,懂策划,还有呢,对做事情比做官的兴趣要大一点,最好是找这种人,就是全力做点事,不想当官想做点事,我们能不能在县里找这样的人,当然,当官是做事情的前提,这个位置本身也是个官,级别也不会低,而且和县长,县里分管的书记,应该是直通的,应该和分管的领导,和分管的常委应该是直通的,应该有这么一个班子,这个班子应该是日以继夜地朝前推进,这件事情才能做得好。首先要有机构,然后要找正确的人,路线方针确定了之后,决定因素是人,把人找到。
第二个关键,是要在做旅游的同时,真做文化,做真文化,使之成为郧县旅游的长久支撑。郧县的这个旅游,光按上面我说的这么做,档次还嫌不够。我建议,我们另外换一个时间,比如说冬季,做一个世界人类文化高端论坛,我们这个巨大的UFO形状的会议中心,把世界一流的考古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伦理学家,文化学家、道德学家、民俗学家、法学专家、作家诗人等等,把这些大家请过来,让他们在这里做人类文化论坛,人类文化,每年都有新知,每年都有新发现,这些东西定期在我们这里来做一个会刊,向全世界发布,我们郧县就将成为人类文化全世界最高端论坛,顺便说一句,请一个趾高气扬歌星的费用,可以请一批超一流为人谦和的专家,我们何乐而不为呢,同志们?




第九个观点,我想说郧县文化的自豪感好不够。


我希望我今天讲完了,我们今天在座的三百多位同志,用全新的眼光看待这块土地,看自己的这块土地上孕育的深厚的文化,用全新的思想来审视我们自己,再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待文化、旅游和两者的关系,既不要认为我们郧县没什么东西,也不要妄自尊大,认为我们郧县的东西多得不得了,这两者都不对。要科学、踏实、认真地来做文化和文化旅游这件大事情。我认为郧县的同志们和朋友们,应该增加自己的自豪感,要增加文化的自觉。我们是这种文化的直接继承人,如果我们做不好,如果我们把它淹没了、糟蹋了,我们对不起列祖列宗,也对不起子孙万代。今天的郧县人一定要大胸襟和大气魄。我认为郧县能够后来居上,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十堰,大山,是武当山;大水,是丹江水;大人文,是郧县。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大十堰旅游的大格局,大山大水大人文,多好!我想说的是,大人文最后可能会超过大山大水,为什么,对道教感兴趣的,对山感兴趣的,只是一部分人,对湖区景观感兴趣的,对水利奇迹感兴趣的,也只是一部分人,但是对人类演变感兴趣的,是所有的人,谁的市场更大,谁的文化级别更高?是值得我们品味的。当然,这需要一代人、两代人坚持不懈地去做,不能摇摆,不能动摇。如果确定了的话。
我写了一首打油诗,送给我们在座的郧县人,和你们所代表的郧县人。这首诗的题目叫“郧县只有一个”:一条大河波澜宽,恐龙王巢蛋如山。水肥草美膏腴地,巨兽走后有人烟。江里大鱼捉不完,儿孙延绵百万年。秦巴为我遮风雨,人类老家在郧县。我再重复一下,标题是郧县只有一个,整个地球上,郧县只有一个。最后一句话,醒来吧,郧县人。郧县人既是指的是这两块骨头的主人,也指的是在座的郧县人。我个人强烈呼吁,郧县人要有强烈的文化自觉和强烈责任感,把郧县的核心文化品牌,在中国乃至世界,打响。
谢谢大家!(长时间、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