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文化旅游,如何更上层楼?

各位领导,大家好!
        客气话就不多说了,我直接切入正题。刚才主持人介绍我的那些“荣誉”和“头衔”,我宣布全部归零。我认为,一个人来到湘潭,首先要学会谦虚。
        出于对毛主席的崇敬、对湖湘文化的追慕、对白石老人的仰慕之情,我数度来到湘潭这块神奇的土地。在市旅游局的热情安排下,先后考察了湘潭主要的景点。今天在这里汇报的,就是我对湘潭文化旅游的一点粗浅思考,供大家今后决策参考。我汇报的题目是:《湘潭文化旅游,如何更上层楼》。关键词是旅游、湘潭文化、更上层楼。围绕这些关键词,我讲九个新观点。
    
        第一个观点:旅游是好奇心产业
        人有的东西,动物基本都有:微笑、语言、思维、分工、情感等,动物表现得一点不比人类差。我认为,人和动物的唯一区别,就在于人有好奇心和好奇心促成的旅游。无论是非洲角马的悲壮大迁徙、大马哈鱼的万里泣血洄游,还是候鸟的数千公里壮烈飞行……除人类以外的其他动物,在地球上的移动似乎只为了一件事:生存。分解一下,是两件事,一是避险觅食,二是交配繁衍。动物们如果吃饱喝足了,连移动一寸的兴趣也没有了。
        这个星球上只有一种动物,可以为食物和交配之外的理由而大规模移动。这就是我们人类。人为了取经可以到西天;为了主义可以不惜生命;为了真理可以下油锅……正是人类探求真相、追逐真理、渴望新知的好奇心,催生出了旅游这个产业。人们就是因为要看到不同的自然风光、山川地貌、地质奇观、人文遗存、社会形态、文明样式、生活习俗、科学技术、建设成就等等,才四处观光旅行。
        可以说,没有好奇心就没有旅游。我们要发展旅游,就要下决心唤起人家的好奇心。人是文化的动物,也是文化的产物。一个地区要唤起天下人的好奇心,必须找到自己的文化与天下人精神需求契合的根由。这个文化的理由,最好是独一无二的。
        武当山四百年的香火没熄,好奇点在于它有一个最大的铜铸金顶,里面供着佑众显灵的真武;马嵬坡世世代代令人神往,好奇点在于黄土里埋过一个“回头一笑百媚生”的大美女;波士顿北郊的瓦尔登湖观众络绎不绝,好奇点在于这个巴掌大的湖畔,曾经有一个叫梭罗人在此独居两年,倡导一种不需要钱也能快乐生活的模式;丽江古镇之所以人流如织,好奇点在于人们相信来这里发呆可能就有艳遇;神农架吸引人们前往探幽访胜,好奇点在于那里一直坚持发布关于野人的最新消息;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小镇常年游客盈门,好奇点在于它声称在奥匈帝国大公居住过一晚的楼房,有一个纯金的屋顶,就是这块黄铜似的小屋顶,繁荣了这个偏僻的古镇……
        我的问题是:湘潭文化中,最为独特、最能唤起人们好奇心的概念是什么?目前我们见到的“伟人故里”、“革命圣地”、“人文湘潭”、“幸福湘潭”等概括,大家都觉得还不过瘾,没有准确反映湘潭文化的唯一性。
    
          第二个观点:旅游是肤浅的文化体验活动
        旅游是人类不同文明相互交流的四种基本形式之一,其他三种是战争、贸易和文化交往。旅游是其中最为本质、最少专业要求,人人可以立即为之的交流形式。旅游,对于人类的互相学习和互相理解,具有更为基础性的作用和意义。
        一个人,从“点”的启动,经过“线”的移动、通过“面”的观览、达到立“体”的感受,这个“点、线、面、体”的全过程,就是旅游。一个人去旅游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只需要带上一点盘缠,一个行囊,就可以开始。实际上在古代就是身无分文也可以旅游。过去民风敦厚,你完全可以像徐霞客那样吃百家饭,也可以像游僧那样通过化缘云游四方。朱元璋就是这样当小和尚,到处观光旅游学习。没有这样的见多识广他是很难当成皇帝的。
        但是我们一定要意识到,旅游是上述四种基本交流形式中最肤浅的一种。我们很多人,朦胧意识到旅游需要文化来制造好奇点,但是因为缺乏高度抽象与概括的能力,导致了文化概念的堆砌和不必要的繁琐解读。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大国,任何一个地区只要下功夫钻探,都能找到丰厚的文化积淀和众多的地方文化遗产。
        但文化和旅游的关系,还没有被真正理解。我有一句名言:做旅游不做文化是傻瓜,做旅游太做文化是大傻瓜。大家应该意识到,旅游需要文化,旅游不是文化本身。很多地方一说搞旅游文化,就是专家论文集、地方文化丛书,每到一个地方做策划,往往就能收到一大堆这样的东西:在殷墟,是《甲骨文研究全集》;在武当山,是九卷本的《武当文化全集》;在竹山,是《女娲文化研究论丛》;在汉江,是六卷本的《郧阳文化文库》;在大别山,见到的是五卷本的《万密斋医学著作全集》……
        人们还没有认识到,旅游是一种人人可为的肤浅、生动、简明的文化体验活动。旅游的文化做得太复杂了,就不聪明。没有旅游者会抱着多卷本文集来旅游,也没有任何人在飞机场拦住每年飞往法国的五百万中国人,兜售法国史。
        法国给我们的概念就是香水和奢侈品。八千多种香料的产业,人家做得非常直观和简单,就是一个各种红铜器皿和管道的生产车间,开放参观,请大家交钱。威尼斯穆拉诺小岛七百年的水晶玻璃制作历史,也是通过现场表演生动展示悠久工艺和历史文化,令人印象隽永。瑞士那么一个具有丰富文化历史的国家,就给我们讲三个小故事:第一个是说成年瑞士男子,手工装配瑞士手表,十年就可能毁掉视力;第二个是说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六上断头台前,身边最后为保卫他而战死的,是八百名信守承诺的瑞士雇佣军,法兰西高卢士兵早就鸟兽散了;第三个故事是说饱经磨难的曼德拉之所以能够健康长寿、容颜难老,是因为他每年到瑞士注射羊胎素。如此一来,享用几十万元、上百万元一针的美容针,购买十几万、几十万元一只的手表,世界各地的人疯狂来视诚信如命的瑞士存钱,都有了生动简明的理由。
        我们湘潭的文化,能不能做得简明、生动,变得可以触摸、可以品尝、可以购买、可以体验?
    
        第三个观点:旅游永远是以观光为主要形式
        根据以上分析,旅游实际上是人们从常住地到非常住地的访问、学习、观摩的一种肤浅的精神文化体验活动。它可以分为重复性和非重复性两种方式。重复性活动可以分为度假休闲类和宗教文化类,非重复性活动可以分为深度观光类和浅度观光类。马可波罗到中国,玄奘到印度,历时很长,可以归入深度观光的范畴。
        旅游的本质就是观光,表现形式可能是度假休闲和吃住行游购娱。如果我们背离旅游的本质,把服务度假休闲和满足吃住行游购娱作为旅游发展的主导思想,就会出现一个可怕的景象:全国各地都在圈好山好水,发展度假休闲风景区。结果是,到处都是一样的水上娱乐中心、体育运动公园、仿古购物古街、农家风情餐饮、会所式星级酒店和国际会议服务中心。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度假休闲的需求会出现惊人增长,一个个的城市建设休闲度假功能区,满足人民群众的这方面需求是完全必要的。但全国到处建度假休闲区,错误地以为今后的旅游都将发展为度假休闲,是一个极大的理论误区和实践错误。
        其实今天在天上飞的、车上跑的,全世界数以千万计的旅行者,主要都是浅度观光的游客。非重复性旅游,永远是旅游的主要形式。对于任何风景区来讲,不做文化,不设计吸引人来这里的好奇点,仅仅做度假休闲,往往只能吸引小众和邻近客人,其客源市场是很小的,而且也容易流失它投。而观光型旅游的人流量是可以上不封顶的。
        大家不要以为浅度观光只是旅游的低级形式,其实它带给人的教益和收获一点也不比所谓的度假休闲旅游差。比如我又一次路过东京,就两个小时,但是有两件事情很震撼我,终生难忘:一是周末晚上八点了,沿路所见到的写字楼仍然灯火通明,这说明日本男人都在加班;二是几千平米的游戏厅,如醉如痴玩电子游戏的,竟然全部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这说明日本老人心态十分年轻。我们有这样的邻国,哪怕是这样小小的观光印象,也会激励我们中国人奋斗不息。从此之后,我总对学生说,人生在世,就是要奋斗和享乐,尽量不要休息,休息的时间将来会很多,将来从有一天开始,我们会休息几亿年以至永远。
        所以说,在产生了毛泽东、齐白石、曾国藩、胡安国父子的土地上,我们不能大量地建设面对天下游客的度假休闲景区。成千上万的人从全国各地来到毛泽东故居,绝对不是来度假休闲的。他们是来感受伟人降临的神奇历史事件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在湘潭文化中,开掘独特的好奇点、创意和建设奇特的令人震撼的景区,能够世世代代吸引天下人来湘潭观光旅游。
    
        第四个观点:湘潭文化有一种罕见的气质
        我感觉,湘潭文化有一种罕见的气质,目前还没有被很好抽象出来、简明表达出来。仔细品味湘潭文化,有六个鲜明特征:第一,湘潭历史上群星灿烂、英才辈出,不好取舍。第二,湘潭的历史文化名人都很独特、与众不同;第三,湘潭的文化品级很高,出了一些世界级名人;第四,湘潭文化复杂、多元、丰富,极难概括。第五,韶山文化定位为“伟人故里、革命圣地”后,湘潭的文化总概念很难超越。第六,湘潭文化不具象。这是什么意思呢?毛泽东很伟大,齐白石很传奇、湖湘文化很了得。但是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两个故居和一座普通的墓葬。湘潭文化和其他很多地方的文化最大的不同点,就在这里。岳麓书院有气势宏伟的庭院、凤凰古镇有幽美的古建筑景观、崀山有变幻无穷的红色山景、张家界有秀丽的自然风光……这些文化看得见,摸得着。然而湘潭丰厚的文化,主要变现为一种非物质的精神遗产。如何将湘潭文化具象化、规模化、市场化,是湘潭文化旅游最富有挑战性的一件工作。
        同志们,我们湘潭出了一位革命导师、一位画坛宗师、一位文化祖师、一位百代师表。四位大师在各自的领域,都是空前绝后的高峰。
        巴基斯坦总理说,毛泽东使历史变得渺小了,他是一位集马克思、列宁和斯大林为一体的领袖人物,可谓中国革命之魂,他的出现,令中华民族的命运出现了伟大转折。
        西方艺术泰斗毕加索说,如果只有一位世界艺术大师的话,那就是齐白石。齐白石将民间审美情趣引入绘画,犹如文艺复兴将人性引入了文艺,开创了中国书画艺术的一个伟大的新开端,可谓中国的画魂。
        长眠在隐山的胡安国父子,可谓湖湘文化的祖师,他们提倡经世致用、行在知先的新学,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伟大拐点,培养了一批改变历史的巨人。正如一位国家领导人感叹的那样,每到重要的历史关头,都有一位来自湖南的人物,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胡安国父子居功至伟,堪称中国新儒学之魂。
        还有一位曾国藩,受到毛泽东、蒋介石共同的推崇。他为人、处世、做官,几近完美,堪称百代师表。有人极而言之,曾文正公后再无臣。他可以称为中国士大夫之魂。
        这就是湘潭,与中国同等级的地级市相比,它的文化在某种程度规定了近现代中国政治、历史、文化、艺术的走向。如果没有了其他一个地级市,中国也许还是中国;但如果没有了湘潭,中国还是中国吗?
        我认为,湘潭的定位应该是:中国魂在湘潭。下面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在这样的定位下,搞几个惊天动地的景区建设,来完成湘潭文化的具象化、生动化、市场化。
    
        第五个观点:毛泽东文化旅游需要深入切题
        德国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在毛泽东去世的时候发了一个唁电说:因为毛泽东的去世,人类思想的一座灯塔熄灭了。我想强调的是:这座灯塔永远不会熄灭。
        从旅游文化的角度看,仅仅把毛泽东理解为一个红色巨人,是不够全面的。我认为,毛泽东可以称为中国梦第一人、世界军事第一人、人类创业第一人。
        我们今天说的中国梦,是中华民族的复兴梦,毛泽东是这一伟大事业的道路开辟者、大厦奠基人。他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实现了所有对外战争的胜利,探索建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留下了完整的工业体系、第六大经济体和“两弹一星一艇(核潜艇)”。西方人的评价是,毛泽东时期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与德国、苏联、日本几个后起之秀最辉煌的工业化时期比,毫不逊色。
        在世界军事史上,找不到第二个毛泽东。本来强者即胜者是人类军事斗争的铁律,人类的军事史上只有少数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例外。但是毛泽东改写了这个看似颠簸不破的铁律。从上井冈山一直到最后辞世,在所有的军事斗争中他都是一个弱者,但也是最后的胜者。毛泽东在那么多不同类型的军事斗争中,始终居于胜利者的地位,原因在于他神奇般地创造了弱者的战法,令强者束手无策。在抗美援朝斗争中,我军没有空中支持,战士吃雪水拌炒面,子弹要数着打。我们一个军只有三十多门火炮,没有“售后服务”,没有配件;而美国的一个军是一千五百门大口径火炮,炮弹随便打。这样两支军队对垒,谁能相信前者会取胜?但是这位伟大的湘潭人就坐在他的大床上,指挥另一位湘潭人彭德怀在前线拉开了这场战争的序幕,并取得了震惊世界的胜利。在世界军事史上,有哪位军事家可以和毛泽东相提并论?
        历数人类创业英雄,谁的传奇色彩和奋斗成果可以和毛泽东相比?一个十七岁的韶山伢子,一无背景、二无靠山、三无人脉、四无资金、五无高学历,没花一分钱圈下几千平方公里搞革命根据地、自己没有打一颗子弹消灭了八百万敌军、亲历了数百场战役一根毫毛未伤走进北京城,缔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党、最大的军队、最大的国家。
        毛泽东是世界级历史文化名人,他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中华文明为什么五千年绵延不绝,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伟大人物。毛泽东的文韬武略、思想影响不输于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位巨人。我认为,应该为这位伟大的湘潭人修建一座与其历史文化地位相匹配的纪念园。
        这个纪念园我建议分为陵寝园区、国耻园区、军事园区、创业园区、毛泽东学院与论坛园区、共产主义新村、中国决策第一村。其规模和气魄全球无双,这里应该是中华民族永远的励志中心。
    
        第六个观点:隐山文化的价值应高度重视
        隐山我去看过,它简直不能称为山,充其量只是一个土丘。但是,它却是中华大地上最矮和最高的一个山丘。
        长眠在这里的胡安国、胡宏父子,实际上是新儒学的伟大开端。他们反对腐儒,主张“通晓时务”,“留心经济”,“知之非艰、行之惟艰”,提倡经世致用、行在知先,千年前这微弱的声音,实际酝酿着思想文化界的一场大变革,是新旧儒学的伟大拐点。在“赣学”、“闽学”、“湘学”这三大流派中,现在来看,“湘学”成就最为辉煌,它提前完成了不被人察觉的思想解放准备,培养了一批批湘学后人,为近现代中国的巨变完成了思想上、人才上最为重要的准备工作,在国家民族存亡续绝的最危难关头,往往总是湘学后人、湖南弟子挺身而出,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没有湖湘弟子,中国的历史将会改写,中国的命运不堪设想。
        过去的儒学,就是孔孟之道,讲究学而优则仕,这个思想比血统论当然要进步很多,但也有致命问题。学而优读什么书呢?主要是读圣贤书。这样我们国家培养的官僚全部是外行,读四书五经的人来管盐铁、管漕运、管交通、管城建。也就是说,我们的管理干部基本都来自读书人。这些读书人,作为政治家,他是个外行,因为他是文人;作为一个文人,他也是外行,因为他是政治家。漫长僵化的封建官僚科举制度,培养了很多清谈家,误国亦误民。
        胡安国的新儒学思想,强调一个读书人要去实践、要去做事、要去关心农活、关心经济、关心工商。这样一个主张,在一千多年前的时候,看上去只是一个读书人在一个小小的庙堂里发出的微弱声音,但是湖湘文化就是从隐山开始影响了一代一代人,最终成为洋洋大观和儒学正宗。
        我这里有一个粗线条的名单,就足以让人为之震撼了:胡安国、胡宏、张轼、王船山、曾国藩、左宗棠、曾纪泽、罗泽南、胡林翼、谭嗣同、杨度、谭延闿、黄兴、宋教仁、蔡锷、毛泽东、蔡和森、刘少奇、李立三、彭德怀、胡耀邦、贺龙、罗荣桓、粟裕、邓中夏、任弼时、李达、李维汉、李富春、蔡畅、林伯渠、谢觉哉、罗亦农、周光召、周谷城、田汉、沈从文、丁玲……湘潭的隐山是湖湘文化的历史之源、湘潭的昭山是三湘大地的地理之心,在这两处,充分展现湖湘文化的发展历程和辉煌成就,我们就有可能把湘潭建成中国新国学传统的教育中心。了解中国,要到湖南;了解湖南,要到湘潭;了解湘潭,要到隐山昭山。
    
        第七个观点:齐白石文化需要和市场对接
        齐白石是湘潭的,也是中国的。他在人品、绘画、诗句、书法、篆刻等方面,无不出类拔萃,是近现代公认的绘画大师、艺术高峰,也是世界文化名人。
        我们做齐白石文化,不能拘泥于只做齐白石本身的文化,不能局限于齐白石艺术之旅。我们的齐白石艺术之旅仅仅只搞白石的一些东西就显得小家子气了。齐白石的变法、变意的艺术本质论,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绘画造型论,大胆引进民间艺术审美特色的构成论,山川草木、鸟兽鱼虫均有生命与感情的思维论,都对中国绘画艺术产生了深刻影响。
        齐白石推动着中国绘画艺术的一场革命。他的艺术主张、他的艺术实践、他的艺术作品、他的艺术教育都影响了一个时代,开辟了一个时代。他直接教育了一大批学生,李苦禅、李可染、王雪涛、王漱石、王铸九、许麟庐、陈大羽、李立、娄师白、张德文、萧龙士等;间接培养的学生可谓不计其数。
        我个人建议,湘潭应该建一个真正意义的齐白石中国绘画艺术交易城,使之成为中国各种绘画流派、各种绘画名作、各种绘画大家的熔炉,这里将是交流心得、展示创作、现场表演、交易作品的中国书画艺术中心。
        齐白石中国绘画艺术城,应该高举人民艺术家的旗帜,让艺术为人民服务,顺应艺术品全面走进千家万户寻常百姓家的时代趋势,办成中国书画艺术的第一名城和中国最大的艺术品交易中心。作为精神产品的交易中心,应该搞得比海宁皮革城、义乌小商品城、四会珠宝城这些形而下之的物品交易更有影响吧。
    
        第八个观点:湘潭这地方不愁没人投资
        中国不缺资本,缺的是思想,是创意,是和市场对接的智慧,是落地的务实精神,是对文化资源的真正敬畏珍惜之心。毛泽东为我们做出过一个光辉的榜样。他当年两手攥空拳,怎么能建立这么大的新中国?因为他提出了一个新思想——为人民服务。当时的中国,所有的政治势力都有外国背景,他们做任何决定首先想的是外国主子,而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民。毛泽东决定来填补这个空白,他要求党和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从而赢得最广大人民的支持。他要求战士睡觉后要把老乡的门板上好,他要求战士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他认为战士不吃锦州人民的大红苹果是高尚的,他的队伍在占领上海时全部露宿在街头……他彻底赢得了人民的心。共产党也就因此获得了整合中国所有资源的有利地位。
        今天的湘潭人,应该学学这样的胆略。好的想法和办法,就能引来投资。中国的企业家有很多是毛泽东的“超级粉丝”,柳传志、宗庆后、王宏彬、陈天桥、任正非、史玉柱、张瑞敏、王传福、马云、张近东、朱新礼、冯军、李彦宏、李东升等著名企业巨头,都从毛泽东思想汲取过灵感和力量。毛泽东纪念园、齐白石艺术城、隐山昭山湖湘文化区宏大的构想、传世流芳的名誉、市场运营的巨大价值利润必将会深深打动中国有文化情结的大企业家和大投资人。
        这样的项目,如果辅以奇妙具体的创意,独特创新与市场营销和今后运营完全对接的规划,没有人争相投资,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第九个观点:湘潭将是世界旅游文化名城
        中国只有一个湘潭,中国不能没有湘潭,中国需要一个作为“中华民族永远的励志中心、中国新儒学教育中心、中国艺术交易中心”的湘潭。近现代看湖南,湖南看湘潭:代表国魂、画魂、军魂、官魂、文化之魂、士大夫之魂的人物都出自这里。中国魂在湘潭,这个概念应该是很准确的一个概括,如果这个概念成为一种公共认知,那么湘潭由此必将成为中国旅游的必到一站。
        湘潭只要能够把自己世界级、国家级的无形文化资源具象化、规模化、市场化,就能够步入中国旅游的第一方阵,成为美丽中国最为著名的世界级旅游文化名城:全世界的军人、创业者、社会主义者、炎黄子孙、艺术家、儒学爱好者、中国历史研究者、湖湘文化传人、普通老百姓……都会来湘潭,都能找到他们精神的共鸣。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旅客的洪流,络绎不绝的人流将会给湘潭带来惊人的变化。湘潭人民将世世代代为之受益。
        湘潭,应该考虑把文化旅游作为第一战略产业来发展。
        发展旅游,从政治来讲,是均贫富的最佳杠杆。从经济来讲,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从社会来讲,是促进社会全面进步的最佳抓手。天下人都来湘潭,将带来新观念和对城市发展方方面面的全面检阅。从生态来讲,是最佳发展模式。从文化来讲,一个地方越抓旅游,就越重视开掘和保护文化传统,因为文化旅游的主要资源就是文化。
        我坚信,湘潭最有资格建设成为中国精神、中国文化和中国艺术的文化旅游重镇。因此我给湘潭的定位和广告语是:“中国魂在湘潭,中国游必到站”。
 
(2014年4月23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