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在人类文化园答记者问


在人类文化园答记者问


采访时间:2012年12月15日

(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记者(以下简称问):听说你在郧阳大讲坛的演讲十分成功,是吗?
吴鹏飞(以下简称答):那是在2012年12月13日,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郧阳大讲堂座无虚席,郧县300多名干部全神贯注地静听了我的长篇报告。不是我讲得有多么好,而是郧县太渴望文化与旅游的大发展。我提的一些粗浅想法,其实都是从与郧县的领导和同志们的交谈中梳理出来的,但是他们a却慷慨地给予了我热烈的掌声,而且是毫不吝啬地对我赞扬,足见郧县文化的大气、包容和厚重。

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研究郧县文化的?
答:前不久郧县召开核心文化品牌研讨会,我应邀参加,深为自己此前对郧县文化了解之少感到惭愧。会上我谈了一点粗浅的见解,大家觉得有新意,就鼓励我来做郧县核心文化品牌的策划。此后收集了一大堆郧县文化的书籍资料,恶补了一点基础知识,谈不上研究。

问:为什么要接下这个文化策划项目?
答:因为这个问题很有挑战性。我觉得一个知识分子要有古代所说的“士”的天职,是在江山社稷遇到问题的时候,勇敢站出来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其次,郧县的同志们渴望发展的热情和真诚深深打动了我。同时我感到,让郧县的同志对自己珍爱的文化作出取舍和选择,确实有点像提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不容易做到。因为这三点原因,我鼓起勇气接下了这个题目。

问:这个策划需要回答的主要是哪几个问题?
答:郧县上下都在思考的,实际上是三个问题:第一、郧县建设滨江生态新区,其核心文化应该是什么?第二、郧县文化的核心品牌及其内涵是什么?第三、如何实现核心文化的产业化?我在和郧县的领导、专家和干部座谈中,听到了许多真知灼见。与其说我在策划,不如说我是在收集、整理、提炼他们的思想和观点。此前国家、省、市专家对郧县文化的大量研究成果,也使我的策划有捷径可寻。

问:郧县文化最主要的特征是什么?
答:在十堰六县市中,以郧县文化最为多样,最为雄厚。曾经是鄂西北首善之地的郧县,有恐龙文化、古人类文化、通史地域百科全书文化、汉文化、大河文化、青铜文化、方国文化、移民文化、抚治文化、沧浪文化等。
但郧县这许许多多的文化,在我眼里实际上就是一件事:从一亿多年前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是“生命没断线、文化没断层、历史未断代”,举国罕见。你看这个有趣的郧县,不管什么年代的文物都有,夏商周到明清都能凑齐。这佐证了生命在一亿多年前落户郧县后,直到今天绵延不绝,从未断档,这就是郧县文化的基本特征。
所以说,郧县的文化就是“一线穿珠”,这些文化都是珠子,穿在一根很奇特的线上,这根线叫“生生不灭生生不息”。从一亿多年前一直到今天,从来没有断过生命的烟火。郧县真的是太神奇了,堪称“地球第一风水宝地”。在这一点上,中国两千多个县,都比不了我们的郧县。生生不灭生生不息的一根红线,我把它分成两段,一段是史前一亿多年,一段是有文明以来的五千多年。这两段红线上,有两个了不起的宝珠,一个是古人类文化,一个就是郧阳抚治文化。

问:为什么你特别看重这两个文化呢?
答:先看古人类文化。郧县发现的两块古人类头骨距今约一百万年,有可能因此打破人类起源的“一元论”和“一源说”,具有巨大的学术与伦理价值。在梅铺,发现了距今七十万年左右的古人类牙齿化石,在白龙洞发现了三十多万年前的牙齿化石,在黄龙洞发现了八万年到十万年前的古人类牙齿化石。据说最近又发现了大量一万年到五万年前的古人类遗迹。在一个县域范围,古人类遗迹如此清晰完整,确实罕见。
在两块头骨的出土地,发现了大量的伴生动物骨骼化石,而且更加神奇的是我们发现了一块石斧,这块石斧比欧洲的还早几十万年。过去欧洲人认为东亚人的老祖先在石器时代只有砍砸器文化,就是说我们比他们档次低啊。结果这块斧头证明了中国人、韩国人、蒙古人等,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郧县人”两块头盖骨测定的脑容量,跟“北京人”相当,也就是说我们一百万年前的老祖先,跟五十万年前的“北京人”脑容量居然是一样的,这是郧县文化的大亮点。一个小小的郧县,几乎把人类进化过程中一百万年的链条完全串联起来了,不搞人类学的人,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令人惊叹。著名人类学家贾南坡拿到这两块头骨的时候,震惊不已,称赞它是国宝中的国宝。国外很多专家不远万里来郧县考察,明确表态承认欧洲人是 “郧县人”的孙子。我们可以骄傲地说,“郧县人”是欧洲人之祖、亚洲人之父、非洲人之弟。
第二个文化,就是我们说的抚治文化,它以人性化的怀柔政策,来安抚那时候的流民。郧县在五千年文明史之间,这两百多年最为辉煌,郧台抚治曾经下辖八府十一州六十五县,范围很大。
我认为郧县就是这么一个“一线穿珠”的文化,上面最亮的两颗珠子,一颗是史前的珍珠叫作古人类文化,还有一颗是文明诞生之后的珍珠,就是郧县作为巨藩重镇时期的抚治文化。我把它们称作郧县文化的“大王”和“小王”,恰恰是这两个文化,目前尚未充分开发。

问:你觉得郧县在整个中国应该如何定位?
答:我觉得只有我们的“大王”文化才能充当“定位器”。我们有很多定位语可以罗列,比如汉文化发祥地、楚文化发源地、恐龙故乡、人类故园等。我想说,太多的定位等于没有定位。所谓定位一定要简明、一定要聚焦、一定要做减法、一定要区别于其他而存在。可以说,在郧县这块土地上,最重要、最独特的文化事件就是:人类的远祖在这里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保持了生命的薪火相传,正是这种伟大的拓荒精神,孕育了今天洋洋大观的人类文明。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些骨头、牙齿,仅仅是几块钙化的石头。没有他们的昨天,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没有他们的刀耕火种,就没有今天的载人飞天;没有他们打造的第一把石斧,就没有今天每秒上万亿次计算力的电脑。
“郧县人”是了不起的先辈。有这种了不起的郧县文化,我们就占有了心理的巨大优势,走遍全中国,介绍郧县请你们朗声说出来:“中国郧县,人类老家!”这个概念多好啊,欧洲人看到“郧县人”喊爷爷,亚洲人看到“郧县人”喊爹爹。对这个我们要谦虚一点,但也不能过谦,要抓住这个题目大做文章,做大文章。中国人是“东非人”的后裔,还是“郧县人”的后代?从文化上、心理上、伦理上讲,这个概念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也因此,这个文化资源就具有了巨大的旅游开发价值,这就是我的观点。

问:很多人认为古人类文化没有多少文章可做,你如何看待?
答: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大家问,这两块骨头加上几颗牙齿怎么做成一个文化节呢?我提了一个方案,我建议向全世界的学生(小学生到研究生)高额悬赏就三个问题征文。第一个问题,地球只剩一百年就要爆炸,无法逃走的人类应该怎么办?第二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外星人,你会怎样向他介绍人类?第三个问题,如果让你带领人类移居到另一个星球,你准备怎么建设自己的家园?这三个问题,具有永久的魅力,常温常新,一直可以问到地球真的爆炸那一天。这三个问题如果我们在网络上发布,三个金奖,每个金奖的奖励是一百万元人民币。全球闻名的“郧县人杯•人类文化大奖征文”,每年一度,成为一个盛事,七月份的第二个星期举办颁奖盛典,就是全球的孩子放暑假蹶着屁股睡了一个星期后,爬起来问妈妈爸爸到哪去玩的时候。就是这个时候,我们的颁奖礼开始了,对这三个问题,来自全球的回答,会多达几万甚至几十万个。对这三个问题感兴趣的,是那些对人类自身命运非常关注的孩子,简单说,所有愿意就这三个问题写作文的孩子中,一定会产生人类未来的领袖。我们在应征者中间选一万个孩子,请全球的一万个孩子 (中国的名额可以多一点,比如六千人)到郧县来参加盛大的颁奖仪式。我们可以和卫视和央视合作,向全国播放此项盛会盛景。郧县作为人类的祖地,应不应该搞这样一个文化节?如果来一万个孩子,会带来多少个家长?会带来多少消费?这样的文化节坚持下去,会不会越办越火?我们每年都可以就入选征文出一本专辑,这些获奖文章在网上可以传疯,为什么这个小孩只写了两行字就得了一等奖?我们在评奖的时候,要制造话题。你看人家诺贝尔和平奖多会制造话题,经常把大奖颁给一些莫名其妙的对象,让全世界的网友吵得一塌糊涂。就这个文化节,一年一年办下来,积累口碑与品牌形象,郧县将是世界未来领袖的聚集地,这怎么了得!二十、三十年以后,法国总统、德国总理、英国首相等国家政要到中国来访问,会点名到郧县。他们会激动地对县领导说,感谢当年你们的评奖,使我对人类的命运产生了思考。我走上政坛,就是由某次获奖触发的。

问:郧阳抚治文化你认为应该如何开发?
答:这个问题问得好。现在有一种倾向,就是复古。动不动就是复建古城。其实这里混淆了文化意义的复建和旅游意义的复建,前者是“写真”要求严格复制。后者是“写意”只要神似即可,或者根本就是借题发挥。
不同文化的开发要有功能分工。有的复原,有的意会,有的借题发挥,有的凭空创造。总之,这么多旅游者将来来了之后,有没有一个地方让他们花钱呢?我建议,郧阳府古城项目开发要创新,郧县文化的这个 “小王”,不能又搞成博物馆、文化观光景点,应该大胆创新,做成一个建筑、历史、文化、艺术、旅游、商业、游玩、享乐融为一体的街区,要让天下人在感受郧阳文化的同时,不停地消费。在这个片区中心可以复古建一个抚治的府衙,我们可以调动历史资料,参考各个时期,我们不要那么老实,非要做成一个本真的某时刻的原郧阳府不可,我们综合创作做好了以后,把它叫作郧阳府。其实很多新造景区,都是这么拼合起来的。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建一个最具代表性的、更真实的府衙。然后我们在里面做一个大型的模型,通过声光电现代手段,把我们郧阳抚治时期的辉煌全部展示出来,八府十一州六十五个县的会馆,还有一百二十个进士,典章制度、文史资料、奏折诏书等,统统搜罗进来。中间是郧阳府,四周全是会馆,都是中式的会馆,全部是仿古客栈和关门商铺,进去可以吃住,里面到处是艺术品,边展示边交易,有书法、绘画、雕塑、楹联、石刻、根艺、木雕、盆景、文物、珠宝、奇石等,各种艺术、工艺品应有尽有,包括我们的假恐龙蛋。我们这个地方老是说假恐龙蛋不好,全世界的景区不是都在卖仿制品吗?我们这里为什么不能做一个产业,做的恐龙蛋比真的还像,我们卖便宜一点,只要标清楚是仿真恐龙蛋就行了,我们郧县将来光卖仿真恐龙蛋就不得了。你说,世界各地的孩子们都来了,还有什么比 “恐龙蛋”更好赚他们钱的东西呢?用“恐龙蛋”换美元、欧元、英镑,这么好的事凭什么不大干快上?我们这个郧阳府,要让旅游者的钱包鼓着进去,瘪着出来,一个个还高兴得嘴都合不拢,这才叫旅游呢!郧阳府城,应该认真考虑把它建成十堰市的 “宽窄巷子”和“杭州御街”。

问:听说你建议郧县建一个世界人类文化公园,是吗?
答:是的。这个人类文化公园,最好不少于三千亩。我建议中间做一个凌空的UFO形状的大型国际会议中心,这个会议中心应该是鄂西北、鄂西圈最漂亮的国际会议中心。它可以作为世界人类文化高端论坛的永久会址。每年一度我们把世界一流的考古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伦理学家、文化学家、道德学家、民俗学家、法学专家、作家、哲学大家等请过来,举办人类文化论坛。人类文化,每年都有新知识、新发现、新思考,这些东西定期在我们这里来做一个会刊,向全世界发布,我们郧县就将成为人类文化的焦点或中心。顺便说一句,请一个趾高气扬的歌星的费用,可以请一批超一流的为人谦和的大家,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人类文化公园首先要做一个两块头盖骨发掘地的复原,让所有人跑到那里看两块头盖骨露出来的那个场景。然后把两个人的雕像做出来,这就是我们人类的远祖,一男一女。从他们开始一直到现在,把这个过程做出来。一个小孩来到这里,可以完整地看到猴子是怎么变成人的。很多人说人类文化大家不感兴趣,我觉得这个说法不对,小孩子对动物,对史前动物,对尖齿虎、猛犸象兴趣都大得很,他怎么会对古人类不感兴趣呢?
郧县人的“直接后裔”,在这块土地创造的郧阳文化一样很辉煌灿烂,鄂西北的地方文化、民风民俗也可以系统展示出来。这个做完之后,我建议再做几个展馆。第一,做一个世界奇人馆,展现人类个体进化的神奇成果,比如史上最高的人,最矮的人,最胖的人,跑得最快的人,生孩子最多的人,还有活埋一周、潜水半天、专吃玻璃没事的人等等。第二,就是人类生殖文化馆,早期的生殖崇拜,两性文明和文化,光是把世界各民族早期在岩石上雕刻的各种男根复制出来,就挺让人惊奇和震撼的。光两性交媾的数百种体位的漫画墙,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你说天下该有多少游客用手机拍回去研究和模仿啊!第三,做一个人类智慧展示馆,我们人类个体智慧是有限的,但群体智慧就了不得了,一代一代地薪火相传。我们现在看到的距离多达数亿光年,就是光跑几亿年这么远的距离。古代有句话叫“一尺之锤,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现在看这句话就不对了,因为我们已经分到了一种粒子,它已经没有质量了,分无可分。人类令上帝惊讶的智慧不就是来自这两块头骨吗?第四,做一个人类近亲展示馆。我们的这两位老祖先从树上下来的时候,还有猴子赖在树上不下来,不愿意创业,不愿意创新。而这两个 “郧县人”呢,毅然选择了充满艰辛的创新之路。正是这种远见,使他们下了树,到河里去抓鱼,到深山去捕猎,由此产生了今天聪明的人类。呆在树上的就是我们的表亲:猴类、猿类、猩猩、大猩猩、黑猩猩,他们现在是怎么生息繁衍的,也很令人好奇。第五,最后一个馆,叫人类梦想馆。这里面展示的,就是我们的UFO研究,还有外星人文化,有关的科幻小说、影视大片,不胜枚举。还有地外行星、地外生命探索的成果,我们人类移居太空的各种设想和方案。这些东西加起来,加以细化,就是我想象中的那个郧县世界人类文化公园。

问:你认为郧县在大十堰旅游格局中,具有怎样的地位?
答: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了郧县文化的惊世价值,一定要以全新的眼光看待郧县这块神奇的土地,看待这块神奇土地孕育的深厚文化,看待文化和旅游两者的关系。
我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是永恒的天问,也是全人类最深刻的哲学命题。以旅游的方式让全世界的人到中国郧县人类老家来思考、感受、交换对人类自身的认识,形成一个人类自身命运的思想盛宴,甚至催生人类今后走向的重要决策,是最恰如其分、最名副其实、最名至实归的。
郧县拥有人类发祥地的崇高文化伦理地位,千万要珍惜、珍惜、再珍惜。郧县人要有文化的深邃感、全球视野和与自身文化特质匹配的雄心壮志,举全县之力将人类文化这件事情做好,这将成为万世不竭的财富源泉,成为全球人类文化的心理中心和旅游圣地。
郧县文化如此破题,完全可以打造鄂西北第一、湖北独有、轰动中国、影响世界的大人文旅游产品,未来其旅游价值不在武当山和丹江口库区之下。因为对人类文化感兴趣的实际上是所有人,每一个人在幼年时都追问过父母,我是从哪里来的。每一个人在弥留的时候,都会问自己,我要到哪里去。
郧县的同志们和朋友们应该增强文化的自豪感、自觉性和责任心。我们是郧县独特文化的直接继承人,如果我们把郧县文化糟蹋了,对不起列祖列宗和子孙万代。今天的郧县人一定要有大胸襟和大气魄,争取后来居上,完善大十堰旅游的大格局:大山、大水、大人文,多好!大山,是武当山;大水,是丹江口库区;大人文,是郧县文化代表的郧阳文化之和(包括女娲文化、诗经文化、七夕文化、沧浪文化等)。当然,这需要一代人、两代人坚持不懈地去做,确定了目标之后,不能摇摆,不能动摇。
最后,我写一首打油诗送给郧县。诗的题目叫《郧县只有一个》:“一条大河波澜宽,恐龙王巢蛋如山。草肥水美膏腴地,巨兽走后有人烟。江里大鱼捉不完,儿孙延绵百万年。秦巴为我遮风雨,人类老家在郧县。”我再重复一下,标题是“郧县只有一个”,在我们这个蔚蓝色的星球上,郧县只有一个。郧县是十堰的郧县,也是世界的郧县,我们应该站在这样的战略高度来看待即将展开的文化旅游建设。我在郧阳大讲堂演讲的结束语是:醒来吧,郧县人。郧县人既是指那两块头骨的主人,也指今天的所有在郧县工作的人。我个人强烈呼吁,郧县人要有强烈的文化自觉,要努力把郧县的核心文化品牌在中国乃至世界打响。

问:郧县各界对你这次演讲反响热烈,今天亲耳聆听你的谈话,果然令人震撼。把郧县文化解读得如此深入浅出、如此简明易行、如此优美动人的,你是第一人!
答:谢谢。我在这里也要感谢郧县人的虚怀若谷和从善如流,我的这些想法,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的一孔之见,竟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我在深感荣幸的同时,也为郧县上下渴求发展、礼贤下士的宽广精神深深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