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老吴手机报 > 第210期: 老板人大代表,该清理清理了

第210期: 老板人大代表,该清理清理了

人大代表这个金字招牌

确实能让有的人逍遥法外

 

吴鹏飞/文

 

各地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身份作为一种荣誉,给予当地有影响的老板,已经成为一种风气。久而久之,感觉有利可图的其他老板,就打起了精明的政治算盘。如果捞到这样的身份,在社会上就显得很荣耀很风光大小是个人物,在决策谘商阶段又可以发声维护自己或者自己行业、阶层、亲友的利益,还有机会接近党政主要领导混个脸熟,更诱人的是还有了神奇的护身符,万一东窗事发还想有法律上的豁免权,多了周旋作弊的空间和时间,何乐而不为?

 

可是人大政协都是为人民和社会代言的机构,不少利益熏心人品熏臭的家伙钻营进来,零点零零零一秒钟也不为人民着想,反而坐享法律特惠待遇,令人愤怒。《代表法》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如果是现行犯被拘留,执行拘留的机关应立即向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

 

订立代表法的、亲爱的专家们,把对人大代表是否应该受到逮捕和刑事审判的决定权,交给了本级人大主席团或常委会,暴露了我国立法专家一贯的粗心大意。法律没有考虑到,如果人大主席团或常委会故意违法包庇犯罪的人大代表,令其长期逍遥法外或得不到惩治,怎么办?为什么有时候我一个草根往往瞧不起我国的专家尤其是人文学科的广大专家呢?原因就在这里,他们很少真知灼见,活儿总是做的不细,经常是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

 

下面两个人大常委会包庇罪犯的例子算是旧闻了,我当时写的评论有人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并非是杞人忧天。订立代表法的、亲爱的专家们,做梦也想不到出现辽宁省人大这种情况,那就是,常委会竟然充斥着非法贿选的犯罪分子,他们鲜廉寡耻什么干不出来?包庇同伙不受法律制裁,在他们应该是小菜一碟。45个非法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居然有42个人基本上都是老板类人物,资本的丑陋到了丧心病狂和令人发指的程度。共产党应该惊出一身冷汗才对啊。

 

请看旧闻之一:人大代表醉驾,警方刑拘请求遭否决。去年8月12日凌晨,周宁县人大代表张裕明涉嫌酒后驾车,酒精呼气测试结果为136毫克/100毫升。警方立即向周宁县人大常委会发去提请批准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的函,该县人大常委会常委会专题讨论,组成人员21名,实到会17名,表决结果:赞成8票,反对1票,弃权8票。该请求未获通过。事后县人大主任倒是一本正经地强调,要保护人大代表的合法权益而不是违法行为。

 

张代表是个什么人呢?企业老板!1999年,20岁的张裕明在周宁县因参与斗殴导致受害人轻伤而被判过刑。据当地人介绍,张裕明当初混社会,后在上海发迹,“口碑不是很好”,他是靠“社会上的闲人拿着票箱拉选票”当上县人大代表的。张裕明也对媒体承认“当时因为年轻打过架,确实坐过牢”,并表示“由于长期在外经商,很少在县人大开会”,这次“要好好反思和反省,我对不起家乡人民,给家乡人民抹黑了”。说实话张代表还是有良知的。

 

请看旧闻之二:人大代表涉嫌欺诈,警方毫无办法。无独有偶。去年4月15、16日,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李沧分局在办理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人大代表王永安涉嫌合同诈骗犯罪一案中,虽然多次报请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但文水县人大常委会不仅予以拒绝,而且要求公安机关汇报案情,致使案件侦办陷入困顿状态。该县人大常委会某人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们都是按照法律办事的,不对报道做任何反馈”。堂而皇之地拒绝对其不予许可的决定作出解释。

 

王代表又是何许人呢?商人!据说山西众心钢铁有限公司与青岛钰也签订炼钢生铁购销合同,约定1个月后,众心钢铁向青岛钰也发运1万吨生铁。2004年11月20日,青岛钰也向众心钢铁支付了1500万元预付货款。众心钢铁收到预付货款后,其控制人王永安将货款转移至个人账户,未完全履行发货义务。青岛钰也多次催货、催款,王永安未予返还,给企业造成严重经济损失。法院送达传票时,发现王永安已失踪,无法进行诉讼程序。

 

大家看清楚了吧?人大代表本来是为人民代言的崇高岗位,现在变成了很多商人的护身金符。他们涉嫌刑事犯罪时,其所在的人大,居然可以以如此严谨的工作程序,甚至以民主票决的形式,来否决警方依法办案。尤其恶劣的是,他们宣称这是依法办事。人大都这样枉法,法治还有什么希望?中国的法规被司法人员(广义的,包括这里的人大常委们)十分专业地人为加以歪曲、故意不做正确理解、公正裁判和严格执行,是当今依法治国面临的最大问题。

 

这两地人大才常委会错在哪里呢?他们将法律规定的对人大代表的某种豁免权,本来是维护人大代表依法行使崇高职责的法律精神,曲解为人大代表违法犯罪保护伞条款。是他们真的不知道法律的本意吗?不是,他们是知法、违法、枉法,还摆出一副依法办事的姿态。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资本家、民营老板、投机商人以各种形式贿选和幕后交易粉墨登场出任人大代表的可怕,看到金钱与政治结合的可耻。因此我呼吁对全国的老板人大代表进行清理。

 

辽宁暴露的问题,绝对不是孤立和个别的现象。各级人大应该以此为契机,对所谓的老板人大代表进行清理和劝退,对那些人品低下、吃喝嫖赌、鲜廉寡耻的老板人大代表则要坚决清退。我认为,除非是行业领袖,是遵纪守法、诚信经营、热心慈善的杰出商界人物,才有可能入选人大。即便这样也要严格控制比例,所谓老板在国民中毕竟是极少数。这是社会主义的中国,人民,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必须得到保护。我认为老板人大代表还是知趣地退出为好。

友情链接:金恺撒地产策划有限公司淘美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