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吴手机报 > 第196期:医生一个接一个殒命,应该把全社会唤醒

第196期:医生一个接一个殒命,应该把全社会唤醒

唯利是图的市场化医疗

彻底毒化了医患关系

 

吴鹏飞 ▏文 

 

广东省人民医院陈仲伟医生,被患者疯狂砍了30多刀,不治身亡。随后又传来不幸消息,重庆市石柱县医生汪永钦被三名就诊者砍伤,造成面部大面积刀伤、背部多处砍伤和右侧肋骨骨折引起血气胸、肺破裂。紧接着又传噩耗,湖南邵东县医生王俊,遭患者家属辱骂殴打,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一个时期以来,各地患者恶性伤医事件频频发生,举国震惊。

 

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网络上,居然有众多的网民为之叫好,甚至极而言之说医生都是黑心肠,应该受到惩罚。另有一项抽样调查说,完全信任医生的患者甚至不到5%。很显然,中国的医患关系出了大问题。医生的辛劳往往换来的是怀疑和怨恨,甚至残暴的行凶,令广大医务工作者为之寒心。这是人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医生竟然成为了高危职业。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医疗市场化改革,导致中国大地上没有了一家不以赚钱为目的的公立医院,和没有几家不忽悠人的私立医院。这种唯利是图的医疗服务,是对人类医学本质的背叛,医院不是以为病人谋健康作为最高目的,医生看病正在演变成只是医院赚钱的一种手段。本末倒置的医疗逼良为娼,令广大一线医生心灵扭曲,背负恶名。

 

当然,也有不同声音。比如那个叫张维迎教授就认为今天中国医疗的乱象,是因为市场化程度还不够造成的。也有人认为,只要进一步放开民资创办民营医院,使医疗竞争更为充分,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你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知识分子中间,有很多歪嘴和尚。他们或出于自我尊大,或为他人代言,常常故意混淆视听,造成思想混乱,误导国家的某些决策。

 

医疗改革形成了一个负循环。资金投入更多,医疗资源更丰富,医疗技术更为先进,医院和药企收入更丰厚,医生更为辛苦,医疗服务更为快捷,但是医患关系却更加紧张,医生的治疗越来越倾向于讨好患者,患者对医疗服务的满意度却越来越低,医生越来越没有安全感,越来越多的人不愿当医生,最终医疗会变得更昂贵更让人心惊更令患者生气。

 

我认为,中国医疗改革的市场化方向,是一条死路。当年是因为国库空虚财政拮据,无力承担公费医疗的庞大开支,无力承担全社会基础医疗的免费提供,因此将医疗也就是医院一把推向了市场,同时也将千万医生推向了顶着创收指标看病的新时期。医疗市场化的积极成果,一是医疗的飞速发展,看病难问题大有缓解;二是财政丢下包袱,腾出了资金发展其他事业。

 

按照在GDP和财政收入中的占比衡量,中国始终是全世界医疗投入最少的国家之一,排在最不发达国家之列。与此同时,人民群众为医疗支付了高昂的费用,社会资金、民间资本等功利色彩极浓的投资大量涌进医疗、药品、检验领域。也就是说,我们的医疗改革是以牺牲公益性、弱化公共财政职能,让人民个人分担的,让民资疯狂舞蹈的方式,推进医疗发展。

 

这种卸包袱、饮鸩止渴式的改革,逐渐显露出的弊端来。一切向钱看的医疗服务思想,彻底改写了医疗和医生道德的基础。当医生为病人看病的动机不是纯粹为患者谋健康利益的时候,医生这个职业原本圣洁的形象,天使的光芒逐渐暗淡下来。医患关系从此走上了不归之路。过去,医生是施恩者,医生是生命的回春人,医生是可以知道一切隐私的尊者和圣者。

 

但现在,正直善良处处为病人着想的医生并不吃香,自然就越来越少,而多数只是一种从事医疗职业的品行良好的普通人,少数善于忽悠,敢于骗人,精于社交,很会创收的医生,成了香馍馍。在一些民营医院,敢于夸大病情,虚报检验指标,虚假过度治疗,善于花言巧语掏空患者腰包的骗钱医生,远远比为患者着想,节约患者开支的医生,要吃香的多得多。

 

绝大多数的医生,我认为是有良知的。但是在这样的体制机制下,很多人无力左右大局只能洁身自好,也有的被迫昧着良心做事。很多人已经麻木,已经见怪不怪了。我们一起来重温一下1948年世界医学会在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基础上,制定的作为医生道德规范的《日内瓦宣言》:“值此就医生职业之际,我庄严宣誓为服务于人类而献身。我对施我以教的师友衷心感佩。我在行医中一定要保持端庄和良心。

 

我一定把病人的健康和生命放在一切的首位,病人吐露的一切秘密,我一定严加信守,决不泄露。我一定要保持医生职业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我待同事亲如弟兄。我决不让我对病人的义务受到种族、宗教、国籍、政党和政治或社会地位等方面的考虑的干扰。对于人的生命,自其孕育之始,就保持最高度的尊重。即使在威胁之下,我也决不用我的知识作逆于人道法规的事情。我出自内心以荣誉保证履行以上诺言。”

 

对照起来看,今天符合这样要求的医生还有很多,但和社会希望比,确实是太少了。我的父母亲都是医生,我从小就在医院长大,那个年代的医生,在“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的要求下,在白求恩精神的熏陶下,多数人确实做到了这一点。我曾经耳濡目染,感受到那一代医生普遍的奉献精神和在病人心目中半神的地位。我们必须公正地说,尽管问题的根源并不在广大医生们身上,但今天的医德医风确实呈现大面积滑坡。

 

不要怪新闻媒体负面报道太多,好像医患关系的紧张是炒作出来的。实际上,每一个患者的感受是真真切切的。很多医院一心挣钱,把患者利益放在了次要位置。很多患者充满惊惧,充满怀疑,充满不断掏血汗钱的痛苦,充满被过度医疗虚假医疗耍弄的惊恐。医生和患者,成了这种本末倒置,背弃医疗大道,违反人伦道德的赚钱医疗改革的牺牲品。所以我说,魏则西那样去死是国耻,这一位位医生之死则是国殇。

 

中国,应该醒醒了。医疗的市场化改革,在中国确实行不通。原因是,第一,中国全民规则意识差,这既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原因,这里就不展开说了。而市场化是一个规则极强的游戏;第二、因为中国是一党执政,公权力使用的透明度很差,人民监督权力的机制长期没有落实,这就导致监管水平低,医政的官老爷一是没有好好用心,再加上有些人与利益集团勾结故意放水,令医疗乱象愈演愈烈;

 

第三,所有公立医院都立足赚钱、众多民营医院旨在骗钱,你让患者如何不愤怒。问题长期大量得不到纠正,没有严谨的规则,没有严密的监管,只有资本的狂舞,这是什么狗屁市场化?官员贪污、院长们贪污、管理人员、采购人员、后勤人员都在贪污,中外药商、器械商、中间商都在疯狂吸金。再多的医疗费都能像进入无底洞一样化为乌有。医生,可怜的医生,只是这个利益链条最辛苦最利薄的角色。最最可怜的当然还是患者,他们有时候倾家荡产也享受不到廉价、优质、公平、有效、真诚的服务。

 

但是患者只能见到医生,他们的无名火只能发泄到医生那里。这就是今天的中国医生不断遇到伤害的根本原因。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条出路。就是重回正道,医疗绝对不能以赚钱为目的,民间资本进入医疗系统要有法定限制不能介入经营管理,医生只能依照医技、资历、表现、工时等因素获取对等优厚报酬,绝对不能在救死扶伤之外,还与经济指标挂钩。更不能像有些民营医院的所谓医生,利用知识不对等,信息不对称来赚钱。

 

世间的道理其实都很朴素,只是很多人故意云遮雾障,不肯说破。如果说,这个市场化是过去财政拮据不得已而为之,今天国家已经有了长足发展,国家财政实力雄厚,国家财富总量倍增,反腐收缴国库的资金也不是一个小数字,这些条件都不是当年可以同日而语的。国家应该考虑对医疗改革进行改革,正本溯源,让医疗回归公益的本质,普惠的性质,低利的循环,实现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这绝对应该是中国梦的一个梦中之梦。

 

恳请读者中的好辩者不要和我抬杠。我坚持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五种人绝对不能以赚钱为目的,否则社会就会走向崩溃。这五种人第一是军警,第二是官员,第三是法官,第四是医生,第五是教师。军警拿着枪杆子,官员拿着印把子,法官拿着法锤子,医生拿着手术刀子,教师拿着教鞭子。他们如果拿国家安全、公共利益、社会公平、生命健康和孩子未来做交易,谁也没有他们挣钱快,但这个国家就要在未来的某个时候遭到报应。

 

南京大屠杀的同胞们的悲惨遭遇,也许是在明中后期,或者乾隆的自满中,已经埋下祸根,或者更早,在另一个文明研究逻辑、工具、真理、科学等,而我们在提倡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文化基因的悲剧。当一种叫智人的动物在一个角落创立宗教的时候,他们万众一心的团结能力,其实就已经决定了散布在地球各地的其他古人类和大型动物灭绝的命运。我们今天的作为,决定着未来这个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安危。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有更久远的目光,更谦和的胸怀,看眼前纷乱的事情。别像张维迎们那样,才是国家之福。

 

友情链接:金恺撒地产策划有限公司淘美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